鬼吹燈 > 在不正常的地球開餐廳的日子 > 第二百四十七章 云泥之別

第二百四十七章 云泥之別

    “你們聽到了什么聲音?”

    在地牢內,雷犀以為是自己耳朵幻聽了,他對著旁邊的師兄弟們詢問:‘你們聽到了那個聲音嗎?’

    “你也聽到了?”在旁邊一位高瘦的師兄掐了下自己,證明自己沒有做夢:“哎呀!真的是魔君的聲音!”

    “小師叔!小師叔!魔君來了!魔君真的來了!”地牢內的一眾師兄弟都忍不住了,他們強行壓抑著自己的興奮在低語在嘶吼著。

    關押著一千多名天極門弟子的地牢內傳來了一陣低沉如同千萬只蜜蜂振翅的嗡嗡聲。

    而在天極城內的其他地方,居民們也聽到了魔君黑炎的這聲話語。

    在天極城某處茶館內,茶館老板帶著自己的妻兒瑟瑟發抖的躲在房間內不敢出門。這段時間里,他們已經見到了這群惡鬼有多么的可怕了。

    他害怕一出門就會被那些巡邏的惡鬼給抓去吃掉。家中已經斷糧兩日了,這兩人一家四口都是在忍饑挨餓的狀態。

    哪怕是最小的幼兒餓的難受都知道要忍著,不能哭喊,不然引來了惡鬼,那么一家人都有可能被吃掉。

    茶館老板的大兒子豎起耳朵聽見了魔君那叫喚開門的聲音。

    大兒子對著茶館老板說道:“爹爹,你聽見那個聲音了嗎?那個叫喊開城門的人是魔君嗎?”

    “好像是魔君吧。”茶館老板不是很確定。

    但是他的大兒子已經興奮了起來:“爹爹,是魔君來了。魔君來了定能將這些惡鬼殺的精光。說書的李先生不是說過嗎?這普天之下最強兩人,一是學宮先生,一是魔門領袖魔君黑炎!這魔君大人到了,定能將這些惡鬼們都殺光了。我們就再也不用怕這些惡鬼了,對不對爹爹?!到時候茶館又可以開張了,我還要聽李先生說書呢。”

    茶館老板看著大兒子那激動的模樣,他不忍心告訴自己前些日看見李先生被一只惡鬼從他家中拖出,現在恐怕是已經兇多吉少了。

    而魔君能不能戰勝這些惡鬼?茶館老板心里沒底,因為天極門掌門雷無涯那么強的一個人,在自己心底里那已經是和神一樣厲害的人物了,不還是被那些惡鬼給說殺就殺了?都說魔君比雷無涯強,但是自己畢竟沒見過啊。

    要是雷無涯都被殺了,魔君一個人到此處又有何用?怕也是無法活著回去吧。

    但是看著妻子孩子那期待的目光,茶館老板還是展露笑容的說道:“對,魔君來了,定能將這些惡鬼統統殺光。”

    “哦!把惡鬼殺光!統統殺光!”年幼的幺兒被母親抱在懷中,手舞足蹈的喊著,對他來說仿佛這就是一場人生的鬧劇一般,根本沒有理解這段日子城里發生的一切對于大多數人意味著什么。

    且不論茶館老板如何想的,但魔君這一聲呼喊已經傳遍了天極城,天極城內所有人都已經聽到了。

    有黑皮惡鬼正在屠宰人類準備做烤串,原本已經被砍去四肢命不久矣的城防軍在聽到魔君的聲音之后回光返照。

    “哇~。”城防軍士兵大口的吐出一口血,但是臉上露出詭異的笑容回光返照的狂笑道:“哈哈哈哈。你們這群惡鬼!死期到了!死期到了!魔君會用最嚴厲痛苦的方法折磨你們的,哈哈哈哈。啊!”

    黑皮惡鬼受不了他這樣的瓜噪,直接一腳踩爛了他的心口。城防軍的士兵魂歸天地,但是死后臉上依舊掛著那得意的笑容。仿佛魔君的到來就是最大的安慰。

    黑皮惡鬼第一次看見【土豬】這樣的笑容,那種感覺讓它莫名的感覺到一種恐怖感。

    城中之人那低聲的歡呼和將死之人的狂笑,在整個天極城內掀起了一種詭異的氣氛。這種詭異的氣氛與城內越來越大的呼喊聲已經傳到了大殿上,白皮領袖納吉利安霍然而起:“發生了什么事情!是什么人在外面叫喊?!”

    紅皮鬼嗦發作為納吉利安的左右手,他從大殿外沖了進來對納吉利安和各位將軍說道:“是魔君,那些【土豬】口中天下最強的魔君黑炎來了。那些土豬們覺得他們有救了,所以興奮了起來。”

    “來了多少人?”

    “從城墻上回報的消息,他只有一個人來。”

    “呸。”一位白皮將軍站了起來將手上的一節腿骨給丟到一邊后冷笑道:“這些土豬。那個叫做什么雷無涯的不也被他們吹的很強嗎?還不是被我們直接給打死了。這些所謂的土豬強者算個屁。”

    “大王,既然那什么魔君的已經來了,那么選日不如撞日。今天就把他打死,然后用他的尸體去巡游一圈,看看這天下還有誰敢違抗我們!”

    納吉利安聽著下面這位將軍的建議心中思考,這個建議倒不是不行。納瓦隆一族的特性就是控火控熱,這天極城是建立在在地熱帶之上的,可以說在這戰斗有天然的優勢。

    都說那個魔君被雷無涯厲害,但是好像也就厲害一點點吧。

    要是去其他的地方戰斗的話,說不定還要費些周折,但是在這地熱帶上戰斗,勝算應該很大。嗯,去碰碰這個魔君的底也好。

    想到這里,納吉利安對著白皮將軍納都利說道:“好,那你點起兩百戰士,去把那個魔君給我拿下。”

    “好!”

    天極城外魔君已然等的不耐煩了,他抬頭看了眼城墻,城墻上原本應該有天極城巡防的士兵,現在城墻上卻什么都沒有。

    不對,還是有東西的。魔君看到一顆鬼頭鬼腦的東西在城墻后面彈出來,長得就像個青皮骷髏一樣。

    “鬼東西!給我下來!”

    正在城墻上探查的青皮鬼被魔君直接用內氣從五十多米高的城墻上直接吸了襲來。

    “你是什么個鬼東西!”

    青皮鬼不懂人言,只能哇哇哇的鬼叫。

    魔君心想天極城果然出事了,當下他不再猶豫,一手直接掐死了這支青皮鬼。

    身上內氣激蕩,一股浩然磅礴之力涌出。

    碰~!

    鐵木包銅皮的城門被直接激蕩碎裂,魔君施施然的走進了天極城。

    他看見遠處一身高兩米八,強壯的如同銀背大猩猩一般的白皮骷髏頭惡鬼正帶著數百名青皮黑皮惡鬼趕來。

    那白皮惡鬼邊跑邊發出鬼叫之聲。

    進入天極城,魔君已經看見了道路兩邊的慘狀了。有被啃的只剩半邊身子的人類殘骸。還有架在火上還沒烤熟的尸體。

    道路兩邊可以隨意的看到森森白骨,整個城內都充斥著一股濃烈的臭味。是了,那熟悉的臭味就應該是這尸臭味了。

    雖然魔門做事很多時候都很極端,魔君也從來不認為自己是個好人。他燒殺搶掠的壞事都做過,自己也殺過不少人。但是魔君有自己的準則,他從來不欺負老弱婦孺,更加不會對死者的尸體不敬。

    不需要過多的推測,魔君已然知道這里發生了什么。這天極城必然是有邪魔入侵。而這些邪魔所做之事已然是極端惡劣。

    即便是魔君領袖,但是魔君還是把自己當成一個人的。而現在眼前的這群惡鬼所作所為已經不是人類所能容忍的惡了。

    一念至此,魔君只覺得怒發沖冠,全身氣血上涌,身體內氣激蕩。森森魔氣已經開始溢出體外。

    “給我死來!大天魔掌!”

    一掌擊出鋪天蓋地,十米高的轉輪冥王法相憑空凝立。冥王法相無喜無悲,眼目低垂,仿佛世間一切皆與其無關。

    但法相印出的那一掌卻將納都利和他所帶的兩百名戰士全部包裹住了。巨大的手印越來越大,如同壓住孫悟空的五指山一般。

    雖然雷無涯號稱半步天人,但天人之境與大宗師之境差距猶如云泥之別。

    納都利等惡鬼在轉輪冥王法相出現的那一刻就感覺全身的生氣被抽干了一般,全身不得動彈。

    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巨大的手掌印越來越近。

    ps:今日會三更~求個票~

    

    http://www.371370.live/zaibuzhengchangdediqiukaicantingderizi/1426817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371370.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为为贷理财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