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蕓蕓眾生,我只甜你 > 051 一本正經恩將仇報的國師

051 一本正經恩將仇報的國師

    她看著被七星拱衛在中間,兩大一小的三顆星子,驀然想起的卻是前幾日,皇宮太液池邊他救她的那件事。

    “國師當真能卜國運,測禍福?”她轉過臉,看著他沉聲質疑道。

    無羨公子看向她,注視著她的眼睛,停了一息,才說,“卜國運談不上,但是尋個人找個物,還是不費吹灰之力的。”

    陸念錦與他四目相對,聽出了他話里的威脅,不禁抿緊了唇,過了一會兒,才狀似不經意地問,“國師是通過什么尋人找物的?”

    無羨公子聽她這么問,哪里猜不出她的小心思,冷哼了一聲,借著清幽的月光,看著她的臉,道,“若本座說你憑你的面相,你是不是會毀了你這張臉?”

    他的嘲諷之意太過明顯,陸念錦被他氣得差點喘不過氣,半晌才抬起下巴,沖著他冷哼道,“毀掉我的臉那是不可能的,要毀也是毀了你這雙眼睛!”

    無羨公子移開目光,不置可否。

    未幾,又重新抬起頭,跟她說起天上的星象。

    上邊哪里連日晦暗,且烏云密布,對應下邊哪里可能會有天災……

    陸念錦不懂這些,起初跟他賭氣,只是安靜地看著,后來也不知道被他哪句話挑起了興致,問了他幾句……一來一往的,氣氛頓時緩和了不少,就連她的恐高癥都減輕了不少。

    快到子時的時候,她終于困了,抬起手打了個呵欠。

    無羨公子看到,環著她肩頭的手緊了幾分,“本座送你回去吧。”

    陸念錦看了他一眼,不自在地嗯了一聲。

    “閉上眼。”他緩了臉色,輕聲說道。

    陸念錦順從的閉上眼睛,下一刻,她只覺身上一輕,整個人突然就懸了空。

    風聲從耳邊刮過,她不自覺地環住了他的脖子。

    “下來吧。”風聲停下后,無羨公子看了眼懷中雙眼緊閉的女子,沉聲說道。

    陸念錦慢慢地睜開眼,觸電般的收回她掛在他脖子上的手,低下頭道,“不是讓我下來嗎,你放開我啊!”

    無羨公子面色一窒,微微彎腰,穩穩地將她放在地上。

    “那我先回去了。”陸念錦看著他,說了一句,拔腿就朝寢房的方向走去。

    無羨公子目送她一步一步走遠,直到她的身影消失不見,他才運起輕功,離開了太子府……

    陸念錦回到寢房,躺在床上后,卻突然又沒了睡意。

    想到今晚無羨公子反常的態度,她就惱火得厲害。

    實在睡不著,她干脆起身點了燈,走去梳妝臺前落了座,細細地看著銅鏡里的面容,小聲嘀咕,她這張臉分明端莊溫婉得很,一丁點的狐媚子勁兒都不帶,妥妥的正室臉,那一個兩個三個的,眼都瞎了嗎?搶著要拐她回去當外室。

    尤其是無羨公子那廝,枉她從前還覺得他一身正氣,君子至極,沒想到他做起事來這么不講究,欠著她幾個人情,還有兩次救命之恩不認不還就不說了,現在竟然還想恩將仇報,買一送一!

    呸,大豬蹄子!

    她就算一輩子不嫁,都不會讓他得逞的!

    ……

    桂子巷,張宅。

    當日,張氏上午被送回來,到午后她再次醒過來時,陸念錦應承的藥和調理身子的藥方已經送了過來。

    丫鬟月牙看到主子醒來,忙上前道,“主子,你覺得怎么樣,傷口疼不疼,肚子餓不餓?”

    張氏身上還是無力得很,緩了好幾口氣,才撐著坐起來,搖了搖頭,“傷口涼涼的,并不覺得疼,你給我上過藥了嗎?”

    月牙連忙點頭,“是那位好心的姑娘讓人送來的藥,另外還給了幾張方子,有幫您調理月子的,還有幫小少爺和小小姐調理早產的,藥方、食方都有。”

    張氏心中一動,連忙問,“那你可有打聽清楚那位姑娘姓甚名誰,住在哪里?”

    月牙有些委屈,又有些遺憾,“奴婢問了,可那位姑娘只說舉手之勞,不必道謝。”

    “不行,承蒙人家這么大的恩德,怎能不知恩人姓甚名誰,你現在立刻打發張伯帶人去事發的地方打聽打聽,看可有人認識那位姑娘!”張氏焦急地吩咐月牙。

    月牙見主子動了性兒,也不敢耽擱,答應了一聲,就朝外走去。

    半刻鐘后,等她再回來的時候,手上多了一只托盤,托盤里裝著一碗藥膳湯,一碟子松軟的點心。

    “夫人,這兩樣都是廚娘照著神醫姑娘給她方子做的,說是能盡快下奶……”說著,見張氏露出不解的面容,她又道,“是這樣的,神醫姑娘說,生母親自喂養長大的孩子,身體會好一些。”

    “原來是這樣,”張氏恍然大悟地點了點頭,隨后又朝月牙道,“那就聽神醫姑娘的,月子期間,我和小少爺、小小姐的一應飲食藥膳,都照方子上的來。”

    “是,夫人!”月牙清脆地應了一聲,放下托盤,溫柔的服侍張氏用膳。

    張氏用了陸念錦開的藥膳湯,當天晚上就下了奶,將兩個瘦貓兒似的小嬰兒喂得飽飽的。

    喂完奶,出去打聽消息的張伯也回來了,他進了屋,隔著屏風沖里面的張氏,道,“回大小姐的話,那位神醫姑娘的身份老奴已打聽出來一點眉目來。”

    “哦?張伯快說來聽聽!”張氏迫不及待道。

    張伯聽著自家大小姐著急的語氣,卻忍不住皺起眉來,半天才小心翼翼道,“老奴去了事發地找人詢問,重賞之下,有人說出,在五城兵馬司的一個巡城官來鬧事時,他曾聽見神醫姑娘以太子妃自稱……”

    “太子妃?!”張氏震驚的聲音都變了調。

    張伯“嗯”了一聲,“據那人所言,當時有一位姓蘇的公子騎馬路過,瞧著也不是一般人,他親口對那位尋釁滋事的巡城官承認,救了大小姐的神醫姑娘正是太子妃。”

    聽完張伯的話,張氏已經說不出一個字來。

    過了很久很久,她才顫聲道,“恩人的身份不容錯認,有勞張伯派人繼續打聽著,務必將恩人身份查的水落石出。”

    “是,大小姐。”

    張伯領命,退了下去。

    張氏哄著懷中的孩子,輕刮兒女的小鼻頭,柔聲嘆道,“你們兩個,也算是有福的,那般艱難的情況下,竟然都能碰到貴人!大難不死,必有后福,娘的心肝,你們兩個以后一定會平平安安的!”

    張宅的事情,陸念錦并不知曉。

    她這幾日一直在愁如何脫身的問題,無羨公子的星象占卜之術實在是太逆天了,她想越過他順利的逃出京城,太難了。

    總不能真毀了他的一雙眼睛!

    “誒!”

    想到眼睛,她心里突然一動,生出一個極為大膽的想法。

    她的醫術不能害人,真毀了無羨公子的眼睛當然不行,但若只是讓他失明一陣子呢?

    陸念錦又思索了一會兒,心里終于定下了主意。

    當即便去了藥房,將自己需要的草藥寫了下來,交給新婚后又回來當值的陳伏去買……

    陳伏做慣了采買,很快就將陸念錦需要的幾味藥買了回來。

    調制藥水的時間有些漫長,陸念錦斷斷續續地在藥房里待了七天,才終于將自己需要的短期失明的藥水調制了出來。

    完成最后一道工序,她正準備將藥水裝進玉瓶中時,外面卻傳來一陣腳步聲。

    很快,大管家的聲音從外面傳了進來,“太子妃,您在嗎?”

    陸念錦一聽大管家的聲音,就知道是有急事,她只好放下手中的玉瓶,朝外走去,打開房門,看著大管家客氣問道,“您尋我有何事?”

    大管家拱了拱手,語速極快道,“回太子妃的話,外面來了一位叫月牙的姑娘,哭得十分凄慘,說她是金陵首富嫡夫人張氏身邊的婢女,要尋您救命,還說要是晚了,萬夫人和兩個小少爺小小姐都保不住……”

    “是萬夫人的婢女?”陸念錦一聽是張氏求救,立刻關了藥房的門,一面朝外走去,一面吩咐大管家,“她家夫人與我確是舊識,我現在去見月牙,有勞您點幾個侍衛,半刻鐘后,我們在太子府門口匯合!”

    “是,太子妃!”大管家一聽來人的確認識陸念錦,立刻答應下來,拔腿就去點侍衛了。

    陸念錦走到太子府門房時,一眼就看見哭的眼圈紅腫的月牙。

    月牙也看見了她,心里一激動,直起腰版就朝她跑來,眼看著她莽莽撞撞的就要撞上自己,陸念錦忙往旁邊避了避。

    而月牙跑的太快,又沒撲到人,腳下一絆,雙膝嘭的一砸,直接跪在了地上。

    陸念錦聽著那聲響都覺得疼,她眼皮用力地抽了抽,一面讓門房的小廝扶她起來,一面看向她,安撫道,“你別激動,你家夫人的情況我已經知道了,我已讓大管家去安排人了,等他過來,就讓他跟你走一趟。”

    正說著,大管家帶人趕了過來。

    陸念錦看到大管家,直接將皇后賞賜的鳳凰玉牌給了他,道,“您拿著這個,務必保萬夫人還有她兩個孩子平安!”

    大管家根本沒想到陸念錦會把這么重要的信物托付給她,正要婉拒。

    陸念錦卻先一步道,“救人要緊,我等您好消息回來!”

    大管家這才將玉牌收了,著人扶起地上的月牙,快步出了門。

    陸念錦目送他們離開,又在原地緩了一陣子,才回藥房。

    當她打開藥房門的時候,一聲脆響伴著開門聲響了起來,陸念錦聽著那聲響,只覺心臟狠狠一抽,下一刻,便見秦嬤嬤的腳下躺著一只破碎的藥瓶,碎片底下,緩緩流淌著一灘無色透明的液體。

    “嬤嬤,你能解釋一下嗎?”

    陸念錦扶額,幾乎用盡全身的忍耐力,才克制住暴怒的沖動,沖著秦嬤嬤平靜道。

    秦嬤嬤也沒想到自己會給陸念錦幫倒忙,尷尬了好一陣子,才訥訥開口道,“姑娘,老奴來尋你,見藥房沒人,就想幫你做點事情,可誰能想到,這突然聽到開門聲,手一抖,就不聽使喚了……”

    陸念錦聽秦嬤嬤這般說著,又深呼吸平復了許久,才道,“沒事,碎了就碎了吧,我再調制一瓶就好了。”

    “那老奴在旁邊給您打下手?”秦嬤嬤十分愧疚的試探。

    陸念錦想拒絕,但是又怕看到秦嬤嬤傷心失落的眼神,只好繼續忍耐,笑著點頭道,“好啊!”

    秦嬤嬤松了口氣,連忙問陸念錦需要她做什么。

    陸念錦隨意指了幾株草藥,讓她幫著炮制……

    秦嬤嬤有了活干,慢慢又露出笑臉來。

    陸念錦見她沒事了,手中的藥材也炮制完了,趕緊道,“嬤嬤,這也快到午膳時間了,我今天想吃烤鴨,您去給我做,好嗎?”

    “好,聽姑娘的,老奴現在就去廚房準備……”說著,她便朝外走去。

    秦嬤嬤走后,陸念錦強撐出來的笑臉一下子垮了,她耷拉著嘴角,行尸走肉般的走到桌案后,落了座,將下巴支在桌面上……委屈!委屈死了!

    她整整忙了七天時間,炮制了數十種藥材,才調制出的不會有痛感、不會傷身子、不會有后遺癥的短期失明藥水啊!

    就這么毀了。

    心痛!

    比用五千兩銀子買一杯白水還要心痛!

    一個多時辰后,秦嬤嬤將烤鴨準備好了,鴨餅也蒸好了,便過來喊陸念錦用膳。

    這時,陸念錦也緩得差不多了。

    她在膳桌邊落了座,擦過手后,接過秦嬤嬤幫她卷好的鴨餅,小口小口的吃著。

    吃到一半,忽然想起必應來,她記得,當初他幫她搬藥材時,秦嬤嬤曾答應過他會給他送好吃的。

    “嬤嬤……”她抬頭看了秦嬤嬤一眼,叫道。

    “姑娘有什么吩咐?”秦嬤嬤和藹的問。

    陸念錦道,“您等下再多烤兩只鴨子,送去給必應和蔡浥。”

    秦嬤嬤聽陸念錦這么一說,也想起自己曾經說的要給必應送好吃的的事兒,連連答應道,“多虧姑娘提醒,老奴記下了……不過……”她說著,面上又浮起一抹為難來。

    “不過什么?”陸念錦問。

    秦嬤嬤皺著眉道,“他們住在大慈恩寺后面的竹樓里,按理來說是不好吃葷食的。”

    “這個好辦。”陸念錦道,“送過去了,讓他們下山吃就是。”

    秦嬤嬤一想,這樣也行。

    等伺候完陸念錦,便又去烤了鴨子,蒸了鴨餅,還打包了兩份麻辣鴨架,兩盅酸筍鴨湯,讓太子府中輕功最后的侍衛送了過去。

    烤鴨到大慈恩寺后山竹樓的時候,還帶著熱氣,皮也是油滋滋的酥脆……

    侍衛到了竹樓跟前,才發現竹樓外竟然布了陣法,他打量著面前的陣法,正愁怎么進入,這時忽有一個黑衣甲胄的死士從暗中現了身,隔著丈遠,看著他冷聲問道,“閣下是什么人?”

    侍衛聞言,忙客氣回道,“兄臺有禮,在下柳永,是太子府的侍衛。今日來此,乃是奉了我家太子妃之命,送兩只烤鴨給國師身邊的必應小師父和蔡大人!”

    死士一聽是找必應和蔡浥的,臉上的肅殺之氣頓時卸去,他走向柳永,伸出手道,“國師喜靜,外人一向不得入竹樓內部,這兩只食盒我替你轉交便是。”

    柳永將食盒遞了過去,松手時,又補了句“趁熱去山下吃,味道會更好”。

    死士點頭:“我會轉告他們。”

    柳永這才轉身離開。

    死士待柳永走后,聞著烤鴨溢散出來的誘人香味,忍不住咽了咽口水,片刻后,迅速轉身進了竹樓。

    無羨公子此時正與蔡浥說話,必應在旁伺候著,驀然聽到腳步聲,還聞到一股子讓人食指大動的香味,三人都朝書房門口看去……

    “何事?”待死士提著兩只食盒走進來后,無羨公子沉聲問道。

    死士將柳永說的話重復了一遍。

    蔡浥和必應一聽,臉上登時露出一抹喜悅來,尤其是蔡浥,說了這么久的事,他現在正餓的厲害,當即沖著書桌后的主子拱手道,“主子,您交代的事情屬下都記下了,屬下能否先去山下用膳。”

    無羨公子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沒作聲。

    蔡浥停了片刻,不死心地又叫了聲“主子?”

    無羨公子這下連一個眼神都懶得舍他,直接看向提著兩只食盒的暗衛道,“呈上來!”

    死士領命。

    蔡浥自從有了兩個主子,膽子就變大了很多,見太子妃給自己的烤鴨要遭,心里一急,忙拱手提醒自家主子,“主子,那是太子妃給屬下和必應的。”

    無羨公子拂手掀開食盒蓋子,“為防萬一,本座替你們試試毒!”

    蔡浥:“……”

    “您又不是大夫!”

    他一個不小心就將實話說了出來。

    無羨公子聞言面色一寒,抬起頭,渾身威壓外放,看著他,“嗯?”

    蔡浥渾身一凜。

    當即就是狗腿一笑,迫不及待的改口道:“……對,主子您說的對!為了感激您為屬下試毒的恩情,屬下這只烤鴨就孝敬給您了。”

    無羨公子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既是你的一片好意,那本座就卻之不恭了。”

    話落,又掃了眼桌上另一只一模一樣的食盒,“這只,你們三個拿去山下分食了吧。”

    “是!”必應三人同時應聲,接著拎起食盒,就往山下而去……

    竹樓書房。

    無羨公子無師自通,動作優雅的卷了一張鴨餅,放進口中。

    輕輕一咬,就是滿口香。

    烤鴨皮酥肉嫩,鴨餅甜香勁道,青瓜條新鮮水靈,爽脆可口……這吃法,的確不錯。

    太子府,回心樓中,陸念錦并不知道自己送給蔡浥的烤鴨被無羨公子截胡了。

    她此時剛聽大管家說完萬夫人的事。

    當日,金嬤嬤將萬夫人生下龍鳳胎的消息傳回萬府后,那位多年無子的平妻謝夫人,立刻就打起了兩個孩子的主意,一直慫恿萬大官人將萬夫人母子三人接回去。

    萬大官人聽了謝氏的話,果然真親自跑了幾趟,結果卻連張家的門都沒有進去。

    因著張氏為萬家誕下嫡子嫡女的緣故,他也狠不下心對她用強,只想著等張氏坐完月子,冷靜下來,他再磨上幾次,差不多就能將她接回去了。

    可謝氏并不這么想,從一開始,她想要的就是張氏的命,怎么可能讓她安安生生的坐完月子,這不,萬大官人昨日剛去了京郊通縣談生意,她后腳就打著替相公接回嫡妻、嫡子女的名頭,光明正大地上張家搶人。

    張家的根基在蘇州,后來又落魄了,在京城的勢力如何比得上已經盤踞在此五年的謝氏,不過兩三個回合,就被撞破了大門。

    張家家仆情急之下,只能將張氏和兩個孩子藏在花園橋洞下……又將月牙從狗洞里推了出去,到太子府找她求救。

    大管家快馬加鞭趕到張家時,謝氏已經讓人搜到了橋洞附近,眼看著張氏和兩個孩子就要落入虎口,大管家直接亮出皇后欽此的鳳凰玉牌,疾言厲色地將謝氏好一頓斥罵。

    謝氏被駭得跪倒在地,她怎么也沒想到,張氏這個賤人竟然能與懷德太子妃搭上,還在關鍵時刻請了懷德太子府的大管家來救命。

    至此,兩人勝負已經明明白白。

    哪怕她心里恨不得生啖了張氏,可面上卻不得不收斂了脾氣,咬著牙,規規矩矩的跟張氏道歉,然后帶人灰溜溜的退出了張家……

    “那兩個孩子還好吧?”陸念錦食指輕叩著矮幾,沉默了會兒,沉著臉詢問大管家。

    大管家聞言,感喟道,“那張氏的確是個慈母,橋洞中陰冷,她怕襁褓擋不住風寒,愣是解了衣裳,將兩個孩子的腳丫子緊緊地貼著她的胸口,外裳全蓋在兩個孩子的頭上。事情平息后,兩個孩子倒是無事,睡的香甜,只張氏生生的凍白了臉……”

    “嗯,孩子沒事就好。”陸念錦點了點頭,須臾,又道,“不過今日這事,還有勞大管家派人再走一趟通縣,將事情全須全尾的說給那位萬大官人聽聽,看他是要表妹平妻,還是要原配嫡子女,記著。一定要讓他做出個選擇來。”

    “是,太子妃。”

    喜歡蕓蕓眾生,我只甜你請大家收藏:()蕓蕓眾生,我只甜你更新速度最快。

    

    http://www.371370.live/yunyunzhongshengwozhitianni/875182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371370.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为为贷理财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