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蕓蕓眾生,我只甜你 > 005 給先太子陪殉

005 給先太子陪殉

    敢情自己竟是被賜婚給一個死人了?!

    而且,這先太子要真死了十幾年,那她這個新出爐的太子妃怎么辦?

    挑個黃道吉日抹了脖子生殉?還是被送入皇陵,然后暗無天日的被關上數十年?

    想到這種可能,陸念錦只覺得后脊發涼,一時間連身上的棍傷都不覺得疼了。

    “大姑娘?”廳中氣氛太過微妙,扶著她的丫鬟忍不住小聲提醒了一句。

    陸念錦回過神來,憂心忡忡,一瘸一拐地繼續朝前走去。

    承國公府是典型的三路布局,承國公和老夫人帶著陸錦怡住在中路幾處好院子,大房住東路四進,二房則住在西路四進。

    陸念錦被人攙著一路往西,剛過了月亮門,就見原主的心腹秦嬤嬤和浣溪迎了上來。

    “姑娘,您這是……快讓奴婢看看,傷得重嗎?”兩人將她接了過去,抹著淚心疼的問道。

    陸念錦勉強一笑,將送她的丫鬟打發走了,才沖秦嬤嬤和浣溪搖了搖頭,寬慰兩人道,“你們別擔心,我命好,沒打幾板子宮里就來了圣旨……我們先回去再說吧!”

    秦嬤嬤也知道這里不是說話的地方,她紅著眼角,又抹了把淚,將陸念錦整個人都掛在自己身上,扶著她朝朗月居而去。

    回到朗月居,上了藥,陸念錦才跟秦嬤嬤說起大慈恩寺還有賜婚圣旨的事。

    秦嬤嬤聽完后,真是又怒又心疼,她咬牙切齒地將背主的月鸝罵了無數遭,“這黑了心肝的賤婢,她是要活生生的毀了姑娘一輩子啊!”

    要是沒有失身這回事,她還能豁出這張老臉,進宮求景妃娘娘和四皇子周旋,把這樁賜婚推了。

    可偏偏現在,她家姑娘清白沒了!四皇子這唯一的退路自然也被堵死了。

    想著這些,短短一時間,秦嬤嬤愁苦的都老了好幾歲。

    陸念錦看著,心里也不是滋味的很。

    不過眼下當務之急并不是操心這些,而是搞清楚她以后的命運。

    “秦嬤嬤,您能跟我說說先太子的事兒嗎?”她記得,秦嬤嬤和浣溪都是她生母過世后,景妃從宮里挑出來照顧她的。

    秦嬤嬤聽陸念錦問起先太子,臉上浮起一抹哀傷,很久后才嘆息著道,“先太子是當今皇上和皇后的長子,也是皇后膝下唯一的皇子。奴婢有幸記得,先太子小小年紀就很聰慧,也很孝順,皇上十分喜歡這個長子,父子兩常常同吃同住。”

    “皇長子長到三歲時,皇上便提出要冊立其為東宮太子……”

    “只是后來在冊議期間,賢妃也診出了喜脈,朝中立儲的聲音便有了分歧。再沒多久,皇長子就中了劇毒,小小的人兒,抓心抓肺的哭了七天七夜后,才在皇后懷中咽了氣。”

    “皇上因此大慟,罷朝整整七日后,含淚追封了皇長子為懷德太子。”

    “那賢妃呢?”陸念錦低聲問,她想知道賢妃在這件事中扮演的是什么樣的角色。

    秦嬤嬤道,“賢妃便是如今的陸貴妃,當年的事皇上雖然沒有證據,可到底也沒讓那孩子生下來,以刑克皇長子的名義,讓那孩子給大皇子陪殉了!”

    聽到陪殉二字,陸念錦下意識的緊張,她看著秦嬤嬤,絞著手指,小心翼翼地問,“嬤嬤……那我這個太子妃,是不是也要給先太子陪殉?”

    秦嬤嬤被自家姑娘突如其來的問題問得一臉懵逼。

    半天才反應過來,瞪了她一記,呵斥道,“姑娘想什么呢!當今皇上和皇后再仁惻良善不過,你又是皇上下了圣旨,記入皇家玉碟的太子妃,哪個敢逼你生殉!老壽星吃砒霜,不要命了嗎!”

    “那我跟先太子……完婚后住在哪里?”陸念錦一聽不用殉葬,又試探著問了另一個問題。

    秦嬤嬤道,“自然是住在皇上早年賜下的太子府。”

    “那我就放心了!”陸念錦輕輕的拍了拍胸口,一直懸著的心終于落到了實處。

    不用殉葬,還有太子府住;頂著太子妃的頭銜,還不用跟一群女人一起伺候男人。

    這簡直就是她曾經最向往的生活——位高權重責任輕,不上班還有工資拿!

    這邊,陸念錦已經毫無心里負擔地接受了嫁給一個死人這件事,另一邊,皇宮里,四皇子蕭澤卻險些瘋了!

    他心尖上的女人,竟然被賜婚給了他死了十八年的大皇兄!

    http://www.371370.live/yunyunzhongshengwozhitianni/605752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371370.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为为贷理财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