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蕓蕓眾生,我只甜你 > 147 你也敢打趣我!

147 你也敢打趣我!

    福公公聽到“閹狗”二字,眼底有寒芒一閃而過,不過也就一瞬間的事,很快,他眼底又漫開一絲笑意,拱手道,“公主的教誨,老奴記下了,是老奴多管閑事,老奴向公主道歉。”說完,他抱著拂塵深深地鞠了一躬。

    湖陽公主看福公公這般低三下四,臉上略微閃過一抹不自在來。福公公是父皇身邊的人,哪里輪得到旁人來指摘,她用力咬了咬唇,語無倫次道,“公公,我、我方才……”

    “公主想說什么?”福公公眼底的笑意越發深,“老奴洗耳恭聽。”

    “也沒什么,”湖陽公主倉促地搖了搖頭,又吩咐身邊的貼身宮女,“玉娘,我記得前日王子不是送了一斛黑珍珠過來,你幫我拿給公公。”

    玉娘喏了一聲,轉身去拿珍珠。

    福公公為了安湖陽公主的心,也沒推辭,而是笑著答應了下來。

    半刻鐘后,他抱著一斛珍珠離開。

    回到乾元殿,皇上放下手中的朱筆,朝他看來,“事情辦得如何?”

    福公公躬身,苦笑了一聲,然后將懷中的黑珍珠呈給皇上,皇上一看那黑珍珠的成色就變了臉色,拍案而起道,“這丫頭真是越發的胡鬧了。”

    福公公低著頭,不說話。

    皇上陰沉著臉,怒了很久,忽然一撩袍擺,怒氣沖沖地朝外走去,福公公見狀,連忙跟上去。

    玉湖殿中,湖陽公主送走福公公,又繼續試起十二花簪來。

    皇上到的時候,她頭上戴的正是最后一套——雪中梅。

    “奴婢參加皇上!”宮女們看見皇上進來,匆忙跪地行禮。

    湖陽公主轉過頭去,先是一愣,跟著嬌俏地加了一聲“父皇”,皇上走近湖陽公主,卻沒有打理她,而是盯著她頭上的雪中梅,問,“這花簪是哪里來的?”

    湖陽公主起身,在皇上面前轉了個圈兒,揚唇一笑道,“是內造訪魏總管的徒弟孝敬的,怎么樣,父皇覺得好看嗎?”

    皇上沒想到他生養的孽畜到先在還不知悔改,他嘴唇氣得直哆嗦,揚手就是一巴掌,狠狠地打在湖陽公主的臉上。

    那力道太狠,湖陽公主被打得跌倒在地上,她旁邊的玉娘驚叫著要上前扶她,卻被皇上一腳踹遠,伏在地上不停吐血。

    “父皇,你、你竟然打我?”湖陽公主伏在地上,很久后,才抬起頭,傷心、失望又怨恨地看著皇上說道。

    皇上橫眉怒目,“你性情暴戾,手段如惡霸,又滿口謊言,難道不應該打嗎?”

    “可我是你的女兒,你唯一的女兒,”湖陽公主悲憤地大喊,“這天下所有的東西都是你的,那就等于是我的,魏大海孝敬我這十二花簪怎么了,它原本就該是我的。”

    “你、你……”皇上氣的已經說不出話來,他蹲下身,用力的揪著湖陽公主的衣襟,“你講你剛才說的話再說一遍。”

    湖陽公主瞪大眼睛,一瞬不瞬地看著他,“我說,這天下所有的東西都是你的,那就等于是我的,魏大海孝敬我這十二花簪怎么了,它原本就該是我的。陸念錦不過就是一個卑賤的庶女,她哪里配得上這般好的東西。”

    “啪!”皇上沒繃住,又甩了湖陽公主一巴掌,氣得直喘氣,道,“你可知,這十二花簪是你皇兄親自畫了設計圖,打算送給太子妃的賠罪禮物,那是人家兩人的閨房情趣,跟你有什么關系,你非要橫插一腳。”

    湖陽公主聽了皇上的話,徹底的愣住了,她怎么也沒想到,這十二花簪的設計圖竟然是蕭詢前手畫的。

    皇上見她錯愕的表情,也懶得跟她說什么了,他站起身,朝福公公看去,“你過來,將這十二花簪拾掇好,親自送去國師府。”

    “是,皇上,”福公公答應。

    皇上在他將十二花簪拾掇好后,又補了一句,“再將湖陽公主嫁妝取三成,一并帶去國師府給太子妃賠罪。”

    “是,皇上!”福公公領命退下。

    湖陽公主頂著兩個巴掌印,不可置信地朝皇上看去,失聲道,“父皇,您竟然動我的嫁妝?”

    皇上聞言,只冷冷地掃了她一下,“湖陽,你記好了,你的所有東西都是朕給你的。朕有權,隨時隨地將之收回。”

    湖陽公主聽了皇上的話,頓時如遭雷擊一般,呆愣在了那里。

    皇上看了她一眼,轉身離開。

    隨后,他在乾元殿召見了內務府總管,交代他,即刻準備一批新的陪嫁宮女給湖陽公主。

    內務府總管得了消息,忙領旨去準備了。

    等陸貴妃趕到玉湖殿的時候,一切已經塵埃落定,皇上御令已下,她就是想求饒也沒有辦法,只能心疼地給湖陽公主上藥,答應她,被抽走的部分嫁妝她會從私庫里補貼給她。

    乾元殿,皇上得知陸貴妃的做法后,當夜就派了一個御前宮女到漪瀾宮,將陸貴妃好一頓訓斥。

    陸貴妃被御前宮女不給臉的話斥的險些暈厥過去,心里對湖陽公主難免生出一些隔閡。

    國師府。

    陸念錦聽福公公說完宮里的事,倒是沒什么脾氣。不過她到底不愿意用湖陽公主碰過的東西,干脆吩咐人將那十二花簪絞碎了,送去善堂救助貧苦百姓。自然,湖陽公主的那些心愛嫁妝也一并絞碎送了過去。

    宮里邊,湖陽公主知道陸念錦的做法后,直接氣的吐血了。

    兩日后,正是她下降的日子。

    當天早上,天還沒亮她就被新宮女從床上叫了起來,好一番折騰,終于拜別了皇上和皇后,乘著轎子,往宮外而去。

    倭國王子騎著高頭大馬將她迎去了皇上賞賜的府邸。

    至此一切都順順當當的。

    意外,是發生在跨火盆的時候。原本只是一個小小的火盆,輕輕一跨就過去了,可當時,就連離得最近的人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在跨過火盆的那一瞬間,湖陽公主身上的喜袍忽然就著了火。

    她身邊的人都嚇壞了,反應過來后,又爭先恐后地幫她撲火,可火勢實在太大了,等下人提來水,將火徹底撲滅時,湖陽公主已經被燒的慘不忍睹。

    倭國王子心疼的抱著她往宅子里走去,她身邊的新宮女焦急地去請太醫。

    府里的管家則出面,請各位賓客先回去。

    蕭詢和陸念錦也是賓客之一,兩人聽了管家的話,相視一眼,轉身便朝外走去。

    “也不知道今日這出是誰做的?”上了馬車后,陸念錦抱著蕭詢的胳膊輕嘆。

    蕭詢側頭看了她一眼。湖陽向來跋扈,得罪的人一直不少,這種事還真不好說。

    “這幾日天氣越發冷了,本宮在小湯山有座溫泉莊子,你想去看看嗎?”過了片刻,他輕聲問道。

    陸念錦沉吟片刻,臉上浮起一抹笑意來,“好啊!”

    蕭詢握了握她的手。

    交代蕓姝回去收拾行李,他和陸念錦則直奔城外小湯山而去。

    皇宮,皇上和陸貴妃在半個時辰后收到了湖陽公主被燒傷的消息,陸貴妃當時就哭成了淚人,她站立不住地撲在皇上腳下求道,“皇上,求您允許臣妾去公主府看看湖陽,她從小就嬌氣,被熱茶燙到了都要臣妾哄半天,眼下還不知道疼成什么樣子。”

    “朕跟你一起去吧!”皇上上前,拍了拍她的后背,跟皇后打了聲招呼,便帶著陸貴妃出宮去了。

    “娘娘,您不跟去看看嗎?”芍藥等到看不見皇上和陸貴妃的身影后,瞧向皇后問道。

    皇后輕輕的抿了抿唇,“去看看也好,”說著,便讓人準備了鑾駕,跟在皇上和陸貴妃身后,也去了公主府。

    公主府里。

    陸貴妃看到湖陽公主渾身上下有四分之三的地方都被燒的慘不忍睹,又是一番哭泣,她靠在皇上懷里,抹著淚問梁醫正,“公主什么時候會醒過來,她身上這些傷能治得好嗎?”

    梁醫正緊皺眉頭,跪地稟道,“回貴妃娘娘的話,回皇上的話,公主的燒傷面積雖然大,但好在及時撲滅了火,又用冰塊處理過傷口,命倒是能保得住的,只是、只是這臉上身上的傷口就……恐怕是治不好的。”

    陸貴妃一聽,險些暈厥過去。

    這時,倭國王子神情悲痛地上前,道,“父皇,母妃,兒臣聽說太子妃醫術極好,不如請她來為公主診治一番,說不定還有一線生機。”

    陸貴妃一聽,眼里頓時閃過一抹希冀,她朝皇上看去,激動道,“是啊,皇上,太子妃的醫術一向是極好的,您能不能宣她過來,讓她幫陽兒看看。”

    皇上瞧著倭國王子和陸貴妃殷切的眼神,沉吟許久后,嘆了口氣,沖福公公道,“福泉,你親自去請太子妃過來。”

    “是,皇上!”福公公答應了一聲,朝外退去。

    倭國王子和陸貴妃都松了口氣。

    半個時辰后,福公公回來了。

    皇上見只有他一個人回來,皺了皺眉,問,“太子妃呢?”

    福公公上前,躬身行了一禮,道,“回皇上的話,太子毒性未解,回去路上又嚴重了幾分,太子妃心疼太子,干脆帶著太子去了小湯山溫泉莊子休養身體。”

    “那……算了吧,”皇上說著,朝梁醫正看去,“你好好替公主診治,保住公主的命,朕不會虧待你的。”

    “皇上!”陸貴妃沒想到皇上會這般輕視湖陽公主的身體,她含著眼淚叫了一聲,眼中是滿滿的訴求。

    皇上卻只是頭疼的看了她一眼,“太子與湖陽都是朕的兒女,難道你要朕為了湖陽而不顧太子的生死嗎?”

    “臣妾不敢!”陸貴妃可擔不起這個罪名,忙跪地請罪。

    皇上沒有理會她,他轉身直接朝外走去,卻在出門時遇上了皇后。

    “皇后怎么過來了?”皇上停下腳步,虛扶了向他行禮的皇后一把,問道。

    皇后聞言抬起頭勉強地笑了笑,道,“回皇上的話,臣妾思來想去,到底還是擔心湖陽的厲害,就想跟過來看看。”

    “命保住了,”皇上沉沉地解釋了一句,牽著皇后的手就朝外走去。

    皇后來了一遭,沒有看到湖陽公主,只好讓人將她帶來的補品,送過去。

    出了公主府,皇后若有所思的看向皇上,道,“左右也是出來了,不如皇上陪臣妾去國師府看看詢兒。”

    皇上聞言,側頭看了皇后一眼,“詢兒不在國師府。”

    “不在國師府?”皇后輕輕挑眉,“那在哪里?”

    “跟太子妃去了小湯山。”皇上解釋著,停下步子,又道,“說起來,朕已經很多年沒有去過小湯山了,倒是有幾分想故地重游呢。”

    皇后握住皇上的手,眉目宛然道,“臣妾陪皇上一起。”

    “也好!”皇上在皇后手上輕輕地拍了拍,“走吧!”

    兩人趕在天黑前到了小湯山別莊。

    當時,蕭詢和陸念錦正在用膳。

    兩人圍爐涮羊肉火鍋吃。

    皇上和皇后還沒進門,就聞到一股子醇厚的香氣,待進了門,那股子味道更濃郁了。

    “皇上、皇后娘娘?”蕓姜最先發現皇上和皇后的到來,她微微屈身,向兩位主子行禮。

    皇上和皇后擺了擺手,朝蕭詢和陸念錦走去,皇上搖頭道,“你們兩個的小日子,過得倒是不錯。”

    陸念錦扶蕭詢起身行禮,順便解釋,“太子沒了內力,畏寒的緊,一直說想吃些暖腹的,兒媳便讓人支了鍋子,”說著,又問皇上和皇后,“從京城到小湯山的距離不算近,父皇和母后應該也未用飯吧,不知您二位是想跟著兒媳和太子一起吃鍋子,還是想吃些別的清淡的?”

    “就這個吧!”皇上道,說著他帶著皇后在對面坐了下來。

    陸念錦吩咐蕓姜去準備一應東西,吩咐完,像是想起什么一般,又問皇上和皇后,“您二位喜食辣嗎?”

    皇上點了點頭,“詢兒喜食辣口就是隨了朕和皇后。”

    “這便好了,”陸念錦又吩咐蕓姜,“去給皇上和皇后準備辣口的湯底。”

    “是,太子妃,”蕓姜領命而去。

    沒多久,就準備了新的鍋子和湯底過來,皇上但見那亮紅的湯底,就眉開眼笑起來,深深地嗅了一口,道,“好香啊!”

    陸念錦笑笑,等鍋子開了,便用公筷幫著皇上、皇后下菜。

    皇上見狀,忙擺手道,“不用你忙活,這吃鍋子的樂趣就在于自給自足,自力更生。”

    “父皇說的是。”陸念錦笑笑,不再去顧他們二人。

    她對面,蕭詢的臉色逐漸變得僵硬,目光不自覺地就往皇上和皇后的紅湯鍋飄去,自己面前的奶鍋則越吃越沒滋味。

    皇后一直看著自家兒子,自然瞧出了他眼中過分明顯的意味,笑了笑,道,“詢兒若是真饞著紅湯鍋,不如便好好地將養身體,聽太子妃的話,身子養好了,便能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了。”

    蕭詢聽了皇后近乎打趣的話,臉色更不好了,他淡淡的掀了下眼皮,道,“奶鍋也別有一番風味。”

    皇上也知道蕭詢平素的口味,聞言不由哈哈大笑。

    陸念錦抿了嘴,也情不自禁地想笑,誰知,她還沒牽起唇角,桌子下的手就被蕭詢握住了,他警告地看了她一眼,道,“本宮吃的差不多了,太子妃呢?”

    “也、也好了。”陸念錦手被他握著,故作淡定地說。

    “那父皇、母后,兒臣和太子妃就先歇著了,明早再陪您二人敘話。”

    “去吧,”皇上雖然不舍兒子,但顧及她的身體,到底沒有阻攔。

    蕭詢帶著陸念錦直接回了寢房。

    兩人前腳才進門,蕭詢后腳就將她壓在門上,在她額頭上的敲了一下,“父皇母后打趣我便也罷了,你也敢!”

    陸念錦抿了唇笑,“這跟我有什么關系,分明是太子你先講笑話的,剛才席間誰不知道你無辣不歡,可你偏要一本正經的說,奶鍋也別有一番風味。”

    “你還敢頂嘴?”蕭詢繃了臉詰問。

    陸念錦輕哼,“我不過是實話實說罷了!”

    “你啊!”蕭詢又嗔了她一句,然后借著月光,低下頭輕輕地穩住了她的唇。

    一夜很快過去。

    次日,陸念錦醒來時,皇上、皇后和蕭詢都已經起來了,三人等著她用早膳。

    陸念錦落座時,一臉的不好意思,“抱歉,兒媳起晚了。”

    “無妨,”皇后握住她的手,沖她微微一笑,道,“太子都跟本宮和皇上說了,怪不得你,昨夜你是為了給他扎針才睡晚了。”

    陸念錦:“……”

    偏偏,皇上也道,“是啊,錦兒,真是難為你了。”

    “不難為,不難為,這些都是臣媳應該做的,”陸念錦低了頭,赧然道。

    皇上和皇后見她不居功,心中對她的喜歡又重了幾分。

    用完早膳,兩人又陪皇上和皇后在莊子里走了走,兩人就下山離開了,從頭到尾都沒提過湖陽公主的事。

    宮里邊,陸貴妃聽聞皇上帶皇后去了小湯山,這兩日已經砸了許多的擺駕。

    好容易等皇上回宮,她即刻便撲去了乾元殿。

    乾元殿中,她跪在皇上腳下,哀求著皇上出面,請陸念錦替湖陽公主診治。

    皇上心里何嘗不擔心湖陽公主,但是沒辦法,蕭詢也是他的骨肉,手心手背都是肉,手背又比手心懂事不知多少倍,他實在做不出為了手心讓手背心寒的事。

    “一切等太子和太子妃歸來再說吧!”皇上眉頭緊皺地看著陸貴妃說道。

    陸貴妃卻不依,她死死得扯著皇上的敝膝,“皇上,您是不知道湖陽這兩日有多痛苦,臣妾看著,都恨不得替她疼,替她苦,因為梁醫正的話,她的眼睛都快哭瞎了,臣妾求皇上疼疼她,若是您覺得讓太子妃離開小湯山不合適,那不如奴婢將湖陽送去小湯山?”

    “你夠了!”皇上忍了這么久,最終還是忍不下去,沖著陸貴妃怒聲低吼,“你當太子妃是什么,你想她救湖陽,她就必須救嗎?你捫心自問,湖陽以前對太子妃做的那些糟心惡毒事兒,她有臉求太子妃救她嗎?”

    陸貴妃聞言,跌坐在地,變了臉色,“皇上的意思是,要看著湖陽去死嗎?”

    “那也跟太子妃沒有關系。”皇上扶額道。

    陸貴妃停了很久,忽然凄愴一笑,“可文兒和啟兒的死跟太子有關系,他們兩個的命,還不能求皇上為湖陽開恩一次嗎?”

    皇上聽陸貴妃提到兩個夭折的兒子,臉色當即鐵青起來,他抬起手,深深地蒙住自己的臉,良久后,才放下手,雙目赤紅地看向陸貴妃,道,“文兒之死,朕已經給了你皇貴妃的位份,湖陽此事,朕可以再允你,不過從此后,朕就不欠你什么了。”說著,他起身就要朝外走去。

    陸貴妃沒想到皇上會這般決然的對待她,忙撲了上去,抱住他的腿,道,“皇上,您不能,不能這樣對我……”

    “那你想怎么樣?”皇上回頭看了她一眼,語氣疲憊至極,“是要湖陽,還是要朕?”

    “我、我……”陸貴妃說不出話來,皇上就這樣等著她,直到她將他抱得更緊,貼著他的大腿道,“我要皇上,求皇上不要離開我,只要皇上不離開我,讓我放棄什么都是可以的。”

    “好少微,”皇上松了口氣,轉過身將陸貴妃扶了起來,抬手,輕輕地為她拂去頰邊的淚水,“朕送你回去。”

    陸貴妃和皇上四目相對,像一朵菟絲花一般,輕輕地嗯了一聲。

    坤寧宮,皇后聽聞乾元殿的事情,只是冷冷地笑了一聲,一把折下手邊的一朵芍藥花,道,“沒想到過了這么多年,她還是這么不長進,皇上稍微給她點顏色,她便恨不得將自己的心都挖出來捧給她。倒是本宮太過高看她了。”

    芍藥低眉順眼地站在皇后的身邊,道,“這天底下,除了皇上,沒有人配做娘娘的對上。”

    皇后聽芍藥這般說,深深地閉上了眼睛,她眼前又出現了昨夜在小湯山的那幕,兩人站在溫泉池邊,那一瞬間,她真的好想將面前的人退下去。

    她差一點就控制不住自己的心魔了。

    她恨這個男人,一直都恨,恨他心中深深愛著別的女子。恨他新婚燕爾時,每次酒醉都會情不自禁在她耳邊輕喚那個女子的名字。

    喜歡蕓蕓眾生,我只甜你請大家收藏:()蕓蕓眾生,我只甜你更新速度最快。

    http://www.371370.live/yunyunzhongshengwozhitianni/1056368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371370.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为为贷理财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