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我師叔是林正英 > 第257章 天師府,老天師!

第257章 天師府,老天師!

    突如其來的變故,震驚了所有人。

    一巴掌,就將兇獸殘魂拍得毫無抵抗之力,直接陷進了地底,這一掌得威力簡直駭人聽聞。

    雖然現在的兇獸殘魂本源力量已經被消磨得差不多了,但威勢猶在,并不是那么好對付的。

    “誰?”

    兇獸殘魂從地底飛起來,一臉懵逼又謹慎的環顧四方。

    很快,一道白胡子、白發,蒼老不已的身影從遠處踏空而來。剛被眾人發現時,他還在極為遙遠的地方,可眨眼之后,就已經抵達了眾人頭頂上空。

    這已經就不像是在飛,更像是在瞬移!

    “老天師!”

    張敬和兇獸殘魂還在猜測來者身份,重傷垂危的風、火、雷、電四人,見狀卻是驚喜不已,紛紛喊出了聲。

    老天師沒有理會兇獸殘魂,踏步來到四人身邊,檢查了下四人的傷勢,點頭說道:“還好,都死不了……”

    風火雷電:“……”

    這話怎么聽著怪怪的。

    “老天師,我們還沒回去求救呢,您這么就來了?”風道長恭敬地問道。

    老天師捋了捋自己長長的白胡子,擺出一個四十五度仰望天空的姿勢,淡淡地道:“天下之事,我無所不知無所不曉。只需掐指一算,就知道你們幾人有危險了。”

    “老天師,您真厲害!”

    風道長一副由衷敬佩的樣子說道。心里卻是在想,既然您老無所不知無所不曉,為什么不早點來呢,何苦我們師兄弟四人受此磨難……

    聽到風火雷電四人的稱呼,張敬自然明白過來,眼前的老者是什么身份了。

    此人,竟然是龍虎山天師府的掌舵之人,老天師!

    也是天師府無可爭議的第一強者。

    甚至,也是當今修道界,修為最高深莫測的幾人之一!

    真正的道教泰山北斗般的人物,執牛耳者!

    這位老天師身上流傳著無數的傳說,傳聞修為很多年前就已經跨入了天師境,而且深受萬人敬仰,降魔除妖,做過無數心善積德之事,做事公道,是真正德高望重的前輩。

    張敬心中大喜。

    天師府的老天師來了,對他來說可是天大的好消息!

    這位老前輩出手,這只兇獸殘魂就算再怎么詭異,也能治得了。

    而兇獸殘魂,則是盯著老天師仔細瞧了半響,爾后眼神之中猛地浮現出驚恐的神色,像是回憶起了什么,當即想也不想,騰空而起,就想要逃走。

    “唉唉唉,去哪里?我讓你走了嗎?”

    正在捋胡子的老天師瞥了眼,又是一掌拍出……

    轟!

    毫無疑問,兇獸殘魂剛起步,就被死死地按了下來。

    并且是按在地上,爬都爬不起來那種。

    老天師像是閑庭散步一般,朝著兇獸殘魂走了過去。

    “張靈素小兒,你想做什么?”兇獸殘魂掙扎著怒吼道。

    “小兒?這幾十年來,你是第一個敢這么稱呼我的!”

    老天師瞪了瞪眼,似乎很憤怒,但走到兇獸跟前之后,又皺了皺眉,說道:“不過也對。雖然老夫我活了一百多歲,當今天下沒幾個比我活得久。但算起來,比你這畜生的確不算什么,年紀小多了。”

    “一百年前,當初我年少不懂事,不知道你這畜生究竟是什么東西,所以除惡不盡,讓你現在又活了過來。這次,得好好炮制你一番了!”

    原來,天師府的記錄的確不假。

    邙山將軍墓的千年飛僵,在一百年前就被天師府殺過一次。

    而且殺它的,正是眼前的老天師!

    說著,老天師右手輕描淡寫一抬,頓時一道玄妙的力量將兇獸殘魂籠罩住。

    嗡!

    在這股力量之下,仿佛虛空都隱隱產生了震動。

    兇獸殘魂見狀咆哮一聲,當即燃燒本源,將它那黑色領域施展到極致,想要將這股力量抵消。

    只是,它的黑色領域雖然詭異,可以將諸多法訣的天地之力都給吞噬,連光線進入其中都要被熄滅。

    也就是張敬施展五雷咒或者斬妖訣的最高層次,將對于天地之力的運用提升到了更高的層次,才能勉強抗衡這種力量。

    可是在老天師出手之下,這黑色領域就像是遇到了真正的克星,猶如紙糊的一般,輕而易舉就被戳破融化。

    爾后,死死盤踞在任婷婷體內,讓張敬束手無策,無可奈何的兇獸殘魂,被老天師就像是拔蘿卜一樣,硬生生的從任婷婷體內拔了出來!

    “吼吼吼吼!”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你竟然能突破了玄關,達到了此等境界!不是說,此路早就斷絕了嗎?”

    雖然兇獸殘魂不斷掙扎,一直咆哮,不想脫離任婷婷身體,但卻沒有任何辦法。

    它身為遠古異獸殘魂,可以被殺死,但卻不可能被人這樣操控殘魂,被人把持住!

    就如同它所說的那般,它現在離不開任婷婷的身體,也沒有人能夠讓它脫離!

    除非……

    “怎么不可能?”老天師冷哼一聲,拔得似乎也有些吃力,但他并不著急,慢慢來,一邊拔一邊說道:“我說了,今天要好好炮制你,你休想再像百年前那樣蒙混過關了!”

    “張靈素小兒!”兇獸殘魂怒吼連連,咆哮道:“你既然已經突破玄關,那就應該知道我的真正身份,知道是誰!突破玄關之后,還敢插手我的事情,你就不怕生死道消,連你的徒子徒孫也全部被殺嗎!”

    “死到臨頭,還敢威脅!”老天師一只手拔得吃力,于是就兩只手一起拔,冷聲道:“就憑你也敢威脅我?你算個什么東西?一個替身,一根毛罷了,還真把自己當做‘不化骨’,當做‘犼’了?心里還有沒有點逼數了?就算你是真正的犼……”

    說到這里,老天師忽然停頓了一下,沒繼續說下去。

    咳嗽了一聲,冷聲道:“總之,你就是一個冒牌貨,也敢來威脅我!你要是真的不化骨,還至于被幾個乳臭未干的小子給逼成這慫樣?”

    說完。

    老天師猛地一用力,兇獸殘魂虛影便徹底被他從任婷婷身上抽離出來,兇獸殘魂慘叫連連,猶如被人硬生生給剝皮抽筋了一般。

    如此慘況,對于兇獸殘魂來說,也的確和剝皮抽筋沒什么區別了。

    老天師的這個舉動,算是徹底的斷絕樂它所有的希望,毀掉了它的根源。

    就算接下來老天師放了它,它恐怕也沒什么作為了。

    老天師對此沒有任何同情,而是憤憤不平的抓著兇獸殘魂開始‘搓揉’起來,就像是在搓面團一般。

    一邊蹂躪,還一邊嘀咕個不停:“江湖上德高望重、受人敬仰的老天師,在你口中就成了小兒?還懂不懂不禮貌了?知不知道尊重人?素質這么低,還想進化成真正不化骨,你說你是不是癡人說夢話?我看你就是在做夢!”

    要是平時,張敬看著如此形象的老天師,和傳說中當今道教的泰山北斗形象完全不同,估計都無語震驚了。

    但現在張敬卻是沒有心思去考慮這些了。

    甚至老天師在無意中透露出了許多信息,關于這只兇獸的真正身份,也透露了一些,但張敬現在也不想去考慮。

    現在他心中唯一想的,是婷婷怎么樣了。

    老天師不愧是老天師,的確厲害!

    比起當初在廣州城的常月真人,都厲害了不知道多少倍,完全不在一個層次上。

    常月真人雖然也很厲害,遠超張敬和世間的層次,已經站在了法師境最巔峰的位置,距離傳說中的天師境恐怕也只有一步之遙。

    但是常月真人的厲害,張敬卻至少能看得懂,能大致知道自己與他的距離有多遠。

    可老天師的厲害,張敬卻是連看都看不懂!

    老天師施展出來的手段,是張敬難以想象的。

    就比如張敬一直沒辦法,就算能傷到兇獸殘魂,卻不知道該如何將其沖婷婷體內逼出來,只能投鼠忌器,束手無策。

    但老天師輕而易舉就做到了!

    看著兇獸殘魂在老天師手中像面團一樣不停被揉捏,張敬心中激蕩不已。

    婷婷……這是已經得救了吧?

    張敬激動著快速走過去,將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任婷婷抱了起來。

    “婷婷,婷婷!你醒醒!”

    張敬聲音有些發顫地呼喚道。

    可惜,卻沒有任何反應。

    “喂,年輕人,你在干什么?怎么抱著尸體搖晃?”老天師一邊蹂躪兇獸殘魂,一邊問道。

    轟!

    老天師的話,猶如悶雷在張敬耳邊炸響。

    “尸……尸體?”

    張敬不敢置信的望著懷里的緊閉著雙眼的熟悉面孔,艱難地抬起頭,看著老天師問道:“老天師,這是我女朋友。她……她還沒死。她的陰神還存在,只是被這只兇獸殘魂控制住了!拜托您老,能救救她嗎?”

    張敬本來以為兇獸殘魂被老天師抽離出來后,婷婷的身體,應該就是由她控制了。

    沒想到,兇獸殘魂即使被抽離出去,婷婷的陰神也沒能留下來。

    這時,身受重傷的風火雷電也蹣跚著走了過來,紛紛求情道:“是啊。老天師,你看看這女孩還有救嗎?這女孩剛才為了與這兇獸殘魂同歸于盡,還揮劍自殺了……”

    他們四人也算是和張敬并肩作戰過,算是生死之交了。

    就算是他們四人中脾氣最火爆的雷道長,也早已經摒棄了最開始,因為張敬是茅山弟子而對他的偏見。

    張敬的實力和表現出來的態度,得到了他們的認可和尊重。

    任婷婷一個少女,更是獲得了他們的尊敬。

    所以他們也愿意替任婷婷和張敬開口求情,簡單的說了事情的經過。

    “奪舍?血脈復蘇?”

    老天師聽完之后也有些驚訝。

    打量了一眼張敬懷中任婷婷的身體之后,才轉頭看著在他手中不斷被炮制,堪稱是生不如死的兇獸殘魂,問道:“你體內,還有一個少女的陰神?”

    此時的兇獸殘魂,已經沒有任何的囂張氣焰,有得只剩下恐懼和憤怒。

    聞言,它獰笑道:“晚了!已經遲了!你毀了我的根基,要讓我形神俱滅。這個女孩,也只能陪我一起死!現在的她,和我已經一體!就算張靈素小兒你破開了玄關,手段通天,也救不了她!哈哈哈!”

    老天師聞言又白又長的眉毛抖了抖。

    只見他手捏法訣,念著咒語,恍然之間一道綠色的能量在他手掌中生成。

    這股能量猶如春風吹過后,柳枝抽出嫩芽,給人清晰活力之感。

    這道能量化作絲絲細線,注入到兇獸殘魂之中,不斷穿梭,仿佛在兇獸殘魂里面尋找剝離什么。

    片刻的功夫,一道少女的身影緩緩浮現。

    正是任婷婷的陰神!

    不過現在任婷婷的陰神已經極為淡薄,也不能再像剛才那般清醒的說話做事。她只是緊閉著雙眼,仿佛陷入了昏迷之中。

    很顯然,被從身體內剝離出來,不單單只是兇獸殘魂被毀掉了根基深受重創,任婷婷同樣也是如此。

    張敬看見任婷婷的陰神再現,連忙抱著她的身體向前兩步,激動地問道:“老天師,能讓婷婷的陰神重新歸位,將她救活嗎?”

    老天師認真的看了看,又想了想。

    最終還是搖頭道:“不能。這孽畜說得沒錯,就算是我也救不了她。”

    “那……誰能救得了?”張敬喉嚨有些發干地問。

    “這個世界上,沒有人。”老天師說道。

    嘩!

    抱著任婷婷身體的張敬,幾乎渾身的力氣都被這句話抽光了一般,腳步踉蹌的后退了兩步,才站穩。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張敬看了看懷中的人,喃喃自語。

    老天師看著張敬的眼神,有些復雜,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前塵往事,輕輕嘆了口氣,在心里默默道:苦命的孩子啊,怎么你也這樣……

    搖了搖頭,老天師沒有多說話,繼續用那絲絲綠色的能量將任婷婷昏迷的陰神包裹住,而后繼續‘揉捏’兇獸殘魂,讓其繼續痛苦的吼叫。

    好半響過去,兇獸殘魂那令人頭皮發麻的慘叫聲終于停了下來。

    但是,它的殘魂卻并沒有消失,依然存在于老天師的掌控之中。

    只不過,現在的它就像是被抹掉了神智一般,雖然兇威依然還有幾分,但眼神卻呆滯,沒有任何的神色。

    而后老天師眼神一凜,臉上的神情變得前所未有的嚴肅,再次更變法訣,身上衣袍震蕩,周圍狂風獵獵作響,仿佛有龍虎在咆哮!

    老天師咬破食指,逼出鮮血后開始憑空畫符。

    一道詭異的血符很快完成,飛向被綠色絲線包裹著的任婷婷陰神。吸收了這道血色符文的任婷婷陰神,忽然氣息一變,本來一直被兇獸殘魂壓制吞噬的她,竟然開始反向吞噬那已經被抹去了神智的兇獸殘魂!

    嗡嗡嗡!

    任婷婷的陰神雖然已然昏迷著,但卻不斷壯大。

    當完全將兇獸的殘魂吸納完畢之后,在老天師的操控之下,任婷婷的陰神竟然飛向了張敬懷里的肉身,開始融合!

    “這是……”

    張敬抬起頭,不敢置信地望著老天師。

    老天師本來雖然身形蒼老,白胡子白發白眉毛,但其實面色紅潤,精神矍鑠,狀態十分良好。

    但在這一系列的施完法之后,他的臉色也變得蒼白了幾分。

    “不要高興得太早,她并沒有被救活。我這么做,只是給了她一個希望,一個很渺小的希望。以后到底能不能活過來,還得看她自己的造化。”

    老天師長出了一口氣,說道:“而且,如果將來她以后真的造化驚人,能醒過來,也不知道是好是壞。所以,這女孩我要帶回天師府。”

    張敬聞言眼神一亮,當即便要說什么。

    老天師擺手道:“這已經是我能想到、也是我能做到,最好的結果。”

    “老天師大恩,晚輩張敬感激不盡,沒齒難忘!”

    張敬連忙躬身說道。

    能夠有一線的希望,就已經是最好的結果,張敬自然不敢再多奢求什么。

    他看得出來,老天師已經是用盡了全力,耗費了極大的代價。

    要不然,就真的如同兇獸殘魂所說的那般,婷婷只能陪著它一起死!

    張敬低頭看著閉著眼睛,像是睡著了的婷婷,而后抬頭問道:“婷婷,必須要讓老天師您帶回天師府嗎?”

    老天師點了點頭:“為了以防萬一,必須得我帶回去。”

    張敬想了想,又問道:“那我也能跟著去天師府嗎?我想親自守著她。”

    老天師瞥了張敬一眼,若有所指地道:“你覺得,以你的身份,去天師府合適嗎?”

    張敬一愣。

    他的身份?

    老天師,該不會是知道他父親是誰了吧?

    ~

    (這應該不算是斷章了吧?這都五千多字,白袍已經盡量多寫了……

    大家真的不要在罵白袍了,心態都快被你們罵蹦了。

    老天師的話,也是我想說的話:這已經是我能想到、能做到的最好結果。

    要不然以我原來的大綱,婷婷就真的已經和敬哥哥永別,殺青了……

    你們的罵聲,硬生生救了婷婷一命。

    所以,為了婷婷將來還有戲份,該訂閱的訂閱,該打賞的打賞……)

    

    http://www.371370.live/woshishushilinzhengying/948950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371370.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为为贷理财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