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我師叔是林正英 > 第203章 我石堅不相信!

第203章 我石堅不相信!

    雖然張敬有點郁悶,但總的來說事情總算還是順利,是按照預想中的方向去發展的。

    成為了陰司之神,九叔接下來修為和實力應該很快就會突破了,這是張敬想看到的。至于張敬自己,還是愉快的做一個掛逼好了。

    至于會因此消耗功德值,在地府討不了好,他也不在乎。

    反正做不做陰司之神,對他來說影響不是很大。

    地府冊封陰司之神,并非馬上、隨意就能冊封的。

    即便幾位鬼差剛才已經上稟地府,確認了可以讓九叔擔任陰司之神,具體落實下來也得等好幾天。

    這就跟在朝廷當官一樣,總得等上面的文書、官印什么的都下來了之后,才算是正式任職。

    地府冊封陰司之神,很多地方可比封官更繁瑣。

    而且。

    這次因為地府將要冊封陰司之神的消息早早就傳播了出去,現在整個廣州城內,至少有十幾位煉師境以上的高人,都在摩拳擦掌,準備好好爭奪一番。

    其中不乏像常月真人這樣不辭辛苦,千里迢迢專門趕過來,目的就是為了陰司之神!

    總不能不給任何的理由,毫無征兆的就選定了九叔。

    搞得好像這其中有什么黑幕,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交易一樣。

    所以在冊封九叔的時候,不但要莊重嚴肅的走完流程,而且還要廣而告之!

    告訴所有人,這并非是什么黑幕交易,而是光明正大的!

    這樣,才能避免讓人覺得地府做事不公平。

    但這么一來,少不了會有人對九叔心生不滿,甚至心生怨恨,畢竟道士也是人。

    并非每一個道士都是心胸寬闊之輩。

    很多普通的小事牽扯到利益,同行之間都可能競爭得頭破血流,更別說事關陰司之神這種大事了。

    但是,這就不是鬼差他們所考慮的問題。

    九叔既然要做陰司之神,那么這些問題他自然應該去擺平。

    鬼差一個個都不是省油的燈,頗有幾分‘管殺不管埋’的態度。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只要與他們無關,道士之間的紛爭才懶得管。

    陰司之神雖然是受到地府冊封,但和他們,可并非‘同事’關系。

    ……

    ……

    省城中心的繁華地段。

    石堅道場,占地寬闊的院子內。

    此時夜幕降臨,石堅站在院子中間,一身道袍無風自動,衣袖臌脹,獵獵作響。

    忽然,只見石堅雙手捏著法訣,快速轉動,四面八方頓時傳來破風的音爆聲。

    轟轟轟!

    天空中詭異無比的落下一道道巨木,地面上也有一根根木樁從地底下冒起來。

    眨眼間的功夫,整座院子都被巨大的木頭所充斥占滿,形成了宛如牢獄一般的地方。

    唰唰唰!

    隨著石堅的指揮,這些巨木就猶如他的手臂,快速在空中沖刺、轉動,猶如飛劍,威勢迅猛。

    若是隨意的一根巨木撞擊在人身上,恐怕直接就會將人撞成肉泥不可!

    砰!

    兩根巨木在空中碰撞,頓時形成一股強烈的勁風,而后巨木紛紛破碎。

    但是巨木破碎之后,形成的并非是木屑,而是一道道氣勁,直接消散于天地間。

    此法,名叫‘木樁大法’!

    電影《僵尸至尊》里面,石堅也施展過這招,只是不知道是不是礙于拍攝難度原因,電影里面將這門法訣的威力拍攝得弱化了不少。

    石堅施展這門法訣的時候,竟然是真正的一根根的木頭橫飛。

    但實際上,這門法訣一旦施展開,乃是牽引天地間的木之精氣,形成的一根根‘木樁’!

    木樁大法,是石堅除了閃電奔雷拳之外,明面上最厲害的法訣之一。

    石堅畢竟人稱‘茅山雷電法王’!

    閃電奔雷拳,才是他壓箱底的本事。

    不過在任家鎮在一個小輩手里吃癟,比拼雷法被壓制之后,最近石堅修煉木椿大法的時間倒是比較多。

    閃電奔雷拳,短時間內他是不可能有什么提升了。

    這套法訣他已經修煉到了第四層的境界,當世第一人!甚至就算是在茅山歷史中,能夠將閃電奔雷拳修煉到第四層境界的人也不多,屈指可數!

    所以石堅天賦的確很高。

    但他想要在閃電奔雷拳上再有所突破,估計也得在他將陰司之神的位置搶到手后,修為更上一層樓,可以窺探那‘天師’之境,才有些許可能!

    “爹,你快收了神通!粗大事了!粗天大的事情了!”

    門外,傳來石少堅的喊聲。

    現在院子內全是木之精氣,縱橫交錯。雖然木之精氣不似雷霆之力那般殺傷力恐怖,但威力也不容小覷。

    以石少堅的修為,若是貿然闖入進去,他爹一個收手不及,可不會好受。

    聽到喊聲,石堅皺了皺眉,手中的法訣散開,整座院子里由木之精氣形成的一道道‘木樁’,也就猶如積雪消融一般,很快消散于天地間。

    “嘎吱!”

    感應到院子里面氣勁散去,石少堅連忙推門而入,一臉驚慌地道:“爹,大事不好了!”

    石堅瞥了自己這個兒子一眼。

    以前,石堅對于自己這個兒子其實挺滿意的。

    雖然性格不怎么好,喜歡胡作非為,有些飛揚跋扈。但是修煉的天賦卻可以稱得上一聲不錯,在同輩之中,也可以算是佼佼者。

    可是自從在任家鎮,見到了張敬那小子后,石堅的這種觀點就被打破了。

    自己這兒子,比起張玄的兒子,差得太遠了啊!

    比起當年他和張玄的差距,都大了不知道多少倍!

    真是貨比貨扔,人比人死!

    “什么大事不好了?”石堅擺了擺衣袍,冷聲訓斥道:“跟你說過多少次了,遇事要沉著冷靜,不能驚慌!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驚慌只會讓事情變得更糟糕!你看看你現在,成什么樣子,像什么話!”

    石堅并沒有將兒子的驚慌放在心上。

    在他看來,石少堅的驚慌,無非又是跟張敬那小子有關而已。

    自從偶然間看到張敬、林九一批人到了廣州城之后,他這兒子就一直情緒不穩,一點也沉不下心來。他怎么說都沒用,恨不得馬上就找張敬報仇。

    這小子,是真的一點也沉不住氣。

    他當老子的,不也在張敬手里吃了癟,敗下陣來。

    可是他都能忍,你當兒子的,有什么不能暫時忍住的?

    石堅現在全力準備著陰司之神的事情,不允許在這之前發生任何的變故,節外生枝。

    所以。

    現在石堅心態很穩,是不可能同意石少堅的請求,現在去對付林九、張敬一行人的。

    而等他將陰司之神搶到手后,不需要石少堅請求,他自己也不會放過這幾人!

    他現在苦練木樁大法,也有一部分這樣的心思在里面。

    石堅見識過張敬雷法的厲害,自己最擅長的閃電奔雷拳在他那里討不了好,所以就得考慮其他的辦法,木樁大法就是其中之一。

    當然,他還有不少壓箱底的底牌,可以使用。

    只是這些底牌,他要是暴露了出來,恐怕也會給自己招來大麻煩。不到萬不得已的情況,他是不會用的。

    “不是啊……這次真的是有大事情!”石少堅面色焦急,因為跑動大口喘著氣。

    “把氣喘勻了再說話!”石堅呵斥道。

    石少堅顧不得那么多了,大喝道:“林九成為陰司之神了!”

    嘩!

    剛才還一臉穩如老狗,教訓兒子要學會淡定的石堅,聽到這句話頓時懵了,一時之間話都說不出來!

    半響后,才吹胡子瞪眼地怒聲道:“你胡說八道什么!陰司之神,現在可還沒有正式開始競選!”

    完全忘記了剛才他說的要淡定。

    這件事,石堅也淡定不了!

    陰司之神的位置,石堅是志在必得,哪怕就算是龍虎山的常月真人到來,他也沒放在眼里!

    在廣州城,沒人可以和他爭奪!

    但現在竟然說,林九將陰司之神的位置搶了過去,他怎么能接受?

    絕對不能接受!

    石少堅長出了幾口氣,終于把氣喘勻了一些,說道:“爹,我沒騙你!是真的!現在外面都傳開了,三天后,林九就要正式接受地府冊封,成為陰司之神了!原因……原因好像是因為他幫地府,殺死了一只很厲害的惡鬼。”

    張敬九叔擊殺厲鬼的事情,鬼差們說了一半,隱藏了一半。

    比如這只厲鬼的來歷,是從地府逃跑出來的。

    這種對地府聲譽有損,對鬼差不利的消息,就被隱瞞了。

    “幫忙殺了一只厲鬼,就直接成為陰司之神?”石堅聞言勃然大怒,訓斥道:“成為陰司之神,怎么可能如此簡單!”

    看著自己老爹如此憤怒,石少堅很無辜地道:“就是這么簡單啊!爹要是你不相信,你出去隨便打聽一下就知道了!”

    “不可能!不可能!絕對不可能!我不相信!”

    石少堅雙眼中不但有著怒火,甚至有著殺意。

    剛才一副淡定穩如老狗,此時不但完全失態,甚至臉上表情已經逐漸變態……

    而后顧不得此時天色已黑,便出門找人探聽消息去了。

    ~

    (第一更先送上!第二更,盡量在十二點之前!求一波月票~)

    

    http://www.371370.live/woshishushilinzhengying/827466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371370.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为为贷理财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