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我師叔是林正英 > 第182章 龍虎山,天師府!

第182章 龍虎山,天師府!

    酒泉鎮,東邊幾里外。

    兩名身穿青色長袍的年輕男子正在趕路。

    兩人長袍看上去平平無奇,很簡約,但若仔細觀看,發現他們的袖口處,都有著特別的八卦圖圖案。

    如果是見識稍微廣一點的人,就會認出,這兩人是出自龍虎山天師府的弟子。

    而且,應該還都是正宗核心弟子。

    這兩名龍虎山天師府弟子,其中一人騎在馬上,悠然自在;另外一人則是靠雙腳走路,一臉的苦不堪言。

    不過騎在馬上的男子身形偏胖,小圓臉,單眼皮,面相看上去有點憨厚。

    倒是走在路上的男子留著一頭飄逸的中長發,頗為帥氣。

    帥的人在走路,丑的人在騎馬……

    走路的年輕男子手里拿著一個酒壺,但壺里的酒似乎已經喝光了,他舉起酒壺抬起頭,搖晃了半天,酒壺里也沒流出半滴酒來。

    于是,走路男子臉上的表情就更加郁悶了。

    他抬起頭,看了眼在馬背上逍遙又自在的小胖子,苦著臉喊道:“難受啊,馬飛!”

    名叫馬飛的小胖子一點也不為所動,看都懶得看一眼,淡淡地道:“難受就忍著,張小五!”

    被稱為張小五的小帥哥抬頭看著馬背上的小胖子,懇求道:“我走路走得太累,快撐不下去了。現在酒壺里還沒酒,馬飛啊,你就可憐一下我,下來走走路,把馬給我騎吧!”

    小胖子依然不為所動,說道:“誰讓你為了喝酒,把自己的馬子都給給賣了?自己做得選擇,就自己承擔后果吧!”

    “是馬,不是馬子好不好!你不要混為一談,這是兩個完全不同的含義!”張小五糾正道。

    不過說到酒,張小五倒是來了一點精神。

    本來苦哈哈的臉上,也浮現出了一抹陶醉的神色,說道:“那可是百年陳釀的女兒紅啊!別說區區一匹馬了,就算把馬飛你這匹馬也給抵押過去,也是值得的!”

    馬飛終于低頭看了眼這死不知悔改的家伙一眼,說道:“放心,我的馬肯定不會讓你抵押出去。”

    張小五瞪了眼自己這不解風情的小胖子師弟一眼,正想說什么,卻忽然鼻子動了動,像是嗅到了什么味道一般。

    本來有些生氣的馬飛,看見張小五的樣子倒是忽然眼神微微一凜,問道:“怎么了?有情況?”

    張小五瞪圓了眼睛,點了點頭。

    “你發現了什么?”馬飛連忙問道。

    張小五興奮地道:“酒香!很好聞的酒香!前面,一定有很多美酒!”

    “酒鬼!”本來緊張兮兮的馬飛聞言,頓時沒好氣的罵了一句。

    張小五不以為恥反以為榮,坦然道:“我就是酒鬼!要是可以的話,我寧愿泡死在酒壇子里!”

    馬飛也懶得跟這個不靠譜的師兄多說什么了。

    沒用!

    只是無情的打擊道:“你現在全身上下,還拿得出二兩銀子出來嗎?你想在酒壇子里泡死,都沒這個機會了。因為你買不起酒!”

    張小五嘿嘿笑道:“這不是還有師弟你嗎?你出門的時候,我記得可是帶了不少盤纏的。這一路你又沒有怎么開銷,等到了前面鎮上,你可得借給師兄一點銀子。等會了龍虎山,我再還你就是。”

    馬飛擺了擺手,只回了兩個字:“沒門!”

    這個酒鬼師兄,有點錢都花在了就上面,是沒有任何積蓄的,借錢給他買酒就相當于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

    借得出去,卻收不回來了。

    因為他根本就沒錢還!

    “摳門!我說馬飛你年紀輕輕,怎么跟有些老古董學得一個樣,把錢看得重得要命!錢財這種東西,生不帶來死不帶去的,這么摳門干嘛?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啊!我跟你說……”張小五開始喋喋不休起來,不斷給小胖子師弟灌輸自己的思想。

    可惜馬飛對此也是早就習慣了,于是雙眼望天神游物外,一副‘不聽不聽、王八念經’的模樣。

    這時,前方迎面走來極為似乎是趕集歸來的村民。

    張小五見狀趕緊走上前去,笑呵呵地詢問一名中年男子,問道:“這位大哥,請問前面是什么地方啊?”

    “前面是酒泉鎮。”中年男子回答。

    “酒泉鎮、酒泉鎮……”張小五聞言眼神愈發發亮了,道:“難怪這么遠就能聞到酒香,原來是來到了酒泉鎮了啊!這里,可曾經是給京城提供貢酒的地方啊!一定有很多很多的美酒!”

    “酒泉鎮美酒的確挺多的。”中年男子點點頭,但緊接著卻又話鋒一轉,說道:“不過,我奉勸兩位現在還是不要去酒泉鎮了。”

    “為什么這么說?”張小五好奇地問道。

    中年男子眼神中浮現一抹害怕,低聲道:“我聽說,酒泉鎮這兩天正在鬧僵尸,死了不少人了!就連鎮上西洋教堂的修士,都被要死好幾個。教堂的神父,都跑路了!現在每天一到晚上,僵尸就會跑出來咬人!現在我們附近的村民,都不敢去酒泉鎮趕集了。”

    酒泉鎮鬧僵尸死了不少人,這消息自然瞞不住。

    不過不知道為什么,消息傳著傳著就變樣了。

    明明酒泉鎮的僵尸之禍當天晚上就被張敬全部解決了,接下來兩天也都沒有僵尸出現,但是傳到外界卻變成了現在酒泉鎮成了恐怖的地方,暫時不要去。

    甚至還傳得有模有樣,連那被逼無奈離開酒泉鎮的吳神父的等人,也成了是被僵尸嚇跑的。

    不過,中年男子誤傳的謠言,不但沒有嚇到張小五,反而讓張小五大喜過望,忍不住說道:“有僵尸?太好了!”

    說著,他就忍不住回頭看向騎馬的小胖子,驚喜地道:“馬飛,聽到沒有,前面不但有美酒,還有僵尸吶!哈哈哈哈,這下不難受了!看來我這次可以喝酒喝個痛快!”

    馬飛無言以對。

    要是前面的酒泉鎮真的有僵尸,而且又還處理不了,那這次張小五就真的走大運了。

    只要他們過去,幫鎮上的居民解決了僵尸,鎮上的美酒還不是仍由張小五喝?

    反正每次張小五降妖除魔后獲得的報酬,大部分也都用在了酒上面。

    “謝謝了啊,大哥!”

    張小五喜笑顏開。

    臉上也不苦哈哈,走路也不累了,頓時精神煥發,催促著馬飛就要趕路,那模樣似乎他跑得比馬還要快一樣。

    不過剛跑沒幾步,他又停下來,轉過頭對幾位村民,自信無比地說道:“對了,大哥,從明天以后,你們不用怕酒泉鎮有僵尸,可以隨便去趕集。因為今天晚上,所有的僵尸,都將被我天師府小張道長,統統掃除干凈。”

    說完,張小五才化作一溜煙,與騎馬的馬飛一起很快消失在道路盡頭。

    留下幾名一臉懵逼的路人。

    ……

    ……

    提起了精神的張小五趕路的確很快,沒過多久就抵達了酒泉鎮。

    “哇!不愧是嶺南第一酒鎮,香,太香了!空氣都如此的迷人!”

    入鎮之后,張小五就像是魚兒進入了水里,逍遙又快活。

    看著街道兩邊最多的就是酒肆,更是雙眼放光忙,左一家跑過去聞聞,右一家也跑過去聞聞,恨不得現在就去先大喝一番。

    可惜現在他囊中羞澀,根本買不起好酒,只能暫時克制住。

    “不行了,不行了,我要馬上降妖除魔!還酒泉鎮一個太平!”張小五砸吧著嘴,迫不及待地說道。

    當然,他還有后半句話沒說出來。

    降妖除魔后,他就可以馬上暢飲開懷了!

    單眼皮小眼睛的馬飛此刻已經從馬背上翻身下來,將馬繩子牽在手里,皺了皺眉頭,提醒道:“你就不要滿腦子只想著酒了,你就沒發現一點不正常嗎?”

    “不正常?有什么不正常。我看蠻正常的嘛!從來沒見過哪個地方這么正常過,有這么多美酒!”張小五喜滋滋地道。

    馬飛瞪了他一眼,道:“不是說酒泉鎮鬧僵尸,人心惶惶嗎?可是你現在看看,這像是鬧僵尸的樣子嗎?”

    張小五聞言,總算是回過神來。

    的確有點不對勁。

    一般來說,鬧僵尸的地方肯定是風聲鶴唳,人人自危。

    但是酒泉鎮現在看上去,卻是風平浪靜,國泰民安,人人臉上都帶著笑意,沒有一點危機感的樣子。

    “也許是這些居民也知道,僵尸只敢在晚上出來,白天不敢出來,所以白天很淡定吧。”張小五也沒想太多,猜測道。

    說完,他便揮了揮手,道:“別管這么多了。先找個客棧落腳,放好行李,吃點飯填飽肚子,然后再說!趕了半天的路,快餓死我了都!對了,你不幫我買酒,住客棧吃飯的錢你總得幫我出吧?”

    馬飛冷哼道:“不幫,自己出!”

    張小五很光棍氣質地無賴道:“你不幫我出,我就不開房間,和你睡一個屋,一張床。反正咱們也不是沒一起睡過。”

    “……”馬飛很是無語。

    他現在也想學張小五,喊一句他的口頭禪:難受啊,馬飛!

    和這人一起出來,真的太難了!

    ……

    雖然張小五沒錢,但住客棧還是選的是鎮上最好的客棧,歸來客棧。

    馬飛也沒發表什么意義。

    他們作為天師府的弟子,平時生活條件都挺好的,不說錦衣玉食,但也不會像普通江湖野路子那樣吃苦受罪。

    所以出來行走江湖,住好一點的客棧,很正常。

    而就在兩人剛抵達歸來客棧時,張敬一行人正好也酒足飯飽的從酒樓吃飯歸來。

    同行的還有楊鎮長等人,這群人非要把張敬送回客棧才離開。

    楊鎮長說道:“張道長,那院子我馬上就回去找人重新修葺,肯定會修成你滿意的道場!不過還請張道長你在酒泉鎮多留幾日,不要著急回任家鎮,讓我們好好招待你,同時如果還有僵尸出現,也好請你出手幫忙!”

    張敬微微笑了笑,說道:“放心吧,我還會在酒泉鎮多住幾日,以防萬一。”

    “再次感謝張道長!”

    “張道長,從今以后我們酒泉鎮的安危,就拜托你了!”

    “好說、好說……”

    張小五和馬飛剛到店,正準備找店小二打聽任家鎮的詳細情況,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結果就聽到了張敬和楊鎮長幾人的對話。

    一開始聽到有人喊張道長,張小五下意識的楞了一下。

    還以為有人在喊他呢。

    結果后面才發現,客棧里面還有其他一名道長,也姓張。

    而且從這群人的對話中得知,似乎他們來晚了一步,有同行先把酒泉鎮的生意給接了下來了?

    張小五和馬飛打量了張敬、文才、秋生三人一眼后,很快就看懂了彼此眼神中的意思。

    此事,就算有人捷足先登了,但也不能就這么放棄!

    雖然說凡事講究一個先來后到。

    但這幾人,明顯就不像是什么名門正派的弟子,反而像是江湖騙子,混吃混喝的。

    看看這三人的模樣。

    領頭的一個人長相嘛……倒是還行,但卻在一群恭維聲中笑容滿面,一看就是得意忘形,喜歡到處吹牛的家伙!

    至于另外兩人,此刻更是一副醉醺醺的樣子,喝酒喝得有點上頭了。

    這樣的組合,還怎么去除僵尸?

    怕不是害人害己!

    而且,聽這幾名鎮上鄉紳土豪的意思,以后還準備將酒泉鎮的安危交給這三人手里,并且直接幫忙修建好道場!

    這待遇也太好了吧?

    “馬飛,你說我們就在酒泉鎮住下,怎么樣?這鎮上居民很懂事啊,都會主動給修建道場,再合適不過了!”張小五小聲建議道。

    馬飛憨憨的臉上不茍言笑,說道:“咱們這次出來是有正經任務的。師傅讓我們單獨行動,那是想歷練我們一番,可沒有讓你真的就建立道場,獨立出去。”

    張小五依然興致沖沖地道:“那又怎么了?我修為早就達到了一流術士境界,現在都在沖擊煉師境,完全可以出師了。等這次事情辦完后,咱們就可以來酒泉鎮獨立!”

    很多同門師兄弟,就算修為實力達到了出師的條件,也不想外出,而是想留在龍虎山天師府。

    畢竟外出磨礪,哪有留在山門好?

    資源、條件,各方面都比不上。

    但張小五不同。

    他覺得留在龍虎山其實沒什么意思,被管束得厲害,偷偷下山喝個酒,都容易被關禁閉,她早就想出師了!

    更何況,這地方是酒泉鎮,盛產美酒,曾經還做過貢酒的產地!

    要是能在這里落腳,建立道場,他豈不是得美死?

    嘿嘿……

    馬飛看了眼旁邊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開始莫名傻笑的師兄,打擊道:“你死心吧,師傅不可能同意的,你最好也別提。否則,少不了挨收拾!”

    張小五白了他一眼,鄙視道:“馬飛飛,你一個大男人,怎么還不如個小女生膽大。你看看秀兒那丫頭,說離家出走就離家出走,誰都管不住!”

    “不要叫我馬飛飛,叫我馬飛!”馬飛感覺自己受到了侮辱,氣呼呼。

    可是又不知道該如何反駁。

    相比較張小五、張秀兒這種性格頑劣的師兄妹,他的確算是乖寶寶,所以本來他名字叫馬飛,張小五有時候打趣他,就叫他馬飛飛。

    加個‘飛’字,變得好像女孩子名字一樣。

    于是他鼓著胖乎乎的臉不想說話。

    張小五擺擺手,道:“建立道場什么的,先不急。但不管怎么說,這段時間我是打算在酒泉鎮先住下了,反正咱們也不是特別趕時間。所以,先把這三個不學無術的騙子打發了再說!”

    不管最終能不能在酒泉鎮落腳安家,張小五也覺得不能讓三個騙子把這么好的地方禍害了。

    他得出手了!

    “等下!”張小五清了清嗓子,叫住了正準備離去的楊鎮長等人。

    “這位小兄弟有何貴干?”楊鎮長道。

    張小五走上前,說道:“我聽說,你們鎮上鬧僵尸是吧?”

    “你們是?”楊鎮長有些疑惑的看了兩人一眼。

    因為張小五和馬飛都沒有穿龍虎山的正式道袍,除了有見識的同行,普通人看不出他們來歷,甚至都不知道他們是道士。

    “我們是聽說了你們鎮上鬧僵尸,所以特意前來幫助你們殺僵尸的!”張小五一臉自信地說道。

    “哦,兩位小兄弟也是道教中人?”楊鎮長反應過來。

    “然也!”張小五點頭道,正想報上名頭,然后說一下自己不是野路子道士可以比的。

    哪知道楊鎮長就搖著頭說道:“抱歉,可能你要白跑一趟了。酒泉鎮的僵尸,已經被張道長全部清除了。”

    “啊?”張小五話還沒說出來,就被堵了回去,納悶又郁悶地看著張敬等人。

    他本來以為這三個家伙都是江湖神棍,騙吃騙喝的。沒想到竟然還真有幾分本事,已經把僵尸全部殺了!

    估計,酒泉鎮的僵尸,就是剛尸變沒多久的毛僵吧?

    如果酒泉鎮的僵尸還沒被解決,他們正好可以光明正大的出手。

    現在別人都將僵尸解決了,那還玩個屁啊!

    可是好不容易找到個好地方,張小五不想就這么離去,于是只好不好意思的看了眼張敬三人,露出一抹抱歉的眼神,才說道:“那……那酒泉鎮的安危,可以讓我來守護。放心,我絕對比他們三人更靠譜,實力更強。而且,我也不需要你們幫我修建道場,只需要給我提供美酒就行了……”

    這種搶生意的事情,雖然是能者居之,江湖上并不少見。

    但張小五還是感覺有點不好意思,平時他也懶得這么做。

    不過他現在囊中羞澀,買酒的錢都沒了,也只有厚著臉皮去搶食了。

    ~

    (推薦票,月票,我都想要~~)

    。m.

    

    http://www.371370.live/woshishushilinzhengying/708305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371370.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为为贷理财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