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我師叔是林正英 > 第162章 大事不好了,秋生又被女鬼抓走了!

第162章 大事不好了,秋生又被女鬼抓走了!

    在秋生的提醒下,文才猶如‘跳大神’般手舞足蹈的開始抽風,假裝被鬼上了身。

    秋生見狀滿意的點了點頭,還抽空給文才豎拇指點了個贊。

    文才裝鬼上身,倒是裝得挺像的……

    有文才配合,接下來秋生的表演就簡單很多了。

    “來者何人,報上名來!”秋生閉上了雙眼,大聲喝道。

    文才一邊跳,一邊用仿佛捏著嗓子的尖細聲調回答:“李氏小紅!”

    來酒廠之前,文才和秋生已經像錢四眼打聽過女鬼的情況。

    這女鬼名叫李小紅,是錢四眼一個堂弟的小妾。

    錢四眼這個堂弟,被他安排來幫忙管理酒廠。

    但不知道什么原因,堂弟小妾李小紅意外死亡。

    爾后,緊接著沒過多久,錢四眼堂弟全家一十三口人,就全部也死于非命。

    并且,他這酒廠也從此開始鬧鬼。

    秋生依然閉著雙眼,喝問道:“你為何會陰魂不散,苦苦糾纏!”

    “我……”文才下意識的就要回答,但張開了嘴,卻不知道該說什么,于是跳到了秋生身邊,圍繞他打轉,低聲問道:“我該怎么回答你啊?”

    秋生繼續道:“你若有什么難言之隱,不用怕,盡管道出來!”

    “我……我道不出來啊!秋生,你還是給我出一點是非題好了,我只需要回答是不是。”文才苦瓜著臉,低聲道。

    向來憨厚缺根弦的文才,實在是不會說謊。

    秋生都服氣了,懶得睜開眼睛,張嘴就道:“你是不是有什么冤情?”

    文才這下高興了,連忙又捏著嗓子裝女人聲音,尖細著嗓音高聲回答道:“是啊……”

    回答簡單的是非題,不用考慮太多。

    這種問題就很好回答。

    可是,文才沒來得及高興太久,下一瞬臉上的表情直接就凝固住了,緊接著轉換成為驚恐。

    “是啊,我死得好冤啊!”

    一道女人的森然聲音響起。

    這句話,除了‘是啊’兩個字是文才說的之外,后面的‘我死的好冤啊’,卻并非文才所說。

    只見酒廠不遠處,一道披著長發、穿著紅色衣服、臉色慘白沒有任何一點血色的女人身影,緩緩朝著秋生和文才飄過來!

    文才當即就嚇得愣住了。

    秋生卻依然閉著眼睛,毫不知情,還以為這句話都是文才回答。

    于是他繼續問道:“你死得不甘心嗎?”

    “是啊!”女鬼繼續回答。

    秋生覺得做戲要做全套一點,問道:“既然這樣,你講你的身世告訴我。”

    關于酒廠女鬼小紅的身世,在來之前他們都已經旁敲側擊的搞清楚了,現在秋生讓文才回答,想來他應該可以說出來。

    “好。我說出來,就怕你不相信。”紅衣長發女鬼越飄越近,臉上帶著詭異的笑意,緩緩道:“我十二歲就失身于人。我父母找他理論,他就把我父母給殺了,長期的占有我……我十五歲的時候,他有另結新歡,設計找了他的手下來輪爆我,還誣陷我與人通奸……用這個借口把我活活淹死……你說,我死得是不是太冤了!”

    秋生一開始還覺得文才變聰明了,都會主動給自己加戲、加臺詞了,心里還很高興呢。

    結果聽到后面,他就聽不下去了。

    靠!

    這都是什么鬼劇情啊。

    這世上有這么沒有人性、禽獸不如的人嗎?

    讓你編身世也不是這樣編的嘛,鬼才相信你呢!

    秋生都有點接不下去了,準備睜開眼睛好好教育文才一頓。

    結果,他剛睜開眼睛,就看見一張慘白的臉出現在自己面前,陰氣森森!

    秋生倒是不怎么怕鬼。

    可是驟然睜開眼睛看見這么一幕,自然也是嚇得不輕,驚慌失措的大叫了一聲,趕緊往后躲開,根本不敢提什么捉鬼的事情。

    女鬼見狀冷笑了一聲,倒也沒有先找秋生和文才兩人的麻煩,而是飄向酒廠老板錢四眼,厲聲道:“我上次饒過了你一命,你還敢找人來整我?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煩了!”

    錢四眼除了是酒泉鎮出門的鐵公雞、惡霸之外,膽子也的確挺大的。

    見狀雖然也是被嚇得趴下,膽戰心驚,但還能哆嗦著說出話來:“你……你根本不是這樣慘死的……你已經殺了我堂弟一家十三口人了,為什么還要在我的酒廠糾纏啊!你這樣,讓我損失太大,我快吃不起飯了!”

    因為貧窮,所以膽大!

    說的就是錢四眼這種人。

    只要能給錢,讓他做什么都可以。

    所以他一邊后退,還一邊跟女鬼溝通道:“小紅,只要你能離開我的酒廠,你要多少錢我都可以給你!”

    “哈哈哈哈!我現在不要錢,我要你的命!”紅衣女鬼冷聲大笑道。

    說完,就要對錢四眼下殺手。

    文才和秋生看見這一幕,都無語了。

    這個錢老板到底是什么心態啊,竟然還想著用銀子來收買女鬼,跟女鬼談條件!

    他還真的一位有錢能使鬼推磨啊?

    就算有錢真的可以讓鬼推磨,但是也不是你的銀子啊!陽世間的錢,在陰間可沒辦法用!

    文才嚇得夠嗆,完全不知所措,慫得躲在了桌子下面。

    秋生在最初被嚇了一大跳之后,倒是回過神來,沒忘記自己的身份和目的。

    他來酒廠,就是為了幫人捉鬼的。

    鬼不出來他演戲,現在鬼出來了,他自然就要除鬼!

    錢老板是他的雇主,他不能讓錢老板出事。

    于是提起手中貼著符箓的桃木劍,朝著女鬼刺過去,大喊道:“惡鬼,受死!”

    秋生雖然身手矯捷,堪比武林高手,但是修為和文才一樣,只能算是三流術士,連二流術士的門檻都沒有跨入。

    所以體內那點微薄、幾乎忽略不計的法力,驅使桃木劍根本不會有太大的效果。

    不過桃木劍上再貼上驅邪符,威力就大增了,用來對付一般的小鬼沒什么問題。

    紅衣女鬼本來打算先收拾了錢四眼,再收拾這兩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道士,沒想到這小道士,竟然還敢主動對它出手!

    一時之間倒是沒有反應過來。

    直接被貼了驅邪符的桃木劍斬在身上,直接將它斬飛。

    并且驅邪符的效果在它身上起到了一定的作用,讓它受了點傷。

    “你該死!我要將你碎尸萬段!”女鬼勃然大怒,看著自己身上的被斬出的傷口,一張本來還算清秀的臉變得無比猙獰。

    秋生也不是沒見過鬼,自然不會被女鬼三言兩語就嚇住,手中握著桃木劍,也不慌,正義凜然道:“小小厲鬼,好大的口氣,看小爺我今天斬妖除魔!”

    說著,秋生便再次揮劍斬過去。

    秋生伸手矯捷,劍法也是專門有練過的,頗為不俗。

    再加上女鬼有些忌憚于桃木劍與驅邪符的威力,不敢接劍。

    一時之間,倒是秋生占據了上風。

    不過秋生終究是個半吊子,連續進攻沒有取得效果之后,就有些心浮氣躁,劍法凌亂了。

    讓那紅衣女鬼抓住機會,用她的紅袍一卷,纏繞住了桃木劍。

    然后猛地一拉……

    秋生見狀,當然要死死握住桃木劍,不能被女鬼奪去了兵器,趕緊往回抽。

    他力氣很大,把桃木劍倒是抽回來了,可是桃木劍上貼著的驅邪符,卻是消失不見!

    秋生卻還沒發現,仍然揮著桃木劍去斬女鬼。

    于是乎,他這點法力,根本不足以對女鬼產生威脅。

    只見桃木劍斬在女鬼身上,就像是斬在空氣中一般,不斷的從女鬼身上‘切割’而過,但是對女鬼帶來的威脅,卻是微乎其微,基本沒有效果。

    這一下,秋生才發現不對勁,自己桃木劍上的驅邪符不見了。

    接下來自然就是女鬼發威了,將秋生直接一腳踢飛。

    落地之后也不放過,秋生都來不及起身,又是一腳。

    文才見狀,心中害怕得要命,都快急哭了,但最終還是咬著牙從桌子下面鉆出來,從兜里掏出兩張符朝著秋生跑過去,大喊道:“秋生,我這里有符!”

    只可惜,他還沒來得及將符箓交給秋生,直接就被女鬼一揮手,將他也給轟飛重重摔倒在地,符箓也不知道被吹到了什么地方去。

    “文才!”

    秋生趁此機會緩了口氣,站了起來。

    雙目欲噴火地盯著女鬼,怒聲道:“我跟你拼了!”

    說完他便打了個五行八卦掌的起手式,朝著女鬼撲過去。

    如果他要是稍微真正習得了九叔這套壓箱底絕學一點精髓,面對紅衣女鬼都會有一戰之力。

    但是這貨平時修煉不認真,將堂堂一套神妙無比的掌法,給修煉成了武術。

    看上去倒是虎虎生威,有模有樣的,對付普通人沒問題,對付僵尸也還可以稍微抵擋一下。

    可是面對厲鬼,卻是基本沒有什么效果。

    三五幾招之后,秋生就在被放得挺挺的。

    不過,就在紅衣女鬼準備對秋生下殺手的時候,忽然像是發現了什么,附身在秋生身上聞了一下。

    爾后伸手一抓,直接將秋生衣服給撕成了布條!

    秋生慌了,連忙大叫道:“你撕我衣服干什么!你脫我褲子干什么!你到底要干什么……不要啊!”

    秋生的慘叫聲,響徹整個酒廠。

    雖說秋生對女鬼并不排斥,要是能夠享盡溫柔他也不介意……

    可是這只女鬼,不是他喜歡的口味啊!而且這只女鬼,現在面目猙獰,一點也不好看溫柔,還特么對他用強!

    秋生是打死也不愿意接受的。

    所以他想緊緊捂著褲衩子就要逃跑。

    可惜女鬼此時就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一般,看著秋生健壯的身體,滿滿的陽氣,就癡迷不已,哪里會讓如此上好的鼎爐逃走。

    一個虎撲將秋生撲倒在地,爾后輕輕吐出一口陰氣,鉆進秋生的口鼻,秋生頓時就叫不出來,也反抗不了,直接昏迷了過去。

    “哈哈哈哈哈!”

    紅衣女鬼一只手在秋生的胸膛、小腹、襠部逐一撫摸了個遍,就像是在撫摸上好的藝術品一般,忍不住興奮的哈哈大笑起來。

    不過這女鬼不知道是不是死后也還有點羞恥心,沒有在大庭廣眾之下就與秋生羞羞,而是把秋生抱起來,朝著酒廠外面飄去。

    文才這時候剛從地上掙扎著爬起來,看見這一幕心頭大驚,焦急得不行。

    下意識的就想沖上去救秋生。

    可是他在這最危急的關頭,他倒是急中生智。

    知道自己這樣沖上去救秋生肯定是沒有任何效果的,反而只會白白送了人頭。

    所以,他現在不能上去!

    他得回去找張敬師弟幫忙才行!

    于是文才沒敢聲張,忍著渾身的疼痛與驚恐,悄悄跟在女鬼身后出了酒廠,又跟著她走了一段距離,看清楚了她抱著秋生消失在了一片樹林間。

    文才也來不及去管錢老板了,更顧不得找他拿錢,趕緊跑回了客棧。

    搬救兵去了!

    ……

    ……

    張敬從教堂回到客棧,發現秋生和文才這兩個家伙竟然不在,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不過張敬也沒太在意。

    現在教堂內的密室門還沒有被打開,里面的僵尸也還沒有出來咬人,酒泉鎮應該沒什么危險。

    文才和秋生,向來應該是出去逛了。

    所以張敬讓店小二給自己做了飯菜,準備先填飽肚子再說。

    結果哪知道飯菜上來,剛吃兩口,就看見文才滿頭大汗,一臉驚慌的回到客棧。

    “文才師兄,怎么了?你怎么一個人回來了?秋生呢?”張敬看見文才一個人回來,再加上他臉上的神情,頓時心中浮現出不妙的感覺。

    這兩個家伙,來到酒泉鎮第一天,難不成就闖禍了?

    文才快哭了,拉著張敬的雙手就往外面跑。

    “大……大事不好了!”

    “秋生……秋生他又被女鬼抓走了!師弟,咱們快去救救他吧!”

    “女鬼撕碎了他的衣服,扒了他的褲子,抱著他就飄走了!我怕女鬼會吃了他啊!”

    張敬一愣。

    他還以為這兩人是惹了什么不該惹的人,秋生被人扣留下來了呢。

    結果這兩人是撞鬼了?

    而且,還是女鬼!

    秋生這家伙,女人緣……

    呸!

    不對!

    是女鬼緣!

    秋生的女鬼緣,這么好的嗎?

    又被女鬼給看上了!

    。m.

    

    http://www.371370.live/woshishushilinzhengying/590350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371370.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为为贷理财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