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我師叔是林正英 > 第121章 我可還沒認輸!

第121章 我可還沒認輸!

    殷世安是個謹慎小心的家伙。

    哪怕被放出來的這只千年僵尸王,并沒有對他顯露出殺意,甚至對它還有幾分善意,他也依然不愿意在此地多走逗留,簡單和的回了一休大師等人兩句話,轉身就逃走了。

    他懂的一句話,遲則生變。

    達到了自己的目的后,立即就撤,絕對不拖泥帶水。

    那些達到了目的后,還喜歡嘚瑟顯擺的人,多半活不久。

    殷世安很快離開墳地周圍,也將很快離開騰騰鎮,今后估計沒人知道他會去什么地方。

    所以他不知道。

    在他離開后,場上局面的確發生了變化。

    ……

    當千年僵尸王看著殷世安離去后,也沒有去追,只是眼神中露出一抹‘無趣’的神色,他其實是準備把眼前的道士和尚解決了后,再慢慢找這個救了它的少年‘做朋友’的。

    可惜這個朋友太謹慎了,一點也不給它機會。

    看來它是沒有機會嘗一嘗當年仇人血脈的味道了。

    于是,千年僵尸王很快將注意力,重新落在了四目道長身上。

    此時四目道長的模樣可以說是凄慘至極。

    請神術的效果都已經被硬生生打地消失了,身受重傷。

    千年僵尸看見四目道長凄慘的樣子,心中的煩悶與怒氣,總算發泄了一些,準備抓起幾乎沒有反抗之力的四目道長,開始吸食鮮血。

    鮮血的味道,它已經有一百多年沒嘗過了!

    甚是想念!

    現在剛一出來,就能吸食到這些道士、和尚的鮮血,他很高興。

    這些道士和尚的鮮血,可比一般人的鮮血美味多了!

    也能對它的傷勢,有最大的幫助。

    可是。

    就在僵尸準備抓起四目道長之時,忽然它的瞳孔之中,浮現一抹又怒又驚之色,抬頭向前看去。同時停下去抓四目道長的動作,雙臂迅速一彎,橫于胸前,做出抵擋的姿勢。

    咯吱!

    在它剛做出抵擋動作的下一個瞬間,一道令人牙齒發酸的聲音響起。

    只見。

    一道閃著暗金色光芒的劍芒,由遠及近,剎那間斬在千年僵尸王的雙臂之上,發出沉悶的聲音。

    剛才幾乎無可抵擋,哪怕面對變身狀態的四目道長,也半步不退的千年僵尸王。

    在這一劍之下,硬生生往后退了好幾步。

    而且它的雙臂,也被割破了兩道口子……

    張敬持劍立于原地,趕緊將渾身是傷的四目道長扶起來,神色緊張地問道:“師叔,你怎么樣了?”

    四目道長這時候鼻青臉腫,鼻子里、嘴里都在流著血,睜著一只眼睛看著張敬,頓時叫苦道:“哎喲,張敬你總算補充完法力了……你師叔我都快要被打死了!我頂不住了,真頂不住了……接下來就交給你了……”

    說著四目道長還拍了拍張敬肩膀,心中卻是后怕不已。

    剛才那一瞬間,四目道長真的覺得自己這次是必死無疑,要舍身衛道了。

    還好,張敬這小子及時站了出來。

    張敬看見四目道長的樣子,以及他還能哀嚎叫苦,心里松了口氣。

    雖然這次四目道長受傷極重,但好歹還死不了。

    ……

    ……

    每一次真陽功的突破,便是境界的提升。

    所以升級真陽功與五雷咒或者斬妖訣不同。

    法訣升級,也就是幾個呼吸的時間,很快就晉升完成,可以用來戰斗。

    但是真陽功的突破,卻是需要打坐調息,進入突破的狀態,而后還要慢慢平復體內暴漲的法力。

    哪怕張敬已經竭盡全力,盡可能快的突破,而后平復、適應如今的法力,等完成時也是好幾分鐘過去。

    在這段過程中,張敬即便知道外界發生了什么事情,情況有多危機。

    可是他束手無策,沒辦法去幫忙。

    如果早沒有完成突破時,便貿然停止去動手,張敬還沒殺敵,可能自己就先走火入魔!

    所以一開始,哪怕殺了諸多僵尸,積累大量的功德值。

    張敬也只是升級了五雷咒,卻沒有升級真陽功。

    因為根本就沒有時間!

    如果他在之前面對上百頭僵尸方陣圍攻的時候,選擇這樣打坐升級真陽功,什么也不管。恐怕功法還沒升級完,四目道長、一休大師等人,早就被成群結隊的僵尸給撕成碎片了!

    好在。

    最后千鈞一發之際,張敬終于將體內暴漲后翻涌不息的法力壓了下去。

    真陽功第五層!

    一流術士后期!

    下一步,便是突破‘術’的境界,跨入下一個更大的境界‘師’了!

    張敬體內耗空的法力,此刻不但全部布滿,而且更是充盈了不知道多少倍!

    不過此時的張敬來不及有任何突破后代高興與驚喜。

    因為他現在要面對的,不再是兩只剛剛進階到飛僵的僵尸首領。如果是這兩只僵尸首領,以他此時的狀態,幾劍就能將這兩只飛僵斬殺。

    他現在要面對的,是一只被鎮壓了一百多年,實力滔天的千年僵尸王!

    很快,張敬救下四目道長后。

    同樣也身受重傷,但情況要稍微好點的一休大師和黃道長,將四目道長從張敬手中接了過,攙扶著往后退。

    一休大師袒胸露乳,胸膛上還有幾道血淋淋的傷口,手中的佛珠也沒了,滿臉擔憂地望著張敬,囑咐了兩個字:“小心。”

    張敬點了點頭。

    是得小心!

    剛才張敬救下四目道長的一劍,已經是直接動用了斬妖訣第三層。

    當初在面對皇族飛僵時,斬妖訣第三層只需三劍,便將其斬殺。

    皇族飛僵用剛開始想要用雙手格擋張敬的劍,結果雙手直接就被削掉!

    可現在張敬動用斬妖訣第三層,配合七星大寶劍的雙重破甲效果,斬于這只千年僵尸王的雙臂上,竟然只是給它拉了兩道傷口。

    不深不淺,談不上重傷,更別提削斷手臂了。

    可見,這只千年僵尸王,比起皇族飛僵來,僅僅只是防御力,便強了不止一倍。

    至于實力,更是不知道翻了多少倍!

    所以此時的情況,張敬也沒有絕對的把握。

    “嗷嗷吼吼吼!”

    千年僵尸這下是真的憤怒了。

    他破開封印,這些食物都反抗它,不讓它好好進食就算了。現在竟然還有個螞蚱,竟然揮舞著他那鋒利的法器,讓自己受傷了!

    這讓它無比憤怒。

    這點傷雖然算不得什么,只要它愿意,稍微動用一點本源,就能將這點傷勢瞬間彌補恢復。

    可是它現在,卻不愿意動用本源之力。

    因為它現在本源,本來就已經消耗過度。

    它先是讓兩個廢物強行進階,而后為了破開封印又強行動用本源之力,再加上被封印的一百多年沒有進食,現在的它堪稱是最虛弱的時候。

    比起它最強的巔峰時候來,實力最多只有兩三成!

    所以它沒有理會雙臂的傷口,只是怒吼一聲后,身形快如一陣風,幾乎無跡可尋的朝著張敬撲殺過去。

    眨眼間,便已經到了張敬跟前。

    速度快得,幾乎讓人眼球都捕捉不到,空中只能勉強看到一連串的幻影。

    “好快!”

    張敬眼睛圓瞪,不單是法力,精神力也同樣運轉到了極致,才勉強捕捉到了這千年飛僵的身影。

    而后腳踩三步丁罡法,稍微往左邊偏移了一些,多開了千年僵尸最致命的攻擊部位,而后手中的七星劍斜放在胸前,猛地向外斬去。

    轟!

    千年僵尸一只手臂再次被劃破一道口子,但同時它手臂用力一拍,張敬差點連七星劍都拿不穩,幾乎脫手而出,張敬自身也在這巨大的力量之下,往后退了十數步才停下!

    “力量也如此大?”

    張敬心中一凜。

    站穩了身形之后,趕緊運轉法力調理,才將體內翻涌的氣血稍微平復了下來。

    還好他此時已經到了一流術士后期,剛才的突破過程中,法力洗滌沖刷肉身,他的肉身力量極大的得到了增強,聽力、視力各方面也有提升。

    要不然,剛才千年僵尸這一撲殺,他恐怕反應都來不及。

    而現在他就算反應過來,并且順勢再次破開了千年僵尸的防御,給其帶來了一道傷口,但相比之下卻不重不癢,除了讓其痛一下之外,并不影響它的實力。

    “這只千年僵尸氣息不穩,似乎是處在一個很虛弱的狀態。所以斬妖訣第三層,可以破開它的防御。但是想要重傷它,必須得刺中它的要害部位,才有可能。”

    張敬在心中迅速權衡著利弊,琢磨著這場戰斗。

    斬妖訣第三層的破甲效果已經極為驚人了,對于皇族飛僵這種級別的防御來說,根本扛不住,張敬直接可以把它腦袋切下來。

    可是眼前折千年僵尸防御明顯更上一層樓,在它虛弱的時候也僅僅只能勉強破開其防御。除非傷到它的要害部位,比如眼睛、脖子、心臟等部位,除非很難給它帶來實質性的傷害。

    但千年僵尸的速度太快,張敬根本跟不上,只能打防守反擊。

    想要刺中它要害部位,太難了!

    反而張敬自己,若是不小心沒防御住,被千年僵尸抓住機會,他肯定就直接重傷了!

    所以張敬就算真陽功提升到第五層之后,也依然不是其對手。

    “必須還得升級了!”

    張敬心中發凜到。

    還好前面殺了那么多僵尸,給他帶來了足夠多的功德值,即使在真陽功提升到第五層之后,也依然還剩下了一大筆功德值。

    不過張敬并沒有立即確定是升級哪一門法訣。

    他還得試一試五雷咒對于這只千年僵尸王的傷害效果,再決定升級哪一門法訣!

    張敬念頭轉動極快,心中做出決定時,便已經在開始捏法訣,念五雷咒的咒語了。

    嗡嗡嗡!

    天空中傳來隱隱的悶雷聲音,這是五雷咒提升到第三層之后所有的特質,周圍天地間雷霆之力憑空乍現,猶如電蛇一般不斷穿梭,迅速匯聚。

    一只無形的大手,以雷霆為墨,眨眼間完成了一張符咒。

    在張敬的牽引之下,朝著千年僵尸王劈落而去。

    當初五雷咒第一層的時候,張敬施展法訣還需要短暫的醞釀。

    可是當這門法訣提升到第三層,威力不知道翻了多少倍,可是施法的速度卻是越來越快。

    千年僵尸在張敬施法的一瞬間,就隱隱感到了一絲的不安之感。

    以它的實力,普通的雷霆對它來說已經是沒有什么威脅力了,所謂的雷霆之力克制一切邪祟,這對它來說是不成立的。

    但是如果是一些特殊的雷霆之力,那就不一樣了。

    雷霆,畢竟是天地間最剛猛的力量之一。

    若是修煉到極致,別說它現在虛弱的狀態,就算是曾經它巔峰的時候,號稱不死不滅,也照樣會被轟殺。

    “嗷嗷嗷吼!”

    千年僵尸低吼一聲,感知到危險后,身形再次一閃,幻影連連,想要趁著張敬尚未施法完撲殺他。

    可惜他的速度再快,再怎么行走如風,也不可能比雷霆的速度更快。

    轟!

    經過玄妙的轉換之后,所有的雷霆在五雷咒的轉換之下,變成帶著一抹淡紫色的的雷蛇,猶如蛟龍一般,穿破層層幻影,準確無誤的找準了千年僵尸的本體所在。

    霎時間,千年僵尸身體停了下來,身體被雷霆布滿,無數的電光在它身上游走著。

    “能劈死這畜生嗎?”

    不僅張敬在觀望著五雷咒能夠給千年僵尸帶來什么樣的殺傷力,四目道長、一休大師、黃道長三人也在目不轉睛的盯著接下來的結果。

    他們三人都知道,張敬最強的兩大法訣,分別就是五雷咒和斬妖訣!

    其中斬妖訣剛才張敬已經施展過了,雖然能夠勉強破開千年僵尸的防御,可是效果卻并不是很大,想要斬殺它可以說是極其困難,基本上沒有希望。

    現在就只有五雷咒,看看是否有效果了。

    張敬將五雷咒已經提升到了第三層,已經是當今修道界最頂尖的造詣了。

    整個茅山派門人無數,能夠將五雷咒提升到第三層的也寥寥無幾。

    或許五雷咒,可以重傷這只千年僵尸!

    嗤嗤嗤嗤!

    電蛇在千年僵尸身上不斷游走,片刻之后才總算消失無蹤。

    四目道長等人所希望的畫面并沒有出現,千年僵尸中了五雷咒后沒有受重傷,更沒有倒下,只是在身上稍微冒出了一縷縷的黑煙之后,輕易承受了這一擊雷霆!

    雖然千年僵尸王眼神中的表情,似乎因為這一道五雷咒,變得異常憤怒。

    “完了!這千年僵尸王,連五雷咒第三層都輕易抗住了!”

    黃道長見狀臉色都白了幾分。

    斬妖訣難以帶來實質性傷害,五雷咒第三層也能坦然承受。

    這樣的恐怖存在,他們今天還能如何對付它?如何還能全身而退?

    四目道長和一休大師,見狀也是心中一緊。

    他們倒是能看出,其實張敬的這一招五雷咒,并非沒有效果,千年僵尸也并非是輕易就承受住了。

    在雷霆之力消散后,千年僵尸身上浮現的那一縷黑巖,乃是其本源之力。

    也就是說,張敬的五雷咒,是能夠傷到千年僵尸的本源!

    畢竟第三層的五雷咒中,可是夾帶著一絲絲的紫雷,就算是那渡過雷劫的皇族飛僵,對大部分雷霆之力免疫,也不可能對紫雷免疫!

    只是,這種傷對千年僵尸來說太小了。

    以千年僵尸的修為,就算此時它十分虛弱,本源之力十不存一。

    可是,想要這樣一點一點消耗它的本源將其磨殺,基本是不可能的。

    “和尚,你還有還什么底牌沒有?”

    四目道長沉聲問道。他臉上和眼神中,再也沒有平時嬉皮笑臉不靠譜的樣子,十分嚴肅。

    平時,幾乎很少有人看到過四目道長如此表情。

    就像很少有人看到九叔笑一樣。

    這是兄弟二人,性格截然不同。

    一休大師眉頭也緊緊鎖了起來,說道:“我自然有。四目,你呢?”

    本來受傷后站都難以站穩四目道長,此時竟然停止了腰板,下巴一揚,冷哼道:“我四目怎么可能沒有?我的底牌,絕對比你強!”

    “誰強,還不一定呢!”平時懶得和四目道長一般計較的一休大師,此刻也忍不住犟嘴道。

    “那就比一比!”四目道長冷哼道。

    這兩位斗了十幾年的老冤家,刺客相視一眼,卻十分默契的從對方眼中,看出了彼此的意思。

    他們準備拼盡底牌,拿出自己的殺手锏,與那千年僵尸王斗一斗了。

    當然,他們心中很清楚,就算他們兩人拼了老命,拿出自己的最強底牌,和如此恐怖的千年僵尸相比,也遠遠不如。

    但是他們也不求殺死千年僵尸。

    只要能拖住它,給張敬盡可能的留出時間,讓張敬帶著黃道長離開,那便足夠了。

    至于他們自己……

    生亦何歡,死亦何懼!

    兩人爭斗了大半輩子,如今倒是要死在一起了。

    “哈哈哈!”兩人對視一笑。

    但是很快,又迅速扭過頭冷哼一聲,一副誰也看不起誰的樣子,然后各自迅速朝著張敬的左右走去。

    四目道長拍了拍張敬肩膀,說道:“好了,你小子看來也不行,還是趕緊走吧!接下來就交給我和和尚了!”

    張敬此時,已經確定了要升級哪一門法訣。

    一邊調出系統界面升級,一邊詫異的問道:“師叔,你不是說你頂不住了嗎?”

    四目腫脹著一只眼睛,還瞪眼怒聲道:“我那是謙虛,是想考驗你小子,知道不?我四目會有頂不住的時候?趕緊,帶著黃道長一起走,我和和尚會拖住這僵尸!”

    張敬笑著想反駁。

    你這明顯就是硬撐,明明就是扛不住了,還死要面子活受罪干什么啊。

    不過他還沒說話,一休大師也點點頭,附和說道:“等會兒趕緊走,不要有片刻的逗留,立即回任家鎮。以后……麻煩幫我多照顧照顧菁菁……”

    四目道長想了想也道:“也幫我照顧一下家樂這混小子!”

    張敬一臉懵逼。

    這是要托孤的節奏啊?

    隨即張敬很快又反應過來,想明白是怎么回事。

    估計是這兩位看見自己斬妖訣和五雷咒都沒有取得多大的效果,應該是黔驢技窮了。

    所以這兩人,準備拼死拖住千年僵尸,好爭取給他逃離的時間。

    不過,張敬覺得情況還真沒有到這一步啊。

    張敬搖頭道:“師叔,大師,你們還是自己回去好好照顧教導你們的徒弟吧,我可照顧不了他們。”

    “接下來,這只僵尸還是交給我來對付好了……”

    我可還沒認輸呢!

    ~

    (第一更送到!月票大家還有嗎?求月票~~~)

    。m.

    

    http://www.371370.live/woshishushilinzhengying/435433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371370.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为为贷理财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