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我師叔是林正英 > 第568章 橫掃南洋,巫師聯盟!

第568章 橫掃南洋,巫師聯盟!

    撤去了本原規則和法力,沼澤中的四根玉柱光芒也就隨之暗淡,開始逐漸下沉,沒入沼澤中。

    周圍充斥古樸、浩瀚的氣息,不一會兒也消散。

    沼澤恢復平靜,天地一片安寧。

    如果不是事先知道這片沼澤中隱藏有上古陣法,就算是天師境來到此地,也不會發現任何異常。

    張敬和草廬居士退出沼澤的范圍,站在蘆葦岸邊。

    草廬居士沒有說話。

    張敬則是跪下,鄭重的磕了頭,算是祭拜。

    “爹、娘……”

    雖然自己其實從未真正見過二人,但不管怎么說,他們二人都是自己這具身體的父母,有著生育、撫養之恩。

    “將來總會有一天,我會破開這陣法!”

    張敬在心中暗暗發誓。

    遺體陷入陣法之中,永遠漂浮在無盡的黑暗中,這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相當于是死無葬身之地!

    將來如果有機會,張敬肯定會破開陣法,讓父親張玄的遺體入土為安。

    靜默了半響,張敬才和草廬居士騰空而起,離開了這片神秘的沼澤地。

    草廬居士開口問道:“張道友接下來有何打算?可是直接回去?”

    張敬搖搖頭,說道:“我想在南洋多停留幾天。”

    “哦?可是有什么事情要辦?”草廬居士好奇詢問。

    張敬點點頭,道:“這一路飛馳而來,我觀這南陽之地,似乎比華夏大地還要烏煙瘴氣得多,有不少妖魔鬼怪作亂。我想四處走一走,看一看,順手降妖除魔,替天行道。”

    還有……賺取功德值!

    張敬在心里默默加了一句。

    其實在三年以前,當初張敬就考慮過來南洋賺取功德值。

    只不過礙于那時候自己實力還不夠強,不過才煉師境,遠渡重洋困難重重很不方便不說,而且還有可能沒能降妖除魔賺到功德值,自己先遭遇不測!

    畢竟南洋盛行各種匪夷所思的巫術、降頭術,威力不容小覷。

    譬如毛小方的師兄雷罡,此人就在南洋修煉成了一身不俗的降頭術,有著煉師境后期的實力。

    后來突破后,更是達到了法師境!

    而雷罡在南洋,還算不得頂尖高手!甚至他當年在南洋,不過是一名巫師座下的吹簫童子!

    當然。

    以張敬現如今的實力,來南洋是不會有什么危險了,就算再厲害、再詭異的巫師、降頭師到了他面前,都能隨意拿捏。

    “南洋修煉風氣本來就不正,降頭術、巫術盛行,這些降頭師、巫師為了提升自己的實力,經常殺害無辜,宛如邪修。所以妖魔鬼怪眾多,也是理所應當。”

    草廬居士點點頭,道:“既然張道友有心蕩清南洋魑魅魍魎,我也沒什么事,便奉陪好了。”

    “額……也好。”

    張敬本意是想讓草廬居士自己先回去的。

    反正來時的路不好找,但回去就方便了,不再需要草廬居士帶路。

    但草廬居士并不打算回去,準備留下來,張敬當然沒有理由趕人。

    總不能用人朝前,不用人就朝后吧?

    反正到時候降妖除魔時,自己積極一點,爭取不讓草廬居士動手就行了,反正他應該也不至于跟自己搶著來。

    ……

    ……

    接下來。

    張敬二人便自婆羅島開始,對著南洋進行了‘大掃蕩’。

    路見不平拔刀相助。

    濫殺無辜的妖魔鬼怪碰見了,二話不說就斬殺;為非作歹、濫殺無辜的降頭師、巫師,遇到了也照樣不手下留情!

    短短半個月的時間,張敬就收獲頗豐。

    小功德值就入賬足足78000點!

    大功德值,也有340點!

    小功德值還好,三百多點大功德值可不容易賺,張敬將《上清大洞真經》從第七層到第八層,才250點大功德值而已!

    賺大了!

    沒想到這南洋之地‘油水’這么大!

    要是徹底掃蕩完畢,在現在的基礎上翻倍應該不是問題!

    在大豐收中,張敬本來沉重的心情也逐漸變得開心起來,將父母的事情暫時放下,全心投入到大掃蕩中。

    而草廬居士這些日子來也算是開了眼界。

    活了將近兩百年的他,見識過很多形形色色的人物,嫉惡如仇的俠義之輩他不是沒見過。

    但是,像張敬這般將降妖除魔當做了愛好,爭先恐后,越殺越起勁,生怕漏掉一只,完全忘我,還真是聞所未聞!

    “難道這就是天才的思維?”

    草廬居士心中感慨。

    他有好幾次想幫張敬,一起出手降降妖除魔,竟然被張敬給攔下,強烈要求他在旁邊看著就好,不要動手。

    沒辦法,雖然這些日子以來遇到的妖魔鬼怪中也有實力不俗者,媲美法師境的都有好幾個。

    但是對于天師境的兩人來說,不過就是體積稍微大一點的蝦米,對付起來沒有任何難度,既然張敬興致勃勃,熱情高漲,草廬居士也就沒有插手。

    只不過。

    張敬在南洋肆無忌憚的大肆掃蕩,所到之處妖魔鬼怪被肅清一空,為非作歹的降頭師、巫師也都被殺,如此大的動靜或許普通人還察覺不了。

    但在南洋修行界,逐漸還是掀起了軒然大波!

    你降斬殺僵尸鬼怪也就算了,可是對于修煉中人也不放過,南洋眾人可就忍不了了。

    也沒辦法忍!

    再忍下去,張敬的刀子或許就要到他們脖子上了!

    畢竟南洋的這些巫師,不說十有八九,但至少有一半底子都不怎么干凈,不敢拍著胸脯說自己不曾害過無辜之人性命。

    所以當消息傳開之后,幾乎是人人自危。

    經過半個月的發酵之后,南洋修行界終于組成了一個‘巫師聯盟’。

    由鼎鼎有名的‘南洋十大巫師’中的六位領頭,上百名巫師聯合組成,共同抵抗來歷不明的華夏道門高手。

    這群人聲勢浩蕩,目的簡單,勢必要將張敬和草廬居士二人斬殺!

    自保的同時,也為了彰顯南洋修煉界的威風,不是可以被人隨意拿捏的!

    聯盟成員實力有高有低。

    低者不過術士境,高者則是足以媲美法師境!

    特別是領頭的六大巫師,更是實力深不可測。

    他們修煉的都是南洋傳承多年最頂尖的降頭術,詭秘莫測,防不勝防,實力在法師境都能算是佼佼者,達到了法師境中期、乃至后期!

    聯盟氣勢高漲,自信心十足,有種別說阻擋兩名道門高手,甚至足以反攻華夏!

    畢竟當初東洋修行界千里迢迢趕到津門,挑戰整個北方道門,陣營也就差不多這樣。

    當今華夏道門沒落,天師境已經成為傳說,上百年不曾有人突破天師境的消息傳出,王常月、閆避塵這般,就已經是南北道門泰山北斗級別的人物。

    而即便是是王常月、閆避塵這樣實力達到了法師境極限,也是沒辦法以一己之力抗衡整個巫師聯盟的。

    ……

    ……

    這一日,張敬和草廬居士來到了暹羅。

    暹羅這個國度不但降頭術盛行,而且這里的修煉者還十分喜歡‘養小鬼’!

    幾乎已經成了這里修煉者的標配了,他們將之稱為‘水圣子’!

    取自于佛教中的‘陰身’。

    這些人養小鬼的方法千奇百怪,各不相同,大多用邪惡至極的方法來增強小鬼的實力,譬如小鬼的年紀越小,效果越好。

    特別是嬰兒或者胎兒,因為年紀越小受到凡世的污濁越少,蘊含的先天之氣越多,大傷天和,一旦練出鬼仔,必定怨氣極大,怨氣越大力量就越強。

    反正種種手段簡直駭人聽聞,比邪修還要邪修!

    所以,張敬對于暹羅報以了很大‘期望’。

    在這里,他應該會收獲豐盛!

    因為不但妖魔鬼怪可以為他提供功德值,這些巫師們的小鬼,也是能夠提供功德值的!

    自己就辛苦一點、操勞一點,仔仔細細的掃蕩一遍吧!

    但讓張敬喜出望外的是,他剛來到暹羅,根本不用他四處搜尋,自信滿滿的‘巫師聯盟’就主動找上門來!

    看著本來安靜空曠的‘靈光寺’,在張敬和草廬居士進入后,四面八方忽然就人頭攢動,不斷有人從隱秘角落站出來。

    “送人頭行為啊!”

    張敬感慨道。

    巫師聯盟的眾人雖然信心十足,但隊伍中也不乏謹慎有智慧之輩。

    他們并沒有選擇張敬硬碰硬。

    張敬這段時間鬧出的動靜太大,兇名赫赫,有不少南洋頂尖的高手也栽在了他手上,被南洋修行界冠以‘茅山派百年來第一高手’的稱號,實力深不可測。

    為了以防萬一,小心謹慎總是沒錯的。

    所以,他們先在這‘靈光寺’設下了重重埋伏,爾后派遣一位實力不錯,又擅長遁術的巫師前去勾引張敬和草廬居士,將兩人引此地,準備來個甕中捉鱉!

    這樣就萬無一失了!

    但他們卻不知道,引過來的并不是‘鱉’,而是兩頭巨龍!

    靈光寺這小小的‘甕’,輕輕一拍就會碎。

    “唰唰唰!”

    不斷有人影浮現,一時之間靈光寺真正的被‘光芒’布滿。

    不過這些光芒不是靈光,而是兇光!

    兇氣滔天,殺意盎然。

    重重禁制在張敬和草廬居士入寺之后,便已經啟動。

    單單這些陣法、陷進,都足以令九成的法師境高手應顧不暇,折戟沉沙!

    更何況還有上百名巫師聯盟成員,以及六大頂尖降頭師壓陣,他們有理由相信,別說是茅山派第一高手,就算是整個道門第一高手來此,也是十死無生!

    “茅山派張敬?”

    很快,一名頭上梳著辮子、打扮造型怪異的干瘦老者走了出來,站在高高的臺階上,居高臨下,眼神睥睨地盯著張敬,用華夏語陰冷開口。

    此人,便是這次巫師聯盟的六大領頭人之一,龍婆多。

    在南洋修行界幾乎無人敢惹,在‘南洋十大巫師’中,龍婆多實力也是絕對排名前三的存在!

    “是我。”

    張敬笑瞇瞇地也上前一步,點頭回應。

    “我南洋巫師,很少踏足華夏之地,與你們道門井水不犯河水,為何你要到我南洋來大開殺戒?”干瘦老者龍婆多質問道。

    張敬也不著急動手,回道:“我殺的人都是作惡多端之輩,殺了他們是替天行道,有何不可?”

    “好一個替天行道!可惜,我南洋的天道,還輪不到你一個茅山弟子來行!”龍婆多厲聲喝道,干瘦的臉上兇相畢現,“你可知,你今日必死無疑!”

    但還不等張敬說什么,他馬上又話鋒一轉,盯著張敬英俊的面龐,冷聲道:“不過你還有最后一個機會,那就是不得反抗,乖乖束手就擒,讓我種下蠱蟲,從此以后聽我號令,坐本尊座下一童子!這樣,你還有活命的機會!”

    聽到龍婆多這么說,上百名巫師聯盟的成員也沒有誰反對。

    一來是龍婆多兇名赫赫,沒人愿意觸他霉頭;二來是被龍婆多種下蠱蟲,從此以后聽他號令,成為他座下一吹簫童子,也并不是什么好事。

    甚至可以說是生不如死!

    所以眾多巫師看向張敬的眼神都帶著同情。

    估計龍婆多是看上了此人的英俊的面龐、年輕的身體,以及高深的道門修為。

    滿足這三樣條件的童子,的確不好找。

    張敬本來還笑瞇瞇的,聞言很快臉色就沉下來了,感覺有被冒犯到!

    這老東西那怪異的眼神,大概什么意思張敬當然能猜到。

    他決定了,等會兒一定不能讓這老東西痛痛快快的去死!

    竟想讓他張某人當座下童子,真是活得不耐煩了!

    不過就在張敬要動手的時候,忽然又皺起了眉頭。

    因為他發現自己跟這干瘦老者之間,竟然有一些因果關聯!

    這可是他掃蕩南洋大半個月來,第一次遇到有因果關聯的人。

    當他運轉大因果術仔細感應了一番后,便很快放下心。

    兩人之間并非‘善’因,而是‘惡’果。

    既然如此,他就不用手下留情,顧忌什么。

    張敬仔細回憶了一下,自己這些年來,對于南洋是只聞其名,從來沒有接觸過任何南洋巫師。

    看見張敬陷入沉思中,龍婆多還以為張敬是在認真思考他的提議,干枯的老臉上露出一抹笑容,道:“今日我等布下天羅地網,你就算插翅也難逃,好好考慮我的條件吧。做我童子,我不會虧待你的……”

    ~

    (咳咳,為了改變最近的懶惰,恢復激情,白袍下定決心開了本新書,書名《或許這就是天才》,已經通過審核了。

    新書還挺有意思的,大家可以去收藏下,搜索書名,或者通過作家主頁都能看到。

    接下來本老書在完本前,應該不會再斷更了。

    要是白袍偷懶,大家可以去新書罵我!)

    頂點

    

    http://www.371370.live/woshishushilinzhengying/1685781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371370.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为为贷理财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