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我師叔是林正英 > 第29章 技院

第29章 技院

    最終。

    不管如何勸說,任發都十分堅定,不肯更改決定,一定要替他父親遷墳。

    于是九叔也沒辦法,只好幫接下來。

    起棺遷葬這回事雖然不好,一動不如一靜,但對于九叔來說卻也不算是什么很大的事情,多花點精力而已,并不困難。

    九叔可是名聲在外的,總不能因為覺得不好,就不去接活。

    那不是丟臉嗎?以后還怎么在任家鎮混?

    這件事就此定了下來。

    爾后服務員開始上菜,開始吃東西了。

    期間任發去見了任家鎮的另外一名富豪黃百萬,談點事情,只留下九叔、張敬、文才以及任婷婷四人。

    任婷婷對張敬和九叔都是很客氣的,但對于剛才文才就一直沒什么好臉色了。

    不過因為有張敬在,這次吃飯任婷婷倒也沒有能夠戲耍文才和九叔。

    比如讓完全沒喝過咖啡的人喝不加糖、不加奶的苦咖啡;吃本來就很甜的蛋撻,反而是加糖有加奶,十分狼狽,估計對西洋餐廳都產生心理陰影了。

    張敬在,正確教了他們吃西餐的方法,除了咖啡兩人實在喝不慣,不管加了多少牛奶和糖,也不喜歡喝,感覺遠遠不如喝茶來的好。

    但是其他的東西,比如蛋撻、意面、牛排什么的,兩人都是吃得津津有味。

    吃得差不多了,任婷婷對任發輕聲說道:“爸,我剛才沒看好,想再去買點胭脂水粉。”

    任發點了點頭,同意下來。

    任婷婷于是站起來禮貌的和九叔和張敬打了招呼,沒說具體原因,便先走一步了。

    不一會兒,其他人也都吃完,任發問道:“九叔,不知道你具體哪一天幫我父親起棺遷葬?”

    九叔想了想后,定道:“就三天后吧。”

    “行,那就三天后。”

    ……

    ……

    從西餐廳出來。

    九叔和任發并排走在一起,還在聊著起棺遷葬的一些注意事項,比如任家需要做什么。

    而文才則是沒有忘記帶著張敬去裁縫鋪定制一身新衣服,于是對九叔說道:“師傅,我帶著師弟先去裁縫鋪了。”

    九叔點點頭,說道:“去吧。”

    兩人從西洋街往外走,拐到街口的時候,正好是秋生姑媽開的胭脂水粉店。

    文才指著店鋪說道:“秋生這時候應該在店里幫她姑媽的忙,我們進去看看他有空沒。有空的話讓他陪我們一起去裁縫鋪好了。裁縫鋪的老板和他姑媽的是熟人,讓他一起去能便宜點。”

    胭脂水粉店,正好是傳說中的怡紅樓,幾名穿著妖嬈、舉止風騷的年輕女子,正站在門口搔首弄姿,時而招呼來往的男性往里面走。

    張敬下意識的多看了怡紅樓里面兩眼。

    他倒是沒多想,就是有些好奇。

    這可是傳說中的技院啊!

    而且還不是技術院校那種技院!

    曾經作為二十一世紀的新青年,來到一百多年前的平行世界,基本上很少有東西沒見過,也很少有東西能夠讓張敬覺得稀奇。

    這怡紅樓,算是其中之一了。

    畢竟這玩意兒,在后世是沒有的。

    或者說有,但卻是不合法,違規的。

    反正張敬是從來沒去過就是了。

    嗯,真的沒去過……

    看著張敬偷偷望了怡紅樓好幾眼,文才臉上帶著壞笑道:“師弟,對這個地方感興趣?知道這地方是做什么的嗎?”

    “我又不是白癡,當然知道只是什么地方。”張敬看著文才臉上邪惡的笑容,不由得搖頭,好笑道:“不過,我從前只是聽說過這種地方,卻沒見過,所以才好奇的往里面看了兩眼。可不是代表我對這種地方感興趣。”

    恰好,這時候秋生姑媽家的胭脂水粉店傳來男人爭吵聲。

    這兩道聲音,都頗為熟悉……

    張敬眉毛一挑。

    他忽然記起來一件事來,似乎電影劇情里面,任婷婷從西餐廳出來之后,就是來秋生姑媽家的店里來買胭脂水粉了。

    而且因為秋生姑媽離開囑咐的緣故,秋生還把任婷婷當做了怡紅院里面的‘技師’,于是有了一場啼笑皆非的辯論。

    張敬本以為因為自己的出現,西餐廳時九叔和文才沒有再丟臉,劇情應該有所改變才對。

    難道任婷婷還是來了這里買胭脂水粉?

    于是張敬趕緊拉著文才走進去看看情況。

    “你有沒有想過什么時候不干這行啊?”秋生好心問道。

    “沒有。我要把我在省城學到的東西都傳授給這兒的女孩子,她們一定會很開心的!”任婷婷完全不理解,一副興致盎然地回答。

    她指的,自然是關于化妝術的問題。

    秋生還算是很有正義感的人,聞言氣得不行,說道:“你自己開心就行了!千萬不要再教壞別人!”

    任婷婷有些生氣了:“你的思想太落后了!”

    秋生回了一句很經典的話:“這不叫思想落后,這叫道德有問題!”

    說完,還一把搶過了任婷婷手里的胭脂盒子,冷聲道:“今天到此為止,我不做你生意!請你回對面的怡紅院去吧!”

    “怡紅院怎么了?”

    文才和張敬推開門進來。

    恰好看見這一幕。

    文才看見任婷婷,頓時眼神一亮,憨笑道:“你怎么來這里了?咦,你怎么生氣了?”

    秋生見狀走出柜臺,連忙把文才和張敬拉倒一邊,問文才:“你竟然去過怡紅院?”

    文才搖頭道:“沒有啊。”

    秋生納悶道:“那你怎么認識他?”

    張敬見狀就知道秋生還是把任婷婷誤會了,于是沒好氣地解釋道:“二師兄,你誤會了。這位小姐是任老爺的千金任婷婷,剛從省城回來的!”

    文才在旁邊點頭。

    秋生頓時尷尬不已,不知道該說什么了。

    任婷婷則是氣憤地問道:“怡紅院是什么地方啊?為什么讓我回怡紅院?”

    文才腦袋缺根筋,絲毫沒看出問題不對勁,下意識的就回答道:“技院!”

    秋生很機智,同時大聲回答:“茶樓。”掩蓋住了文才的聲音。

    任婷婷沒聽清楚,納悶地問道:“什么?”

    文才不解地看了秋生一眼,不知道為什么他要亂解釋,于是又要說。

    好在張敬眼疾手快,趕緊捂住了他的嘴巴,讓秋生單獨回答。

    任婷婷這才沒有徹底發飆,只是氣沖沖的離開了胭脂水粉店。

    等她走遠后,秋生才長長出了口氣,直說:“好險,好險……差點就讓這么漂亮的一位姑娘,對我產生了厭惡感!”

    張敬好笑道:“就算她不知道怡紅院是什么地方,但是你們剛才的聊天,她對你看法也好不到那里去吧。”

    秋生搖了搖頭,嘿嘿道:“下次我解釋清楚就行。嘖嘖,任發的女兒竟然長得這么漂亮,看來是非要要我做他女婿不可了啊!”

    文才瞪眼道:“你可別跟我爭!是我先看上婷婷的!”

    秋生笑著道。:“唉,這可沒什么先來后到,咱們公平競爭!”

    文才冷哼一聲:“公平競爭就公平競爭!我還怕你。”

    很顯然,這師兄弟二人,都對看上了任婷婷,動了心思了。

    當然,二人都不是心思邪惡之輩。

    不管是鬼機靈的秋生,還是憨厚的文才,都算是純良之輩。哪怕都喜歡任婷婷,也不至于因為這件事而師兄弟離心。

    旁邊的張敬笑而不語。

    這兩人也是太異想天開了,放佛任婷婷就必須在他們兩人之中選一個人做夫婿一樣。

    你們當你們是誰了啊?

    且不說別人看不看得上你們,雙方之間差距也太大了好吧!

    你們是兩個道士,而人家是任家鎮首富千金,太不門當戶對了。

    “對了,你們兩人怎么來這里了?又怎么認識任姑娘了?”秋生納悶地問道。

    昨晚他害怕被師傅打罵,于是沒回義莊,不知道任老爺請吃飯這件事。

    于是文才簡單的說了一番來龍去脈,并說明他們要去給張敬置辦一身新衣服,讓秋生能不能跟著去。

    “我現在去不了。我姑媽又是出去了,我得幫忙看著店。你們直接去就好了,就說認識我和我姑媽,那裁縫鋪老板人不錯,應該會給你們優惠。”秋生說道。

    文才和張敬點了點頭,離開胭脂水粉鋪,去了裁縫店。

    到了裁縫店,報了秋生和他姑媽名號后,裁縫鋪的中年八字胡老板果真給了一定的衣服。

    “不止張公子想要一件什么樣的衣服?”裁縫老板笑著問道。

    文才回答:“像我這樣的長衫和馬褂!按照我這個款式來就可以了。”

    “不行!”張敬當即大聲拒絕。

    開什么玩笑,要是真的給我定制這樣一身衣服,我一輩子都不可能穿好嘛!

    裁縫老板見狀呵呵一笑,還是把眼神看向了張敬,畢竟張敬是穿衣服的人。

    張敬想了想后,說道:“不知道老板你這里能做西裝嗎?”

    據張敬這些日子來的觀察,現在他所處的世界,就算不是歷史上的清末民初,但整體也相差不大,穿西裝其實并不突兀。反而,在很多時候,有一套西裝反而是很有必要的事情,說不定什么時候就派上用場了。

    至于文才、九叔今天穿的款式別扭的長衫馬褂,還是不要了,還不如穿平時的便裝。

    “西裝當然是能做的。”裁縫笑呵呵地道。

    于是,最終在文才的不解以及不滿意中,張敬還是定制了一套西裝。

    ~

    (關于上一章的風水先生,大家討論得很熱烈。

    這一點,我的確是做了一些小改動,因為這牽扯到后續很大的一個劇情。

    畢竟,咱們是寫一篇長篇小說,而不是短篇。電影里面的情節、設定肯定是不夠的,需要改動一些。要是一點也不改動,大家還不如直接再回去看一遍電影好了。

    不過,就像大家所說的那樣,就算改動也會盡量圓滿合理,不會與電影截然不同。

    還請大家拭目以待吧。)

    http://www.371370.live/woshishushilinzhengying/142698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371370.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为为贷理财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