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我師叔是林正英 > 第451章 各顯神通!

第451章 各顯神通!

    三招,一名在法師境高手,就這樣陷入了昏迷中,生死尚未可知,靈官殿前喧鬧的人群一度陷入了安靜。

    估計所有人都沒想到會是這個結果。

    就算是閆避塵、張敬等人,也很出乎意料。

    作為龍虎山天師府六大真人之一,傅守陽實力肯定不算弱,但如此強還真是沒想過。輕而易舉,就將東洋術法界派遣出來的打頭陣的高手給擊敗!

    安靜之后,緊接著就是歡呼叫好聲。

    當然,叫好聲只是道門這一邊。

    東洋術法界的眾人,臉上就像是布了一層寒霜,很不好看。

    美智子只是皺了皺眉,思考了片刻后,對右手邊一位身穿藍色長袍的女子低聲說了一句,此女點點頭,便站了出來。

    她被派遣做第二名出戰的高手,對抗傅守陽。

    第一位打頭陣出戰的人,可以說是抓鬮,隨意挑選合適的。

    但第二名就得考慮各種因素,不能胡亂派人了。

    現在出戰的女子,剛才正救治矮瘦男子,她所擅長的法術,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正好克制傅守陽!

    她在東洋術法界名氣很大,被稱為‘河母’!在這次前來華夏的東洋高手中,她的實力也足以排進前五!

    當然。

    斗法這種事情,不能單純的看五行相克。

    所謂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并不完全適用。

    如果實力差距比較大,再怎么相克也是無用的。就像修煉雷法,除非修煉到張敬這樣的境界,基本可以克制一切妖魔鬼怪,可要是境界不到家,遇到稍微厲害一點的鬼怪,就沒什么作用了。

    不過東洋既然派遣她出來對戰傅守陽,那就是有很大的信心,她能克制傅守陽,取得勝利!

    滅掉一名東洋高手,傅守陽并沒有收回法訣,靈官殿上空的火云并沒有散去,周圍溫度很高,猶如夏日。

    可當藍衣女子上前之后,靈官殿前頓時就像是安裝了一臺空調,冷風陣陣吹下,明顯緩解了許多火焰帶來的燥熱。

    甚至氣溫還在隨著女子念著咒語,溫度不斷降低,似乎有寒霜、雪花要凝聚成型,從夏天直接進入冬天!

    這也是一名可以大幅度調動天地之力,形成異象的法師境高手!

    法師境,陰神變得更加強大,領悟、溝通天地之力就變得更加簡單,可以做到最基礎的‘言出法隨’,遠遠不是煉師境可以媲美的。

    看見藍衣女子施法,道門中不少人都暗暗著急,為傅守陽擔心。

    但傅守陽卻是面色不改,沒有任何的擔心,更不會因為對方是女人而粗心大意或者手下留情。

    當對方上場,開始念咒語施展法術的時候,他便操縱著天上的火云,再次猶如隕石般一次次的降落。

    轟轟轟!

    每次火焰的落下,都帶著恐怖的殺傷力與威壓。

    剛才東洋矮瘦男子在這樣的攻擊之下,支撐了三招便吐血昏迷,但藍衣女子卻是操控水行之力,仿佛在空中憑空召喚出來了一道河流,波濤洶涌,席卷而上,將傅守陽的每一次火焰攻擊都淹沒其中。

    雖然火焰熄滅,‘河水’也會隨之被蒸發,但終究是相克關系,傅守陽的攻擊在水行之力中,很難再發揮應有的威力,更不可能再像剛才那般三五兩下就取得勝利。

    甚至,藍衣女子還有逐漸取得上風的趨勢!

    片刻之后。

    波濤起伏的水行之力反向沖向天空,主動去抵擋淹沒火云,還有一圈圈的‘波浪’,自藍衣女子身邊,朝著傅守陽蔓延而去。

    只要被這波浪觸及圈住,不用想也知道會很糟糕,恐怕傅守陽就會徹底陷入被動的局面,落敗就成了遲早的事情。

    藍衣女子眼神中,也能看出喜意,似乎已經勝券在握。

    可就在這時,傅守陽銅鈴般的眼睛瞪圓,大喝一聲,雙手快速結印,他體內竟然有一縷明黃色的火焰升騰而起,天空中的火云也因此迅速發生了變化,不斷翻滾,波云詭譎,發出‘嗚嗚’的聲音,似乎有狂風在刮動。

    “這是……”

    不止是交戰的藍衣女子下意識的抬頭看了眼天空,其他雙方的旁觀者,都紛紛抬頭看去。

    只見天空中,那原本就威壓極強的火焰,竟然變得更加恐怖了,似乎有惡鬼、怪物在火焰中不斷的掙扎怒吼,想要沖破封印!

    煉獄的既視感,更加濃烈了。

    很快,這些惡鬼、怪物終究沒有顯現,而是火云中心醞釀除了一道明黃色的火焰巨人,猶如神靈一般,怒吼,所有的惡鬼、怪物都消散。

    鎮壓煉獄!

    爾后天空中火云與異象都消失,只剩下一尊氣勢雄偉的火焰神靈。

    它雙眼也燃燒著熊熊火焰,極為睥睨,對著藍衣女子,猛地揮出一拳。

    這一拳,威勢驚人,比剛才的火焰降落,強了數倍不止!

    就算是閆避塵、美智子以及他大師兄等人,都忍不住神色微微一凜。

    這位龍虎山天師府的傅真人,平日里被王常月該壓住了所有風頭,提起天師府真人都知道王常月最厲害,是當今修道界最有可能跨入天師境的人選之一。沒想到傅守陽竟然實力也已經達到了這種地步。

    雖然傅守陽修為才法師境中期,但實力卻已經足以媲美一般法師境后期了。

    外面的情報,說他只是將煉獄真火修煉到了第五層。

    但現在看來,他已經觸摸到了第六層的門檻!

    不過看樣子,就是這種層次的的攻擊,他想要施展出來也不容易就是了。

    旁觀者雖然覺得這火焰神靈的攻擊可怕,但作為風暴中心的藍衣女子,才感受得最清楚。但她別無他法,只能奮力調集所有的水行之力,來抵擋這一擊。

    砰!

    剛才還隱隱占據上風,可以將火焰盡數湮滅的水行之力,此刻就像是紙糊的!

    火焰神靈的拳頭觸碰到水行之力時,只是稍微阻礙了一些,拳頭上的火焰黯淡了一些,但很快便打破一切,穿透而過,落到了藍衣女子身上。

    “噗!”

    下一瞬,藍衣女子便重蹈矮瘦男子舊轍,身形被火焰吞噬,倒飛而歸。

    甚至。

    她的傷勢比矮瘦男子更重!

    靈官殿前,再次安靜了下來,水行之力與火焰都消散,道門中人臉上都帶著驚喜,東洋眾人這是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他們信心百倍而來,覺得華夏道門早已經沒落,不值一提,這次會贏得很輕松。

    沒想到開頭就迎來了當頭棒喝!

    對方一人,就連敗他們兩人!

    并且這兩人都是很厲害的高手。

    特別是藍衣女子,更是在他們一邊所有高手中,實力穩居前五,現在卻生死不知。

    不過。

    施展完了最強一擊的傅守陽,也沒能像剛才那般氣勢洶洶的再喊‘下一位’。

    藍衣女子倒飛昏迷后,傅守陽松了口氣,天空中的火焰神靈也是片刻都沒有多呆,被他瞬間散去。

    就算如此,他的面色還是漲紅,氣血翻涌,趕緊運氣強行鎮壓,才沒有一口鮮血噴出來。

    以他目前的修為和火焰造詣,強行施展出‘火焰神靈’一招,其實是殺敵一千自損八百,很不好受的。

    此刻他已經無力再戰了。

    所以他只是眼神凌厲的掃視了東洋眾人一眼,而后冷哼一聲,轉身就回了座位,讓閆避塵道長派遣其他人上場。

    見狀。

    東洋眾人總算松了口氣。

    要是傅守陽不退,還繼續有再戰之力,那么他們這邊接下來要么派遣普通高手上場送死,估計會被對方一挑四、一挑五;要么,就只能動用為數不多‘底牌’,才能將起擊敗。

    現在傅守陽只是一挑二,結局勉強還能接受。

    畢竟他們這邊有十一位媲美法師境高手。

    而華夏道門一邊,加上那位‘搞笑’的年輕人,也不過才七名法師境而已。

    “閻道長,接下來我上場吧!”

    胖乎乎的諸葛孔平,看見傅守陽退下來,連忙站起來說道,生怕別人跟他搶一樣。

    閆避塵點頭。

    現在諸葛孔平上場,的確也是不錯的選擇。

    諸葛孔平作為中原道門第一高手,自然并非浪得虛名,特別是家傳‘七星連珠’劍訣,七星合一,威力非凡。

    東洋連敗兩場,氣勢已經很弱,所以為了止住頹勢,派遣的也是一名名列前茅的高手。

    諸葛孔平想學剛才傅守陽的,很威風的將第一個三五兩招就擊敗,毫無疑問是愿望落空了。

    兩人大戰數十招,諸葛孔平才找尋到一個機會,艱難取勝。

    但他尚有一戰之力,并沒有退下來。

    他心里想著傅守陽都一穿二了,自己怎么也不能比他傅真人差,也得打兩個才行。

    結果再次失望。

    剛才的戰斗他雖然沒有受多重的傷,但去消耗不小,被東洋派遣出的第四位高手,硬生生給磨得敗陣下來。

    見自己師兄受傷下場,心疼師兄的師妹白柔柔當然忍不了,怒氣沖沖的上場了,甚至都不詢問其他人意見,誰都別想阻攔她!

    最終,白柔柔倒是也沒有辜負眾望,將其擊敗,為她師兄報了仇。

    并且還成功的抵消掉了東洋另一名高手!

    戰績不俗,相當于一挑二。

    如此。

    東洋一邊已經上場過五人,道門一邊上場三人。

    而后全真派的劉致虛上場。

    劉致虛在這次交流會的法師境中,實力算是墊底的,修為法師境初期。

    但他運氣比較好,對手也是東洋一邊實力偏弱的,勉強做到了一換一。

    劉致虛下場后,道門就還剩下三人了。

    張敬、閆避塵、薛道源。

    東洋一邊也只剩下包括美智子師兄妹在內的五人。

    在眾人看來,張敬如果不趕緊自動離開法師境的位置,退出比試的話,就該他上場了。但薛道源看了眼張敬和閆避塵后,笑著道:“接下來,我上場吧。”

    閆避塵點點頭。

    他不是不想上場,而是他作為最后壓陣之人,的確最好。

    至于張敬……閆避塵還真沒想過。

    他也不清楚為什么薛道源和諸葛孔平師兄妹,會對張敬刮目相看,但他并不覺得一個年輕后輩能在這種場合起到多大的重用。

    其他人也基本是如此的看法。

    不過,現在倒也沒誰有心情去看張敬笑話了。所有人注意力都全部集中到了斗法比試上面,期望著道門一方最后能夠獲勝!

    薛道源作為當今道門最神秘、也是很多人心目中最厲害的門派昆侖派高手,沒有辜負眾望。

    上場以摧枯拉朽的姿態,直接橫掃兩人,幾乎沒有耗費多大力氣!

    而后,東洋終于派遣出了此次華夏行的‘底牌’人物之一。

    一名背上背著匣子的老叟!

    

    http://www.371370.live/woshishushilinzhengying/1381682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371370.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为为贷理财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