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我師叔是林正英 > 第441章 霍大俠演技真好!

第441章 霍大俠演技真好!

    擂臺上,田中安野的攻勢很凌厲,拳腳招式剛猛十足,大開大合。

    隨便的一拳轟在擂臺圓木柱子上,都能硬生生將柱子轟斷。

    雖然九鬼神流最厲害的是劍道,拳腳功夫偏弱,那也只是相對于而言罷了。

    當武功修煉到了田中安野這般宗師境界,一通則百通,拳腳功夫不可能真的弱,照樣足以媲美頂尖高手。

    如果是外行不明真相的人,見狀還真會以為霍元甲不是田中安野的對手,所以才會被壓著打。

    如此一來,如果田中安野勝了,恐怕也不會有人說他勝之不武,而是理所當然。

    或許,這也正是東洋人不給霍元甲下毒,只是給他下邪術的原因吧。

    他們不想讓霍元甲直接死。

    就算贏,也要贏得真實一點。

    絡腮胡東洋男子,看見擂臺上的戰況,十分滿意,似乎一切盡在掌控之中,毫無意外,都想提前離開了。

    可是漸漸的,他發現事情似乎有點不對勁,眉頭皺了起來……

    雖然霍元甲一直在被動挨打,只有招架之力而無還手之力,可是足足撐了三四十招過后,也還是如此!

    看上去頗為凄慘的樣子,但卻就是沒有落敗的跡象!

    似乎田中安野下一招就能贏了,可霍元甲就是這么一招又一招的堅持下來了。

    甚至。

    到了后面,霍元甲似乎還能時不時的創造機會反擊一下了!

    這不應該啊!

    霍元甲中了血咒術后,應該越打氣血越衰敗,剛開始就被田中安野壓制,最多十招之內就應該解決戰斗才對。

    實際上。

    現在臺上的霍元甲打得的確很‘艱難’。

    只不過他的艱難,并非打不過田中安野。

    而是他明明打得過,卻不能輕松將其擊敗,不得不想方設法讓自己變得弱一點,讓對方占上風!

    等幾十招之后,他才能假裝很艱難取勝的樣子。

    要知道,武林高手對戰,勝負就在毫厘之間。

    特別是面對田中安野這樣的頂尖高手。

    霍元甲如果全力以赴,要贏田中安野并不難,可是如果要放水,故意不敵的樣子,就很難了。

    因為這樣,霍元甲束手束腳,不敢放開去打,很有可能被田中安野抓住破綻,真正被擊敗。

    所以霍元甲太難了,很難搞。

    但是沒辦法,上臺前張敬特意在他耳邊,拜托他這樣做。

    好不容易,挨過了四十幾招。

    霍元甲已經實在偽裝不下去,再繼續示弱,就真的有可能被擊敗,他才不得不開始認真對待,防守轉變為反擊。

    而當霍元甲開始認真反擊,基本上也就宣告田中安野的失敗。

    僅僅過了幾招,霍元甲就看似很艱難的找尋到了一個機會,一腳踢在了田中安野的胸腹要害部位,直接將其踢翻在地。

    而霍元甲自己,也被田中安野打中一拳,口中噴出一口鮮血,捂住胸口腳步踉蹌的后退數步,臉色蒼白,但總算沒有倒下。

    這口老血,霍元甲可是憋了好久,廢了好大的勁,總算吐出來了!

    場館內鴉雀無聲,所有人都瞪圓眼睛,不敢置信的看著這一幕。

    他們都還有點搞不清楚狀況,腦袋發懵。

    怎么回事?

    剛才明明絕大部分時間,都是田中安野占據絕對的優勢,將霍元甲打得毫無還手之力,怎么忽然間短短幾招內,田中安野就被打倒輸了?

    簡直就相當于順風優勢浪,而后一波猝死團,直接被對方推了水晶啊!

    不過會場內,大部分人都是國內同胞,洋人終究還是少數。

    在短暫的安靜后,會場內頓時爆發出上海嘯般的呼喊聲,眾人歡慶鼓舞,大喊‘贏了、贏了’。

    西洋裁判看著這一幕,口中的哨子遲遲不知道該不該吹響,眼神看向東洋使者團。

    此刻東洋使者團的幾人,包括絡腮胡在內,臉上都是鐵青,死死盯著臺上的霍元甲,一言不發。

    西洋裁判沒辦法,在場館內眾人的大喊聲中,田中安野遲遲站不起來。

    他也只能數了三聲之后,硬著頭皮吹響口哨,而后握住霍元甲的手高高舉起,宣布今天比賽的勝者是霍元甲。

    聞言,場館內高興的喊聲更是洪亮了幾分。

    可就在這時,霍元甲終于再也‘堅持’不住,‘轟’的一聲仰面倒地,一動不動,生死不知。

    似乎受傷過重,剛才全憑一口氣撐著。

    當裁判宣布勝利之后,這口氣泄掉,他便和田中安野一樣,站不住。

    這一幕,讓臺下的張敬都愣了愣,完全沒想到。

    隨即啞然失笑。

    我擦。

    沒想到你是這樣的霍大俠!竟然還是個實力演技派!

    前面在戰斗的時候,張敬對他的演技就已經很滿意,覺得差不多了。

    沒想到最后,還懂得給自己加戲!

    他當然能看出來,霍元甲現在所謂的倒地,完全就是為了貫徹他‘贏得艱難’的吩咐,根本就沒什么事。

    而且,霍元甲是假裝倒地,昏死過去。

    但是臺下的其他人不知道啊,以為他是真的昏死!

    所以霍元甲的徒弟和朋友們,見狀擔憂不已,什么也顧不得,紛紛大喊著跳上擂臺。

    “師傅!”

    “元甲!”

    “走!馬上去醫院!”

    嗯。

    最后一環,也被彌補上了!

    霍大俠最后扯了一個大謊,讓全場上千人,都不知不覺成了‘演員’。

    張敬要不是作為幕后黑手,知曉一切事情的發展,此刻恐怕也會別騙過去,以為霍元甲是真的與田中安野‘同歸于盡’。

    微微側頭,張敬不著痕跡的看了眼不遠處的絡腮胡中年男子。

    果真。

    此人眼神還在陰晴不定的看著臺上,似乎有著懷疑,有著不解。

    但是看見霍元甲徒弟、朋友們驚慌失措的樣子,抬著‘一動不動’的霍元甲,就著急下臺,準備送往醫院。

    他還是默默選擇接受了這個事實。

    霍元甲,應該還是中了他的咒術的。

    要不然。

    以霍元甲的實力,明顯比田中安野要強很多,下半場應該可以贏得很輕松才對,不至于這般艱難,險之又險的僥幸取勝,到最后更是吐血昏死過去。

    這說明,他的咒術還是起了效果的。

    只是不知道為什么,這次他的咒術,比想象中的效果小了很多!

    他根本沒想過,是否可能會館內有華夏道門高人存在,破解了他的咒術。

    因為張敬從頭到尾都沒有表現出太大的異常,霍元甲的演技也太好了。

    兩人配合,堪稱天衣無縫。

    所以絡腮胡男子沉著臉,很快便起身離開了。

    張敬見狀嘴角露出一抹笑容,對諸葛孔平和白柔柔師兄妹兩人使了個眼色后,便悄悄的跟在絡腮胡后面,也離開了會館。

    “嘶……”諸葛孔平見狀倒吸了一口涼氣,對白柔柔說道:“我怎么第一次感覺,張道友那看似人畜無害的笑容,其實有點陰險呢?”

    白柔柔點點頭,深表同意,附和道:“看來交流大會還沒正式開始,這群東洋人就得先栽個跟頭了!”

    ……

    ……

    絡腮胡男子離開比賽會館后,也沒有什么戒備,直接回了日租界,根本想不到會被人追蹤。

    當然。

    以張敬的實力,他就算謹慎小心,也根本不可能發現被跟蹤了。

    日租界很大,是津門眾多洋人租借中,最大的一個。

    絡腮胡來到的地方,離張敬居住的宮島街相隔很遠,他也沒來過,周圍很陌生。

    張敬遠遠吊尾巴般的跟著,七繞八拐,很快就來到了一座日式風格的院落外。

    這名絡腮胡中年男子,實力并不算很強。

    看他施展咒術時顯現出來的氣息,最多也就相當于出入煉師境而已。

    這樣的修為,或許在平時其他地方,也能算是不錯的高手。

    可放在如此近龍蛇混雜,高手匯聚的津門,就并不顯眼了。

    這次東洋術法界,連法師境的高手都來了不少,絡腮胡男子應該只是某位高手的手下,聽命行事而已。

    果真。

    來到院落外,絡腮胡停在門前,并沒有直接進去,而是先整理了一番自己的衣著,而后再輕輕敲門,微微彎著身子,畢恭畢敬的在門外等著。

    相比起院落主人,絡腮胡應該只是一名手下。

    否則他不會如此卑微。

    片刻后,院子門被打開,里面走出來一位挽著日式傳統發髻,穿著白色印花和服的女子,將絡腮胡迎了進去。

    等院子門再次被關上后,張敬再遠遠從一棵大樹后面現身走出來。

    看著眼前的院落大門上,雕刻著幾朵熟悉的菊花圖案,沒有貿然闖進去,而是若有所思的摸著下巴,嘀咕道:“這圖案,好像有點熟悉啊?”

    思索了半響,忽然眼睛一亮。

    “似乎是九菊一派的標志?”

    來津門之前,張敬其實已經和東洋術法界的人打過交道。

    當初在嶺南,和九叔一起去廣州城,幫九叔爭奪了陰司之神的位置后,張敬就在廣州城外,遭遇了一個東洋邪修女子,名叫大橋未久子。

    大橋未久子,就是出自九菊一派。

    “看來我和九菊一派緣分不淺,又要為我提供功德值了啊……”

    張敬笑瞇瞇地想到。

    他可是記得,九菊一派的人,擅長培育兇獸,而且死后還會將自己變成厲鬼來著……

    ~

    《我師叔是林正英》無錯章節將持續在手打吧更新,站內無任何廣告,還請大家收藏和推薦手打吧!

    喜歡我師叔是林正英請大家收藏:()我師叔是林正英。

    

    http://www.371370.live/woshishushilinzhengying/1359811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371370.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为为贷理财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