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我師叔是林正英 > 第411章 張道友,請你務必全力以赴!

第411章 張道友,請你務必全力以赴!

    張敬和諸葛孔平父子趕到陳村亂葬崗的時候,天色已經黑了有一會兒。

    張敬和諸葛孔平兩人打空手,輕松瀟灑。

    至于諸葛小明,則是肩上扛著扁擔,挑了兩個籮筐,里面裝滿了各種法器道具。

    一般的倒是殺鬼殺僵尸,就算準備工作做得足,不過也就一個小背簍就能裝完。但諸葛孔平并不只是為了殺僵尸,而是為了捉僵尸。

    捉到之后,還要將僵尸帶回家。

    所以準備的東西,自然也就更多。

    好在諸葛小明也已經是修煉有成,肉身被洗滌淬煉過,身體素質遠超普通人,要不然扛著兩個籮筐,趕路十幾里地,還真的很困難。

    “咦,怎么沒看到王道兄?他難道還沒到?”諸葛孔平看了眼亂葬崗,沒有發現人影。

    王道士離開他家的時候說先走一步,直接在亂葬崗碰頭。

    本來諸葛孔平想著對方應該先到,但卻沒看見人影。

    要是王道士不來,銅甲尸也不出現,他們可咋整。

    張敬眼神也掃視了一圈,很快便有所發現,大步向前,朝著亂葬崗中心位置走去。

    那里,赫然擺放著一具棺材!

    而且這具棺材還并非橫放著,而是豎立著,詭異之極!

    棺材本身除了雕刻了一些符箓外,倒是沒有太大的古怪之處,只是看上去很古老久遠,有年頭了。

    但張敬卻是隱隱能夠察覺,棺材內暗藏著令他都有些心驚的血氣與尸氣。

    如此程度,就算在他除僵尸這么久的生涯中,也是極為少見的!

    諸葛孔平緊跟上來,發現了棺材后,雖然靈識不如張敬那般精準,卻也能發現棺材里面有古怪。

    “看來僵尸就在這豎立棺材里面!”

    諸葛孔平一臉嚴肅地說道,隨即對自己兒子喊一聲:“家伙拿來!”

    諸葛小明連忙將扁擔放下,從里面拿出繩子和一柄桃木劍。

    諸葛孔平接過來,劍握在手中,繩子則是先捆在了自己身上。

    這些繩子是用來等會兒降服了銅甲尸后,捆僵尸用的。

    “你就先在旁邊等著,不要插手。我叫你時,你再配合我!”諸葛孔平吩咐道。雖然這趟捉銅甲尸充滿危險和不確定,他才不讓寶貝女兒跟來,讓兒子來打下手。

    但兒子終究還是兒子,干點粗活累活可以,還是要竭盡全力照顧的,不能讓兒子犯險。

    囑咐完兒子,諸葛孔平又對張敬說道:“張道友,銅甲尸厲害得很,讓我先過去查看情況。”

    說完后,他便手持桃木劍朝著棺材跨步過去。

    別看諸葛孔平身材肥胖,至少一百八十斤以上,但卻是個步伐靈活的小胖子。看他沖刺騰挪移的身位,幾乎可以和將三步丁罡升到了滿級的張敬相媲美,靈活得像一個猴子。

    沒有遇到危險,諸葛孔平順利接近棺材旁,而后桃木劍插入棺材板下隙縫中,猛地關住法力,劍氣爆發,想要將棺材板給撬開。

    諸葛孔平畢竟是法師境的高手,用力一劍爆發下,威力不俗。

    這棺材本來就已經被銅甲尸破封了,自然承受不住劍氣的爆發。

    轟!

    棺材板當即被撬得在半空中旋轉飛到幾米開外,棺材內被壓抑的尸氣也隨之隱藏不住,朝著四面八方彌漫開,棺材內接連彈出來三道被濃郁黑色尸氣包裹著的身影。

    “嗯?”

    諸葛孔平十分小心謹慎,手中桃木劍橫空連續劈出三道劍氣,目標是彈出來的三道影子,同時在不清楚情況的狀態下,看見如此濃郁的尸氣,想必不會簡單。

    所以身形猛地往后退。

    怎么冒出來三道人影?

    難道一次性有三只銅甲尸?

    嗤嗤嗤!

    來不及想太多,諸葛孔平‘盲劈’出的三道劍氣,準確無誤的劈中三道人影。

    這不足為奇。

    畢竟是法師境宗師。

    但令諸葛孔平意想不到的是,自己隨手劈出的三道劍氣,不但命中目標,而且還輕而易舉的將三具身影全部一劍斬斷,變成兩截,落在地上。

    “什么情況?”

    諸葛孔平大為驚訝,凝神望去,只見三具尸體上的濃郁到黑色的尸氣逐漸散去,露出本體。

    原來并不是僵尸,而是剛剛被吸了精血,死去后不久的尸體。

    難怪被他一劍就斬成兩截了。

    不過,當諸葛孔平眼神落在其中一個穿著道士袍的上半截尸體上時,忍不住又驚又怒地大呼一聲:“是王道兄!”

    他剛才還在納悶,為什么王道士還沒到陳村,明明比他先出發。

    原來。

    不是沒有到,而是提前一步到了,卻死于銅甲尸口中了!

    其他兩具尸體,諸葛孔平也仔細辨認了一翻,發現也是兩位同道中人!

    這兩人雖然和他并不是很熟,但卻也算是認識,有過交集。

    “三位道兄,我一定幫你們報仇!”

    諸葛孔平不知道這三人的謀劃,其實是為了殺他才玩火自焚,把自己折在了這里,還以為他們是為了除僵尸而死。

    所以覺得三人死得偉大,死得光榮,心中頗為悲切。

    “孽畜!還不顯形!”

    諸葛孔平盯著棺材憤怒大喝一聲。

    “犼!”

    一陣奇異的聲音傳來,棺材內的銅甲尸蹦出,終于現身在三人視線之中。

    吸了三名高手的精血之后,相比剛剛被王道士三人喚醒時,銅甲尸不管是外形還是氣息,都強大了不止一倍!

    現在的它,可謂說是真正的兇威滔天,超過了當初它最巔峰的時候!

    一般來說,銅甲尸比千年飛僵更加稀有,但是實力確實比千年飛僵弱不少。

    但現在這只銅甲尸,在被三個作死小能手一番折騰加buff后,實力已經不遜于真正的千年飛僵!

    而真正完整的千年飛僵,張敬目前其實真正意義上,并沒有遇到過一只。

    當初在騰騰鎮遇到的千年飛僵,已經是被封印數百年,本源尸氣都所剩無幾,境界已經從千年飛僵跌落下來;

    后來在江右遇到的那只飛僵,雖然厲害,但卻是被一縷遠古兇獸的殘魂所操控;

    至于慈禧老妖婆,是因為生前位高權重,死后龍氣與風水局的蘊養,就更不是真正的千年飛僵了。

    這只銅甲尸,才是真正最接近千年飛僵的!

    “果真是銅甲尸!”

    諸葛孔平看著銅甲尸那身上金燦燦猶如鎧甲般的鱗片,以及恐怖翻涌的尸氣,心中又生出了見獵心喜之感。

    不再猶豫,劍氣凌云,朝著飛僵劈了過去。

    他手中的桃木劍別看外形不顯,但卻并非一般桃木劍,而是他們諸葛家流傳了好幾代的一柄驅邪寶劍,乃是由一棵數百年不死,而且被雷擊過的桃木所煉制,堅硬無比的同時,對于鬼物更是有著極大的克制作用。

    嗡!

    發力翻涌,胖乎乎的諸葛孔平此時就猶如絕世劍客,眨眼間便從七個方向劈出了七道劍氣,分別封鎖住了銅甲尸面門、脖子、胸、腹、腿等要害部位!

    銅甲尸不知道是閃躲不及,還是牙根就懶得閃躲,任由劍氣劈過來,直接用肉身硬抗。

    砰砰砰!

    悶響聲接二連三響起,銅甲尸身上冒出了幾道火光,那是劍氣劈落的后果。

    但劍氣過后,銅甲尸卻是毫發無傷,諸葛孔平幾大殺招,對它竟然沒有效果!

    “這么厲害?”

    諸葛孔平脖子向前伸,忍不住瞪大眼睛。

    他早知道銅甲尸不好收拾,但是這只銅甲尸目前的厲害程度,超出了他的想象!

    就算是真正的千年飛僵,肉身也不至于如此堅硬吧?

    他那里知道,千年飛僵本來就肉身堅不可摧,幾乎不可毀壞,更何況銅甲尸還有一層‘鎧甲’護體。

    “犼!”

    銅甲尸低吼一聲,看向諸葛孔平的眼神,又像是看見了美味的獵物。

    身形猛地一躍,便猶如鬼魅般,瞬間就來到了諸葛孔平身前。

    好在諸葛孔平身法好,在看見自己劍氣毫無寸功的時候就有了準備,一個驢打滾堪堪躲開。

    而后他不知道從身上什么地方摸出了幾道符箓,朝著銅甲尸激射而去。

    符箓碰到銅甲尸后,當即像是被點燃,有熊熊烈焰開始燃燒,將銅甲尸包圍住。

    這些火焰都不是凡火,專門克制鬼怪僵尸。

    一般的僵尸鬼怪,只需要一張符箓,就能被燒得魂飛魄散,灰飛煙滅。

    但諸葛孔平見識了銅甲尸的厲害后,一點也不擔心其被符箓燒死,反而一口氣扔出了三張。

    果真。

    符箓烈焰爆炸開,令銅甲尸趕到了有些難受,痛苦的怒吼了兩聲,身體表面仿佛也有火焰燃燒,變成了火人,它不停的撲騰拍打著。

    但片刻之后,火焰熄滅,它渾身冒煙,銅甲變得滾燙,但氣勢并沒有減弱多少,本源尸氣已然濃烈,籠罩整個亂葬崗。

    “嘶……”

    它的喉嚨震顫,發出一個奇異的音節,但是結合它的表情,就知道它的意思。

    它是想說:死!

    剛才它只是把諸葛孔平當做獵物,現在卻是有些發怒了。

    諸葛孔平也不害怕,他的攻擊一環接著一環,看見火焰無法解決銅甲尸,他馬上又在自己的家傳桃木劍上貼了三張,令桃木劍當即有了暗紅色的光芒。

    而后他捏著劍訣,踏著步法,連續揮動七劍。

    這次七劍并不再是從七個不同的方向分散開,刺向銅甲尸不同的方位,而是七道劍氣猶如七星連珠一般,最后連貫起來,合二為一,化作一道巨大火紅色光芒,猶如流星劃過天際,刺向了銅甲尸!

    這一劍,威力巨大。

    亂葬崗濃郁的尸氣,在這一劍的威勢之下,仿佛都被蕩得肅清,亂葬崗的陰森范圍都沒有了。

    張敬在旁邊看得也是贊嘆不已。

    不愧是諸葛孔平,中原第一道門高手。

    雖然他的修為約莫也就和雷罡相當,但是實力,卻明顯要比雷罡更強一籌。

    這一劍,如果自己沒有得到斬妖劍,哪怕全力催動斬妖訣第五層,恐怕最多也就這個層次了。

    甚至殺傷力還要遜色一些。

    銅甲尸也是個識貨的僵尸,媲美千年飛僵的它不但肉身無敵,更是會施展法術,擁有靈智。

    諸葛孔平用盡全力的一劍,它不敢再像之前那般囂張托大,以肉身硬抗。

    這一劍瞄準的,可是它的額頭眉心處。

    要是抵擋不住,它的腦袋可就要被貫穿了。

    千鈞一發之際,閃躲也來不及,它能做的,便是抬起雙臂,格擋在腦袋前面,用來抵擋七劍合一的劍氣。

    咯吱!

    劍氣攜帶著無盡的威勢與鋒利,刺在銅甲尸手臂的鱗甲上,雖然有些艱難,有些阻撓,但是劍氣包裹的桃木劍,卻是硬生生的貫穿了銅甲尸的手臂,從另一頭冒了出來。

    “嗷!!”

    銅甲尸痛苦的哀嚎了一聲,也徹底的激發了兇性。

    當諸葛孔平想要抽劍而出,重新劈劍的時候,銅甲尸另一只沒有受傷的手,直接將貫穿它手臂的桃木劍半截握住。

    然后本源尸氣灌注,兩只手用盡全力猛地一撇。

    咔嚓!

    諸葛世家傳承數代人的千年雷擊木桃木劍,竟然硬生生被它折斷了一截!

    “什么!”

    諸葛孔平見狀又驚又怒,心疼不已的看著自己只有半截的家傳寶貝,就這么被毀了!

    而且沒有了神劍,他一身的功力可就要大打折扣了。

    “該死的畜生!”

    諸葛孔平心里大罵的同時,看見又朝著自己撲過來的銅甲尸,只能閃躲逃跑了。

    一邊閃躲一邊喊到:“小明,滅魔誅邪弓和破魔箭準備好!”

    “是,老爹!”

    諸葛小明不敢馬虎,趕緊從簸箕里面拿出一張金黃色的牛角弓以及幾只用符箓包裹住的箭矢。

    諸葛孔平朝著兒子靠攏,又對張敬求救道:“張道友,麻煩你能暫時拖住銅甲尸嗎?”

    張敬已經等了半天了,等的就是諸葛孔平主動求救。

    畢竟出發之前,自己還是答應了他,說盡可能的手下留情。

    不好一開始,就全力出手搶怪。

    現在諸葛孔平主動請自己出手,那就不客氣了。

    “鏘!”

    斬妖劍拔劍出鞘。

    出發之前,經過張敬落腳的客棧,張敬想了想,干脆回客棧將斬妖劍取出來帶在身上。

    “諸葛道友,我出手,可就沒辦法留手了……”

    張敬提醒道。

    諸葛孔平慌忙逃到兒子身邊,額頭流冷汗,嚴正警醒道:“別留手!千萬別留手!現在留手,可是要死人的!張道友,請你務必全力以赴,否則會有性命危險!”

    現在的他,已經在考慮著,該如何脫身了。

    滅魔誅邪弓和破魔箭,并不比他的劍法強多少。

    現在他也就是死馬當作活馬醫,盡量試一試。

    如果弓箭也沒用,他覺得自己一行人就該考慮逃走。

    銅甲尸他雖然萬分想要,但是如果實力不夠,降服不了也是沒有辦法啊。

    懇請張敬幫忙,也是迫不得已,只希望張敬能夠拖住銅甲尸片刻的時間,讓他好拉弓射箭。

    至于靠張敬斬殺銅甲尸,是不可能的。

    張敬就算是茅山派天才,看不透深淺,但年紀就擺在那里,再厲害能夠有多厲害?

    還能比他諸葛孔平更厲害了?

    這不是開玩笑嘛。

    不是他諸葛孔平自負,而是他的確有這個自信。

    “那就承讓了!”

    張敬微微笑,手中的斬妖劍一挽,斬妖訣運轉,暗金色的劍氣轟然爆發,將整個亂葬崗徹底照亮。

    那一刻。

    諸葛孔平感覺自己好像看見了太陽!

    ~

    張敬和諸葛孔平父子趕到陳村亂葬崗的時候,天色已經黑了有一會兒。

    張敬和諸葛孔平兩人打空手,輕松瀟灑。

    至于諸葛小明,則是肩上扛著扁擔,挑了兩個籮筐,里面裝滿了各種法器道具。

    一般的倒是殺鬼殺僵尸,就算準備工作做得足,不過也就一個小背簍就能裝完。但諸葛孔平并不只是為了殺僵尸,而是為了捉僵尸。

    捉到之后,還要將僵尸帶回家。

    所以準備的東西,自然也就更多。

    好在諸葛小明也已經是修煉有成,肉身被洗滌淬煉過,身體素質遠超普通人,要不然扛著兩個籮筐,趕路十幾里地,還真的很困難。

    “咦,怎么沒看到王道兄?他難道還沒到?”諸葛孔平看了眼亂葬崗,沒有發現人影。

    王道士離開他家的時候說先走一步,直接在亂葬崗碰頭。

    本來諸葛孔平想著對方應該先到,但卻沒看見人影。

    要是王道士不來,銅甲尸也不出現,他們可咋整。

    張敬眼神也掃視了一圈,很快便有所發現,大步向前,朝著亂葬崗中心位置走去。

    那里,赫然擺放著一具棺材!

    而且這具棺材還并非橫放著,而是豎立著,詭異之極!

    棺材本身除了雕刻了一些符箓外,倒是沒有太大的古怪之處,只是看上去很古老久遠,有年頭了。

    但張敬卻是隱隱能夠察覺,棺材內暗藏著令他都有些心驚的血氣與尸氣。

    如此程度,就算在他除僵尸這么久的生涯中,也是極為少見的!

    諸葛孔平緊跟上來,發現了棺材后,雖然靈識不如張敬那般精準,卻也能發現棺材里面有古怪。

    

    http://www.371370.live/woshishushilinzhengying/1285058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371370.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为为贷理财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