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我師叔是林正英 > 第397章 仙劍有靈

第397章 仙劍有靈

    馬丹娜和少女秀兒不清楚張敬的實力,看著張敬直愣愣的就沖入了山神廟,本來還很擔心,準備隨時出手幫忙救人。

    哪知道片刻之后,幾道電閃雷鳴,山神廟就變成了一片廢墟。

    里面封印的血魔,也統統煙消云散,形神俱滅。

    本來彌漫滿井鎮的魔氣,也一點點開始消失,歸還一片朗朗乾坤。

    就在兩女呆呆的看著張敬英俊的身影,站立在廢墟之中,身邊還有淡淡的雷霆電芒在閃爍,宛如天神下凡。

    這種時候,應該是裝逼的好機會。

    但此刻的張敬卻矜持不起來。

    腦海中接連響起了四道系統提示音后。

    張敬迫不及待點開系統,看著最后的功德值一欄,忍不住咧嘴笑出了聲。

    功德值:34200點。

    這下真的賺大了!

    在這之前,張敬所剩下的功德值是八千兩百點。

    也就是說,張敬在血魔身上,攏共刷出了兩萬六千點功德值!

    四只血魔分身,平攤下來一只血魔分身大約在六千五百點!

    嘖嘖……

    一只血魔分身,就超過骷髏精九山仙王了!

    不愧是被封印了多年的大魔頭啊!

    也難怪能夠幫人洗腦與無形之中,連當初斬殺慈禧老妖婆的時候,功德值還不及這一半!

    而且剛才在徹底除掉血魔之前,還聽到它似乎有不甘的怒吼。

    大致意思是它現在是虎落平陽被犬欺,先是當年它沉睡千年后蘇醒過來,正虛弱得到處覓食,就被一個認死理的禿驢碰到,哪怕犧牲自己的性命也要將它封印。

    現在好不容易,它破封而出,沒想到又遇到一個更可惡的道士,即將魂飛魄散。

    它不甘心。

    它堂堂血魔,躲過了當年的大劫,好不容易復蘇,什么都沒來得及做,沒來得及名動天下,就這樣憋屈的死去。

    血魔的不甘,讓張敬有些嘖嘖稱嘆。

    當然不是同情可憐它,而是覺得有些遺憾。

    現在的血魔還并非最強的時候,就能刷出兩萬多點功德值。要是完整版的血魔,又能刷出多少功德值?

    看來邪魔妖道,還是要‘老’一點的好!

    殺了血魔,上清大洞真經后面并沒有多出+號,顯然三萬四千點功德值還是不夠的。

    不過想來也應該不會差太多了。

    最多也就還差一萬出頭。

    如果能再刷一個大boss,經驗值差不多就夠了。

    就在張敬關閉了腦海中的系統界面,走過去對幾人發表一下裝逼感言時。

    忽然……

    咻!

    一道清脆的劍鳴聲響徹四周,剛剛平靜下來的山神廟四周,頓時又變得一陣劍氣縱橫。

    凌厲的劍氣十分磅礴,似乎有著驚人的底蘊和積累,仿佛有一位沉睡了千年的絕世劍者復蘇了一般。

    同時,周圍的溫度仿佛都變得低了幾分,讓眾人仿佛置身于寒潭之中。

    張敬見狀一驚,形象難道這山神廟中不但封印著三只血魔分身,還封印著什么劍法高手?

    倒是本來處于懵逼狀態的馬丹娜和秀兒兩女,在這漫天凌厲的劍氣中回過神,像是想起了什么。

    這種情況,她們不久前才經歷過一次。

    紛紛回過頭,看向剛才被她們棄之不用的‘寒月劍’上。

    這柄馬家典籍上記載的神兵利器,傳說中能夠斬盡天下一切邪魔妖道,但她們手中,卻始終發揮不出多大的威力。

    讓她們有種在秦嶺山脈深處十幾天吃的苦,全部白費了的感覺。

    得到的,不過就是一柄材質特殊,稍微厲害一點的兵器。

    除此之外,并無任何特殊之處。

    可現在是怎么回事?

    咻!

    只見被兩女遺棄到一旁的寒月劍,此刻在沒有任何人操控的情況下,徑直騰空飛了起來。

    這周圍的異象和漫天的劍氣,并非有什么劍道高手到來,正是這柄寒月劍發出。

    咻咻咻!

    寒月劍騰空之后,宛如一道靈光般一閃而過,徑直朝著張敬‘刺’了過去!

    “嗯?”

    張敬眉頭一皺,臉上的笑容收斂起來,這恐怖的劍勢威力,幾乎都能與他全力施展斬妖訣第五層比一比了。

    就算現在他修為提升,實力不同往日,但也不敢無視如此恐怖的劍氣攻擊。

    不過,就在張敬匯聚雷霆,準備抵御劍氣的時候,張敬的攻擊卻沒有發出去。

    因為……

    這些朝著他‘刺’過來的劍氣,并不是真正的想攻擊他!

    這些劍氣,乃是寒月劍內千百年來所蘊含的劍氣。

    寒月劍朝著張敬飛過來,卻并帶有敵意,在張敬面前約莫一米的地方就停了下來。

    當寒月劍一停,所有的劍氣與異象也就隨之消失,就好像剛才從來沒有發生過一樣,只是錯覺。

    不過緊接著,更加讓人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寒月劍在張敬面前停下片刻后,竟然開始上下挪移,就像是在對張敬點頭示好一般。

    而后見張敬沒有表示,沒有對它伸出手,它竟然又開始圍繞張敬轉圈圈起來。

    活脫脫,就像是一只寵物在討主人歡心!

    觀察了半響,張敬自然大致能猜到這是怎么一回事,心頭也隨之火熱了起來。

    這柄劍,恐怕不是凡劍,而是傳說中的仙劍!

    雖然張敬這么久以來,從來都不曾見過,甚至都沒聽說過仙劍。

    但沒吃過豬肉,還沒見過豬跑嗎?

    不管是剛才劍起的瞬間,天地變色,異象橫生;又或是現在長劍有靈,主動過來對自己‘打招呼’,討好自己。

    這都充分說明此劍的不凡!

    果真,當張敬伸試著伸出一只手后,寒月劍當即就停止了繞圈,精準無比的將劍柄落到了張敬的手中,仍由其掌控驅使。

    同時,張敬也能明顯的感覺到,長劍傳遞過來一道朦朦朧朧的歡悅情緒,似乎十分的高興。

    當然。

    情緒很淡很淡,只能模糊感應到。

    這或許就是傳說中的‘劍靈’吧?

    鏘!

    張敬體內法力運轉,斬妖訣已經施展而出。

    當即一道凌厲無比的劍氣,橫空斬下,直接將前方的地面斬出十余米長的溝壑!

    斬妖訣的威力有多強張敬自然清楚得很,可是現在因為手持仙劍,斬妖訣的威力直接提升了一倍不止!

    “好劍!”

    張敬終于忍不住,仰天大笑一聲。

    雙喜臨門啊!

    剛剛斬殺了四大血魔分身,收獲了兩萬多點功德值,沒想到緊接著竟然又收獲了這樣一柄足以令他如虎添翼的仙劍!

    向來對自己的運氣不怎么看好的張敬,此時也不得不懷疑,自己是不是時來運轉,開始氣運加身了!

    不然沒理由,好事這樣接二連三的主動送上門啊!

    唰!

    大笑過后,張敬手掌豎握長劍,挽了一個劍花,長劍劍身當即有一道淡綠的光芒從劍柄向上移動,直至到尖尖。

    靈光閃過之后,劍柄上方的劍身出,有三個韻味十足的字也緩緩浮現。

    “斬妖劍!”

    張敬握著長劍,眼神放光,緩緩念出三個字。

    這是一種很奇妙的感覺,雖然只是第一次拿到此劍,但卻仿佛與他有天然的契合力,長劍在手讓他有種如臂使指的感覺!

    似乎這柄長劍陪伴了他很多年一樣,完全沒有生澀之感。

    “這柄劍是哪里來的?”

    張敬笑著走過去,詢問馬丹娜和秀兒。

    他剛才也看見了,這柄劍應該不是平白無故出現的,而是馬丹娜或者少女秀兒所有。

    當然。

    現在嗎,這柄劍不管之前是她們誰的,現在肯定是他張某人的了!

    借用一句和尚們喜歡說的話:此劍與我有緣!合該是我張某人的!

    這不明擺著的嘛,仙劍都自動認主了啊!

    你說是你的,你叫它它能答應你嗎?

    我叫它,它可真的能答應!

    兩女看看張敬,又看看張敬手中的長劍,面面相覷。

    馬丹娜還好。

    但秀兒此刻就有些羨慕嫉妒得不行了,嘟著嘴說道:“這柄劍是我們歷經千辛萬苦,從秦嶺山脈伸出的山外山、洞外洞里面尋來的寒月劍!”

    秀兒她本身就是用劍高手。

    雖然她習慣用重劍,但是如果能夠得到傳說中的仙劍,她自然愿意改變自己的習慣,嘗試著用輕劍。

    當初剛拿到寒月劍回來的時候,她也是提著寒月劍沖入山神廟,準備鏟除血魔來著。

    只不過后來寒月劍發揮不出應有的威力,她才逼不得已重新用自己的重劍。

    現在看見張敬令仙劍主動認主,并且發揮出如此恐怖的威力,自然讓她眼饞得不行。

    沒想到,這柄劍真的厲害!

    剛才仙劍騰空而起的一瞬間綻放出來的劍氣,可是令她心驚膽顫的!

    要是仙劍在她手中也能發揮出如此威力,說不定不用張敬幫忙,她們自己就將山神廟內的血魔全部斬殺了!

    “把寒月劍還給給我們!”秀兒瞪圓眼睛,伸出手向張敬討要劍。

    張敬自然是不可能給的。

    “寒月劍?你們恐怕是搞錯了吧?這明明就是我的斬妖劍嘛!”張敬笑瞇瞇地說道。

    “什么斬妖劍!分明就是寒月劍!”秀兒氣呼呼地說道。

    張敬搖了搖頭,長劍一指,說道:“你看,這劍身上都寫著呢,斬妖劍!”

    秀兒不相信,伸過腦袋一看,頓時大為驚訝:“娜姐!你快來看,這是怎么回事?明明……明明之前劍身上寫著的就是寒月劍啊!怎么忽然變成了斬妖劍了!”

    兩女都仔細看了半響。

    發現長劍上的三個字,的確由寒月劍變成了斬妖劍。

    而且字跡與劍身渾然一體,絲毫看不出來改動的痕跡。

    似乎這柄劍原本就叫做斬妖劍,而不是寒月劍。

    “這……”馬丹娜也不知道該怎么說了。

    他們馬家的典籍上,只是記載了這柄仙劍大致的信息,至于其具體的一些來歷和使用方法,都沒有。

    倒是張敬,此時心中略微有些明白了。

    果真是仙劍有靈!

    不但能夠自動認主,還能夠根據主人的心意與減法,更改名字。

    剛才張敬用劍施展了斬妖訣,所以后來這柄劍就變成了斬妖劍!

    至于寒月劍,或許是根據它前一任主人的功法來取的名字。

    “它真的是我們從秦嶺山脈取回來的寒月劍嘛……”秀兒也有點不自信了,弱弱的分辨,問道:“你把它還給我們好不好?”

    張敬也沒有說可以不可以。

    手一松,長劍便懸浮在了半空中,說道:“這樣吧,要是你們能夠像我這樣使用它,那還給你們也無所謂。”

    馬丹娜沒有出手,只是對秀兒使了個眼色,讓她試試。

    馬丹娜雖然也劍法,但馬家的傳承重心并不在劍法上,她也不是主修劍法的。

    所以她對這柄仙劍的重視程度,沒有秀兒這般高。

    秀兒點了點頭,深吸了一口氣,看著漂浮在半空中的仙劍,說道:“試試就試試!”

    如此厲害的仙劍,要讓她就這樣放棄實在是有些舍不得。

    雖然她之前研究了很久,都沒能研究出仙劍的使用方法,但她覺得只是時機未到!

    那時是仙劍還沒有‘開鋒’,所以沒辦法發揮出應有的威力。

    現在仙劍已經露出了鋒芒,她相信自己也能使用!

    唰!

    秀兒右手握住了仙劍的劍柄,然后一提,準備施展劍法。

    但尷尬的事情發生了……

    她用力一提,斬妖劍根本就不動,穩穩的漂浮在半空中,像是扎了根一樣!

    秀兒瞪圓了眼睛,然后兩只手一起握住了劍柄,加大了力量。

    “給我起!”

    作為煉師境高手的她,大喝一聲,全身法力都灌注到了雙臂上,吃奶的勁都使出來了,小臉蛋兒憋得漲紅,終于顫顫巍巍撼動了漂浮在半空中的斬妖劍。

    就在秀兒見狀心中一喜,放松了警惕,準備順勢揮斬仙劍,施展劍法的時候。

    咻!

    斬妖劍根本不聽她的指令,猛地向前竄出去,秀兒被這么向前一拉,雙手不得不松開,同時還來不及穩住身形,直接狼狽的摔倒在地。

    “哎喲!”

    小姑娘摔倒在地痛苦的叫喚了一聲,眼淚花都快出來了。

    而斬妖劍在飛出去之后,轉了個彎,又飛到了張敬的身邊。

    “破劍!你欺本姑娘太甚!”

    秀兒從地上爬起來,氣呼呼的指著斬妖劍罵道。

    可惜斬妖劍對此不屑一顧,高冷得很。

    仙劍認主。

    張敬剛才鏟除血魔的時候,施展了九霄神雷,引發了天地間最恐怖的力量之一,震動了仙劍本源,讓它覺得張敬有資格成為它的主人。

    不用招攬,它主動就會飛向張敬。

    但少女秀兒,達不到它認主的條件,就算再怎么討好它,也沒辦法駕馭它。

    平靜下來后,舒緩了情緒,秀兒也認清了現實,明白了這個道理。

    雖然心中還有氣,難以消除,但也不得不作罷。

    這柄仙劍,她是有緣無分,駕馭不了,只能拱手相讓了。

    

    http://www.371370.live/woshishushilinzhengying/1249072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371370.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为为贷理财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