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我師叔是林正英 > 第367章 簡單粗暴的方法

第367章 簡單粗暴的方法

    看著周三元這慫貨明顯是被嚇得跑回來,宋子隆沒好氣的道:“怎么辦?當然是進去啊!不進去,難道你還想在外面露宿?”

    “不想,不想,嘿嘿......”周三元姍姍地笑了笑,扶了扶自己被風吹得有點歪的帽子,對宋子隆和**做了個邀請的手勢。

    不想露宿野外,但是讓他走在最前面進入這黑漆漆,似乎沒人的道觀,他也是不敢的。

    宋子隆走在最前面,把半開的大門徹底推開,往里面也喊了一聲,但是依然沒有回答。

    “奇怪了,好像是真的沒人。”宋子隆皺著眉頭走在最前面,將手電筒打開,說道:“我記得這道觀里面,是住了一位道長的啊。”

    這座道觀雖然處于荒郊野外,但是離這里幾公里外,就有鎮子。

    過往趕路的行人,一般來說都會選擇加快腳步,到了鎮上才落腳,像**他們今天是屬于特殊情況,才逼不得已準備在道觀借住一宿。

    不過以往宋子隆前往長安城的次數并不少,路過的時候是經常看見這道觀里面有煙火氣息,是住了一名留著長長胡須老道士的。

    呼~~呼~~

    寒風呼呼刮過,雖然是晚上,里面光線暗淡,幾乎是伸手不見五指,但**視力卻很好,能夠將道觀內的情況大致看清楚。

    這座道觀規模不大,除了一座主殿外,就只有兩間偏房舍。

    大殿里面供奉的神像,乃是一位頭戴巾帽,身穿黃色道袍,右手拿著拂塵,背上背著一柄長劍的長胡須道士。

    **看了一眼,心中大致便有數。

    看樣子,塑像供奉的應該是呂祖。

    那這道觀的道士,應該就是全真教的弟子了。

    不過這道觀已經很破敗,房梁塑像很多地方甚至都已經結了蜘蛛網,很久沒有人打理,不像是有人住。

    透過院子矮矮的圍墻,看到后面有一片菜地。

    菜地不小,但卻早已經荒蕪,菜沒有看到,只看到一些快要枯萎的雜草。

    “宋隊長,這道觀真的有人住嗎?我怎么看好像是很久沒人住了。”**一邊打量,一邊問道。

    “我上次去長安城,也是半年前了。半年前,那時候的確是有人住的,但這半年來發生了什么事情,我就不清楚了。”

    宋子隆搖搖頭說道。

    隨即吩咐手下,趕緊從包裹里面拿出手電筒,用來照明查看情況。

    這個年代,連照相機都有了,手電筒自然不是什么稀奇玩意兒。

    **視力好,在黑夜中也能大致看清楚環境,但他們可就不行了,必須得先有光線。

    很快,兩把手電筒打開,道觀內有了光線,周三元等人本來忐忑不安的心里也變得安定了許多,不那么發毛了。

    眾人仔細檢查了一翻,發現道觀的確像是很長時間沒人住,之前里面的老道士不知道去了哪里。

    是有事暫時出了遠門,還是出現了什么意外,又或是受不了這清貧困苦的生活,選擇了離開......

    不得而解。

    宋子隆也沒有在這件事上糾結太久。

    這里早就已經不是甘田鎮的治理范圍之內,他們只是來這里借宿一晚,明天早上天一亮就會趕路離開了,道觀發生了什么事情,他們都管不著。

    當然,前提條件是今晚不要發生什么事情。

    很快,眾人檢查了一翻后,發現道觀內一切都很破敗,兩間偏舍房屋床被子都不像樣,難以躺下入睡,干脆所有人也都不睡床,就在正殿里擠一宿好了。

    而且所有人都住在一間屋子里,也會膽子大一點,不會害怕。

    收拾好正殿,撿了一些干柴生火,所有人圍坐在一起,拿出干糧吃起來。

    等填飽肚子后,趕了一天路的眾人,早已經疲憊不堪,準備睡覺休息。

    **自然沒多累,因為時間還早才剛天黑,所以精神力還頗為旺盛,想著一些事情。

    “趕路、夜宿、荒無人煙、破敗道觀......倒是有幾分聊齋故事里開局啊!”

    “要是這時候再冒出來個女鬼,那就更完美了。”

    “不對!其實也有女鬼,只不過這個女鬼是一只貼身跟著我的,不是專門害人的孤魂野鬼......”

    “可惜啊。自己這么久以來,在荒郊野外露宿也不知道多少次了,就從來沒有遇到過女鬼、女妖精什么的。也不知道我是沒有主角光環呢,還是太有主角光環了......”

    **在心里感慨道。

    小麗藏身在玉佩內,估計又是在蘊養她那幼年龍魂,也不出來陪**聊聊天。正殿內的其他人,不一會兒就開始大呼,進入夢鄉。

    **胡思亂想了一會兒,沒什么事情,便打坐默默修煉起《上清大洞真經》來。

    剛開始,一切正常,沒有任何怪事發生。

    但約莫過了一個時辰左右。

    外面的風不知道什么時候停,道觀周圍仿佛安靜了下來,保安隊眾人乃至三名罪犯,都完全入睡。

    只有木材在安靜的燃燒著,火焰時而大時而小。

    忽然!

    “嗚嗚嗚嗚......”

    一陣如泣如訴的聲音在道觀內響起,不是風聲,而是古怪的叫聲。

    這種聲音,就算是睡夢中的眾人,在聽了之后都會眉頭下意識的皺起來,就像是做了噩夢,十分不安。

    不知不覺間,一道詭異的陰風,從外面飄進了道觀,來到院子里,不斷盤旋,隱隱有道人影在其中,一般人看了估計心臟病都得嚇出來。

    沒有入睡正在打坐修煉的**,當即感應到了情況,眉毛一挑,便要睜開眼睛。

    我丟!

    想什么來什么。

    還真是遇到了鬼物!

    自己一個人走了那么多夜路,沒有遇到鬼。

    這次這么多人一起走,竟然第一晚就遇到鬼了!

    這找誰說理去?

    不過,**想了想,最終卻沒有睜開眼睛,更沒有生氣,反而嘴角勾勒出一抹笑容。

    沒錯。

    他心里在狂笑!

    看來這道觀果真有點東西。

    道觀里原來的道士,應該也不是出遠門什么的,恐怕是遭遇到了什么不測。

    要不然,他們不會剛入住進道觀,馬上就有鬼物找上門來。

    **的神識感知力早就已經今非昔比,雖然沒有任何交手,但是**卻能感應出,院子里進來的這只鬼,似乎并不一般。

    觀其氣息,倒并不是多么強大,但和普通的厲鬼又很不相同。

    很快。

    陰氣消散,鬼物的身影緩緩凝實,露出一張看上去并不怎么恐怖,就是過分蒼白,但是眉眼之間還頗為俊秀的面容。

    看樣子,這鬼在生前必定是一位俊俏男子。

    鬼物來到屋內,木材燃燒的火焰變小了幾分,屋內溫度驟降,宋子隆周三元等人本來在火堆旁邊不覺的多冷,此時紛紛涼意襲來,在睡夢中緊了緊衣服。

    鬼物看著屋內的眾人,眼神中露出一抹欣喜的神色,但是它卻并沒有動手吸食陽氣,而是雙手捏著法訣,往臨近的一人頭上勾去。

    而它臨近的一人,并不是保安隊的士兵,而是一名囚犯,也就是丹霞派的弟子。

    只見鬼物手掌輕輕一提,當即有詭異的吸扯之力出現,被勾的囚犯魂魄竟然無聲無息的就要被勾得離體而出!

    如果是普通人,這一下恐怕直接就會被這鬼物勾去了魂魄。

    但它現在勾的是丹霞派弟子,怎么說也是二流術士,哪怕此時被綁著,又是在睡夢中,但神魂終究還是在修煉時候被淬煉過的,魂魄比普通人要強大許多。

    當魂魄要離體的時候,頓時驚醒過來,趕緊運轉丹霞派的功法,守心凝神,強行將自己的魂魄給**回了體內。

    “咦......”

    鬼物見狀也不驚慌,明顯看得出來此人并非普通人,而是修煉過的道士,但它也只是有些出乎意外。

    甚至,它的眼神中還有些驚喜,有些興奮!

    當即它的身影更凝實了幾分,雙手捏著法訣的動作也加快,吸扯之力變強了一倍不止,讓本來都進重歸體內的魂魄,再次往外冒,有被勾走的趨勢。

    “救我!!”

    囚犯驚恐的喊出了聲,立即從睡夢中驚醒過來。

    被他這么一喊,屋內的其他人自然也就紛紛睜開眼。

    不過此刻鬼物沒有主動顯露身形,宋子隆、周三元等人也看不見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只感覺屋內格外的寒冷,即便他們坐在火堆旁邊,幾乎也感受不到任何的熱量。

    再加上囚犯痛苦的求救聲音,自然能夠猜出發生了什么事情。

    有鬼!

    想到這兩個字,宋子隆還能勉強維持淡定,其他人都紛紛的朝著**身邊撲過去,一副求保護得樣子。

    **搖了搖頭,也不再隱藏。

    手腕一轉,當即一道雷霆閃現,朝著鬼物劈去。

    太猜測得沒錯,這只厲鬼果真不是普通的孤魂野鬼,這份勾魂的手段可不是普通的厲鬼就能擁有的,背后必定來歷!

    嗤!

    雷霆閃耀,落在厲鬼身上,專門克制鬼物的陽剛力量蔓延開。

    砰!

    本來無風的屋內,頓時陰風大作,火焰直接被吹得熄滅,破敗的道觀屋頂落下陣陣灰塵。一道尖嘯聲仿佛能刺破人的耳膜。

    這不是雷霆的力量,而是厲鬼在被雷霆所劈中后,痛苦驚恐的掙扎。

    厲鬼顧不得再吸人魂魄,驚恐無比的看了**一眼,爾后想也不想,沒有絲毫猶豫便化作一陣鬼風朝著外面瘋狂逃竄。

    這個道士太厲害了,會雷法,已經超出了它能夠對付的范疇。

    它必須逃跑。

    不逃的話,已經重傷的它,再被雷霆劈中一次,恐怕直接就會灰飛煙滅!

    它只有回去求救,到時候主人親自出手,一定能對付這個臭道士!

    厲鬼逃走,房屋內的溫度馬上就開始上升,熄滅的火堆在火星的助燃下,也迅速重新燃燒起來。

    “鬼......跑了嗎?”周三元松開捂住腦袋的雙手,看著平靜下來的大殿,試著問道。

    **站起了身。

    跑是不可能跑的。

    在借它兩條腿,都不可能讓它跑掉,不存在。

    這種級別的厲鬼,**剛才要是稍微用一點點力,都能直接將它劈死。之所以手下留情,不過是想著放長線釣大魚罷了。

    這厲鬼,從手段和氣息上來看,都明顯不是孤魂野鬼,背后還有撐腰的。

    只殺這只小鬼,不會有多少功德值。

    要殺,就得把它背后的大魚找出來,連窩給端了!

    “你們在這里等我,不要到處走動,我很快就回來了。”**對眾人說道。

    周三元聞言一驚,連忙緊張兮兮地問道:“張道長,你要去哪里?”

    “當然是除鬼去!”

    **丟下一句,便準備緊追厲鬼氣息而去。

    不過腦海中念頭一轉,又從兜里快速掏出了幾張辟邪符,讓保安隊的幾人一人一張,讓他們都放在身上。

    免得中了調虎離山之計。

    要是他走了,道觀內又有鬼物妖邪過來,宋子隆等人可抵擋不了。

    側頭望了一眼神色也變得緊**來,眼珠子亂轉,被困住的三名囚犯,**冷聲道:“放心,我不會忘記你們的!”

    話音落地,便有三道雷電憑空乍現,分別落在三名囚犯身上。

    啪啪啪!

    電光之后,剛想著這或許是個逃跑機會的囚犯三人組,便紛紛被雷霆劈得口吐白沫,渾身發麻,直挺挺的躺在地上動彈不得。

    封印法力什么的,**沒什么好的手段。

    但是他有更簡單、更粗暴的方法,讓這三名囚犯不能動彈。

    “好了!”

    快速做完這一切,**才身形一閃,朝著厲鬼追去。

    ~

    (昨晚操作后臺,不小心把草稿箱的重復章節發出來了一下,應該有個別的書友看到訂閱了,抱歉啊~~

    不過白袍沒有刪除章節,只是做了修改,所以昨晚訂閱了的也不要緊,今天這章就不用花錢。)

    

    http://www.371370.live/woshishushilinzhengying/1211706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371370.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为为贷理财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