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我師叔是林正英 > 第317章 張道友,真乃神人!

第317章 張道友,真乃神人!

    一秒記住【書迷樓 】,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雖然自認自己本事不比誰低,但是追尋龍脈石這件事,他還真是幫不上什么忙,得靠毛小方才行。

    畢竟他連龍脈石什么樣都沒見過,也不知道龍脈石有什么氣息,根本無從追尋。

    他跟著毛小方和他兩個徒弟來到山脈,只見師徒三人將吃飯的家伙一一拿出來,簡單擺了一個陣法案臺后,便開始作法。

    毛小方作法的方式和手訣都有些怪異,和**在九叔哪里學得大不相同,只有少數部分**能看得出是屬于茅山派的特點,大部分都不曾見過。

    看來毛小方這一脈傳承,倒是有許多獨特之處。

    “靈鶴尋龍!”

    只見毛小方手中的羅盤在月光的照耀下,散發出金色的光芒,一道光芒沖天而起,比手電筒還厲害,走夜路都不用照明了......

    爾后毛小方手指翻飛,迅速用符紙折疊出了一只紙鶴,往羅盤上一放。

    頓時,在金色光芒的照耀下,這紙鶴竟然猶如紙人一般‘活了’,一雙翅膀不斷撲騰,腦袋不斷扭動,一副振翅欲飛的模樣。

    約莫片刻功夫,羅盤定了下來,仙鶴似乎也隨著羅盤找到了方向,爾后發出一道鳴叫聲,‘咻’的一下沖天而起,朝著山脈深處飛去。

    “我們跟上!”毛小方低喝一聲,健步如飛,一馬當先追在最前面。

    **緊隨其后。

    修為境界跨入法師境后,**自身的腳程便快了許多,更何況他的步法三步丁罡已經大圓滿,就算不用神行符,也能輕松跟上毛小方的速度。

    只要他愿意,還可以隨便超越。

    不過現在還不是時候,需要毛小方引路追尋龍脈石,**跑在前面出風頭也沒用,所以還是等會兒再顯露真本事好了。

    毛小方一邊緊盯著前方引路的紙鶴,同時看了眼臉不紅氣不喘跟在他身旁的**,略微詫異道:“張道友好步法!”

    他本來以為**是不學無術之徒,江湖上的三流術士罷了。

    不過沒想到步法倒是挺溜。

    難道是經常闖禍,打不過保命最要緊,所以專修步法了?

    毛小方在心中猜測道。

    仙鶴沒有飛太久,半柱香的功夫便停下,化作一道綠光直接落下來,鉆入地面。

    不過等**等人追上走近一看,才發現仙鶴不是鉆入了地面,而是下方有一個洞口,黑漆漆的一片,讓人看不真切里面。

    不過只是簡單的感應一番,便能知道這個洞口絕對不淺。

    而且最關鍵的是,這洞口被雜草樹木掩蓋,終日不見陽光,眾人只是在外面洞口處,都能聞到一股異味,那是腐爛的味道,是毒氣和瘴氣的混合。

    **和毛小方在洞口探測了半響,毛小方兩個徒弟速度也不慢,很快追了上來。

    小海高興地道:“師傅,龍脈石就在下面,我們趕緊下去找吧!”

    說著也不怕死,就要往下跳。

    “誒......”

    **攔住了他,心想這兩人看修為似乎比文才和秋生強不少,都已經入流,差不多快要接近二流術士,體內已經有了不若的法力,所以剛才才會勉強跟上來。

    不過見識,就還是一般了。

    “不能隨便下去,這里面有毒氣和瘴氣,吸入進體內,可是會要人命的。”**說道。

    小海和達初兩人面面相覷,有點懷疑地看著**,似乎不知道該相信不相信。

    這時毛小方說道:“張道友說得很對。這洞口里面千年不見太陽,蘊藏了不知道多少瘴氣和毒氣,趕緊將羊皮袋拿出來。”

    “哦!”兩個徒弟當即一陣翻兜,很快就找出四個羊皮袋。

    **有些驚訝,羊皮袋都隨身攜帶?牛皮啊!

    看來有時候收徒弟還是蠻爽的,反正什么東西都往徒弟身上放就是了,自己也用累著。

    很快,往羊皮袋上充滿了空氣后,毛小方也算是厚道人,并沒有讓**先下去打前陣探路,而是他們師徒三人先下去后,才讓**在最后面下去。

    洞口不淺,至少有三四米深,而且坡度又陡。

    下去的時候**和毛小方修為高深還好,能穩住身形沒太狼狽。阿海和阿初兩個人,幾乎就是一路滾地龍一樣的連滾帶爬的下來的了,中途被石頭咯得身上青一塊紫一塊。

    “哇靠!好臭啊!”阿初顧不得痛,鼻子鉆進了一點氣體后,頓時大叫起來。

    毛小方當即瞪眼,甕聲甕氣地訓斥道:“別呼吸!用羊皮袋呼吸!有毒!”

    兩個徒弟這才反應過來,趕緊呼吸羊皮袋內的空氣。

    洞口下面空間不小,是個天然的巖洞,里面不知道有什么礦石,發出微弱的光芒,洞里面倒是比外面更明亮些。

    一行四人往巖洞里面慢慢摸索而去,很快就發現了不遠處有一個鵝蛋大小散發金色光芒的石塊,正擺放在突出來的石塊上!

    不過這塊石頭散發的金色光芒中,已經有一絲絲的黑色絲線纏繞期間,似乎不斷在浸染轉換著金色!

    **看到這塊石頭的瞬間,就明白什么是龍脈石了。

    這其實就是一塊風水石,不過因為一直擺放在龍脈上,長年累月吸收龍氣,就像那龍脈樹一般,具有了特殊功效。

    不過,現在這塊龍脈石的情況不太妙。

    本來龍脈石一直放在龍脈樹上,**甘田鎮的風水,可以讓甘田鎮風調雨順。

    普通人拿它來也沒什么用。

    但現在它不知道被誰偷來放在這充滿瘴氣與毒氣的巖洞之中,施展了某種邪惡的法門,準備將好好的一塊風水龍脈石,煉制成為‘邪龍’!

    要是時間一長,龍脈石的金色光芒徹底被黑色光芒所侵蝕,那就可以用這塊龍脈石來徹底轉化甘田鎮的龍脈支脈。

    到時候,整個甘田鎮恐怕就會毀于一旦了。

    毛小方也看出了這一點,所以臉色很不好看。

    竟然有人將龍脈石來修煉,并且將之煉制成邪惡的法器,其心可誅!

    但他的兩個徒弟不知道啊,相當的莽,看見龍脈石心中大喜,想也不想就要過去拿。

    “別過去!”毛小方大喊一聲,想提醒已經來不及。

    兩個徒弟中阿初速度最快,沖過去就把龍脈石拿在手里,十分高興。但他卻沒注意到,在他握住龍脈石的瞬間,巖洞黑暗處,忽然一兩道綠油油的光芒閃現,宛如餓狼的眼睛一般。

    “犼!”

    一道類似于野獸的聲音響徹巖洞,沖出來的卻是一個人。

    只是這個人身形干枯,面目扭曲像是腐爛了一般,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也沒有僵尸的氣息。

    有的,只是邪惡之氣。

    這是一個邪修,而且修煉的功法恐怕在邪修中也是最極端的那種,硬生生將自己修煉成為了這種模樣,幾乎都可以媲美當初石堅祭煉他的兒子石少堅了!

    比當初黑龍山的那群土匪更加徹底,幾乎已經沒有人性。

    砰!

    阿初見狀嚇得不輕,不過他也算是膽色過人,在這種時候還是記得先把龍脈石朝著眾人的位置丟過來。然后他才被突然沖出來的怪物一掌給打得飛出去,種種摔在地上,仿佛五臟六腑都震散了,痛得哇哇大叫。

    毛小方二話不說,沖上前去就與怪物交手纏在一起,同時對**三人喊道:“你們趕緊帶著龍脈石離開巖洞,回到地面。龍脈石不能繼續被瘴氣所侵染了!”

    只是他說話的同時,毛小方的處境也不是太妙。

    這名邪修既然能夠狠下心,把自己祭煉成這般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日日夜夜吸收瘴氣,付出了這么大的代價,自然不可能沒有收獲。

    他不但肉身猶如僵尸般堅硬不可摧,而且攻擊之中簡直比僵尸威脅力還大。要是被他劃傷,情況比中毒還危險。

    毛小方投鼠忌器,所以一直被邪修搶攻,手中的桃木劍都被摧毀了。

    **今天就一直在等啊等,等到現在總算抓住機會了。

    當即毫不猶豫,踏步向前,大喊道:“毛師傅,我來幫你!”

    毛小方被**的喊聲給嚇了一跳,心想這位張道友竟然這么膽大,這種時候還敢往前面沖,不怕死的嗎?

    “張道友,好意心領了,這名邪修實力非同凡響,你幫不上忙。而且這里地面上還有很多比瘴氣更恐怖的地氣,修為不到家就算閉住呼吸都沒用,沾染就沒命了......”毛小方正沉聲勸說。

    但是他話還沒說完,忽然就愣住了。

    他看見了什么?

    在這漆黑不見天日的巖洞中,忽然有雷霆閃爍,迅速朝著**匯聚,形成一道巨大的雷霆電龍,將漆黑的山洞照耀得明亮無比,也將**襯托得無比威嚴,猶如雷神降世。

    毛小方瞪圓了眼睛,嘴角都抽搐了,心中的震驚不能用言語來表達。

    “這雷法......恐怖如斯?”

    毛小方盯著那迅速匯聚成型的雷霆蛟龍,眼力勁不差的他,自然能夠感受到其中的蘊涵的恐怖威力。

    真的只有用恐怖如斯來形容!

    接下來更恐怖的事情發生了,剛才讓毛小方趕到頗為棘手的邪修,當雷霆蛟龍劈下,瞬間就被無盡的雷芒所淹沒。

    “吼吼吼!”

    緊接著邪修便開始痛苦的吼叫起來,兩三個呼吸的時間,他便轟然倒地,再也沒有了任何氣息,只是當雷霆偶爾在他尸體上游走,他的尸體會條件發射的抖動一下。

    邪修,卒!

    **散開法訣,拍了拍手,輕描淡寫地道:“搞定,收工了。”

    但毛小方師徒三人,卻都有些呆若木雞,沒回過神來。

    辣么厲害的邪修,就這樣掛了?

    而且沒有動用任何法器,就靠雷法法訣!

    剛才毛小方還在對這邪修都感覺有些無可奈何,想著要動用一件壓箱底的法器,或許才能制服這些修。

    “趕緊走吧。這龍脈石可不能再放在這巖洞之中了。”**再次催促道。

    毛小方總算回過神來,看向**的眼神再次變了。

    再也沒有今天白天時的輕視,轉而只有敬佩。

    他現在心中,可有太多的話想要對**說,想要詢問**了!

    不過現在時間地點都不對,他千言萬語最終只是化作了一句:“張道友,真是抱歉,我之前誤會你了!”

    毛小方倒也算是坦蕩之人,雖然有時候性格很古板,但知錯立即就改,不會強行撐面子。

    所以他現在看見**,是真的羞愧汗顏,真誠的道歉。

    **心中這下終于舒服了。

    對嘛,這才是該有的相處方式嘛!

    “毛道長不用客氣,大家都是同門,說這些就見外了。咱們還是趕緊回甘田鎮吧。”**笑瞇瞇地道。

    “對對對,先回甘田鎮。道歉以后再說!”毛小方點頭。

    隨即一行四人沿著洞口,迅速攀爬至地面。

    此時天空中卻是有烏云,正在逐漸朝著月亮靠近,要遮擋住月光。而龍脈石在出了山洞后,反而里面的黑色邪氣也愈發的洶涌起來,隨時有爆發的趨勢。

    毛小方見狀低呼一聲:“不好!快到子時了!咱們必須得趕緊把龍脈石放回龍脈樹,否則龍脈石就轉換不回來了!”

    說罷也不管兩個徒弟了,沉聲道:“阿海阿初,你們自己回甘田鎮,師傅先走一步!”

    剛才追尋龍脈石,毛小方并沒有全力以赴趕路,所以他兩個徒弟勉強跟得上。

    現在為了節約時間,他全力以赴,他兩個徒弟自然跟不上了。

    當然,**肯定跟得上,他只要全力施展三步丁罡,速度比毛小方還要快一點!

    “毛師傅,龍脈石給我吧,我應該能先回甘田鎮。”**說道。

    毛小方看了看**的速度,似乎是要比自己快一點的樣子。

    不過,也就只快一點點而已。

    毛小方也沒感到驚奇,畢竟剛才在巖洞里面見識了**雷法的威力,步法腳程比自己快一點也正常。

    于是將龍脈石交給了**,說道:“嗯,張道友你速度是比我快一些,那就拜托張道友了!”

    只是快一些么?

    **接過龍脈石,悄悄的將神行符摸了出來,爾后法力一催貼在雙腿上,**的速度驟然提升了一倍不止!

    本來毛小方還能勉強跟得上**的步伐,接過眨眼間就被摔得吃尾氣都吃不上!

    “這......這也太快了吧!”

    “張道友,真乃神人也!”

    毛小方崇拜得都快要五體投地了。

    想到自己白天還在心里輕視**,毛小方心里愧疚感就愈發強烈了幾分,羞愧難當。

    還好,張道長不跟自己一般計較。

    平心而論,要是自己被人這樣誤解,恐怕心里也會又不高興吧?

    再看看張道長,心中根本就沒有任何不高興啊。

    真是不管是法力修為,還是內心境界,張道長都比自己高深得多,自己得多多向張道長學習啊!

    而用了神行符跑在前面的**,想著毛小方震驚的樣子,心情就格外愉悅。

    自己這算不算是裝完逼就跑?

    不!

    我張某人品德**,從不裝逼。

    我這只是心系甘田鎮安危,想把龍脈石早點拿回去而已。

    嗯,就是這樣!

    ~

    (py交易又來了,再推兩本優質好書:

    1,《浩瀚仙秦》,今天剛上架的玄幻新書,實力極強的老作者,上本書編造神話看得很帶勁,和咱們這本書是同一期的新書來著,當初成績吊打咱們啊,可惜好像被和諧了......,

    2,歷史書《君臨大夏》,講得似乎是隋朝末年開始的吧,寫這段時間的歷史文似乎比較少,挺有意思的,喜歡看歷史文的書友可以去看看。)

    

    http://www.371370.live/woshishushilinzhengying/1211701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371370.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为为贷理财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