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我師叔是林正英 > 第296章 眾心捧月,受寵若驚

第296章 眾心捧月,受寵若驚

    九叔和蔗姑,都勸說過張敬,不想讓他到處浪蕩。

    說得好聽是游歷天下,但其實就是做游方道士。

    一般來說,如果有個好的安身立命之地,是沒有人愿意到處漂泊流浪的。

    最重要的的是,如果太平盛世還好一點,但當今天下動蕩不安,世道艱難,亂的很,會遇到什么事情,誰都說不準。

    不過張敬去意已決,給出的理由讓兩人也完全沒辦法拒絕,只好點頭答應。

    答應之后,反而就想通了。

    當今世道是亂,如果讓文才和秋生出去闖蕩,估計用不了多久就得栽在陰溝里,被人賣了都還要幫人數錢,尸骨無存。

    但張敬這小子可算不得是初出茅廬,或許是從小就沒了爹娘,吃百家飯長大的原因,這小子早熟得很,也聰明得很,人情世故一點也不差。

    這么久以來,就沒看見過他在誰面前吃過虧,只有他占別人便宜的時候!

    至于世道艱難,游方道士容易被人排擠看低……以張敬煉師境后期的修為,甚至或許用不了多久就會跨入法師境,走到哪里去,也餓不著。

    想通了之后,夫妻二人心中也就沒那么難受了。

    晚輩長大了,出去闖蕩,增長見識,也沒什么不好。

    倒是文才和秋生兩人,對張敬有些戀戀不舍。

    任家鎮,鎮口。

    一行人在分別。

    “師弟,你真的要走啊?”

    留著妹妹頭的文才,雙手捏著衣角,臉上掛滿了不舍與難過。

    文才性格比較悶,腦回路也比較清奇,不善于表達,或者表達出來的意思經常不是自己想說的話。

    所以以前在義莊的時候,九叔雖然疼愛徒弟,但也經常因為他做錯事訓他,秋生這家伙平時更是經常捉弄他。

    張敬到來后,讓文才開心很多。

    張敬拍了拍他肩膀,笑著道:“真的要走。不過這也不是什么生離死別的事情,文才師兄你用不著難過,我肯定還會再回來的。”看了看文才的發型,張敬良心建議道:“師兄,如果有空的話,不妨換個發型吧。”

    “哦……”文才摸了摸自己的頭發,悶悶不樂地說道。

    秋生也感慨道:“師弟,真是不希望你走啊。”

    但相比于文才感情上的舍不得張敬,秋生就要單純得很多了。

    張師弟離開了任家鎮,他就不能跟著張敬出去,偷偷的接私活了。沒有私活,自然就賺不了私房錢,又要變回原來囊中羞澀的樣子。

    想想都可憐。

    同時,秋生沒有文才那么容易滿足于眼前的生活,他也是想出去見見世面的,所以他其實很羨慕張敬這樣可以出去闖蕩,見識世面。

    可惜師傅、他姑姑,都不可能同意他出去,他自己心里也有點逼數,還不夠資格出去闖蕩。

    九叔昨晚和張敬兩人在房間連交談了足足半個時辰,該交待的事情、該囑咐的話,他早就已經全部說了。

    所以這時候他沒有再和張敬說什么,而是不放心的在交待麻麻地。

    “去了酒泉鎮,以后就是坐鎮一方,要守護一方百姓安危了。你可不能再像原來那樣,吊兒郎當!”九叔冷著一張臉,告誡道。

    張敬要游歷天下,酒泉鎮沒人居住,留給麻麻地九叔沒意見。

    畢竟大家是同門師兄弟,也算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他就是怕麻麻地不靠譜,不能把酒泉鎮的居民照顧好。

    麻麻地也知道九叔說這話是好意,但被說教,他心中就不高興,扣著鼻子道:“林老鬼,我做事還需要你來教嗎?我麻麻地這十幾年來走南闖北,什么場面沒見過!你可不要狗眼看人低!”

    “你跟人說話的時候,能不能不要摳鼻子!”九叔瞪眼訓斥道。“還走南闖北十幾年,見多識廣,你這邋遢的毛病改了嗎?”

    “我……我邋遢我樂意,怎么了?穿你家衣服了,還是睡你家床了?我還看不慣你這窮講究的習慣呢!”麻麻地漲紅著臉反駁。

    “你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九叔氣急。

    “你要說狗改不了吃屎,就直說,別拐彎抹角的!”麻麻地怒聲道。

    “哎,這可不是我說的,是你自己說的。看來你還是挺有自知之明的。”

    “你……林老鬼,我看你是想打架!”

    “打架?沒興趣,我沒興趣欺負人。”

    “欺人太甚!”

    麻麻地再一次在與九叔的拌嘴中落入下風,氣得都差點真的大打出手了。

    好在蔗姑及時站出來調和,道:“好了好了,時間已經不早,該上路了。你們兩人就別再吵了行不行?”

    兩人的吵鬧拌嘴,倒是將離別的慘淡氛圍完全沖散,最后分別時除了九叔和麻麻地,其他人臉上都還帶著一絲忍不住的笑意。

    這樣倒也不錯。

    雖然就如張敬對文才所說的那般,這并非生離死別,后面還會有相聚的時候。

    只是,此番一去經年,有很長一段時間,是不能再見面了。

    任家鎮離酒泉鎮距離不算遠,當初張敬和文才秋生第一次去的時候,是因為沒有馬匹帶路,所以走了足足兩天半的時間。

    但這次張敬和麻麻地師徒三人,都是以馬代步,速度可就快多。

    早上出發,快馬加鞭,晚上就抵達了酒泉鎮。

    四人抵達了酒泉鎮鎮口,看著上方牌匾上掛著的‘酒泉鎮’三個字,以及撲鼻而來的濃濃酒香,四人便下馬步行。

    “張道長!是張道長啊!”

    “小張道長,你終于回來了!”

    “快快!馬上去通知鎮長,說張道長回來了!”、

    “張道長,你可算回來了!我們盼星星盼月亮,終于盼到了你!這么久,我們都還以為你不會再回來呢!”

    此時已經是傍晚時分,鎮上居民此時都應該回家準備晚飯了。

    可張敬剛一露面,被人發現之后,頓時就有很多人聞訊趕來,熱情得不像話,將其團團圍住,讓張敬有種后世流量明星機場被粉絲接機的感覺。

    在任家鎮的時候,不管是他還是九叔,名氣都也很大了,可從來也沒這待遇。

    麻麻地三人見狀,也紛紛咋舌不已。

    麻麻地常說,這十幾年來他走南闖北,什么樣的場面他沒見過?但像眼前的情況,他還真沒見過。

    “張師兄,鎮上的居民怎么都這么歡迎你啊。”阿豪有些羨慕地說道。

    年輕人,誰不想這樣被眾心捧月,被人崇拜?

    張敬其實也是有些受寵若驚。

    當初他和文才秋生第一次來酒泉鎮的時候,可是受盡了冷嘲熱諷,被全民抵制來著,所有人都把他們當做是異端。

    現在,卻是把他當做了神仙一樣來看待。

    這其中,固然有張敬相當于曾經救過酒泉鎮所有人一名,解決了僵尸之禍。

    但恐怕也有‘前任’西洋教的功勞。

    當初西洋教占據酒泉鎮,傳教的時候,就把鎮上不少局面忽悠成了忠實的信徒。

    后來張敬趕走了西洋教,這些忠實的信徒自然也就成了他的‘粉絲’。

    不一會兒。

    張敬回來的消息傳開,酒泉鎮的鎮長、保安隊長、鄉紳土豪,都顧不得天色將黑,為了表示歡迎,全部親自到場迎接。

    可惜,張敬卻不能留在這里,估計要讓他們失望了。

    ~

    (汗顏,最近更新拉了。因為這幾天家里來人了,一直都在陪著家里人到處逛,還去周邊古鎮旅游了一圈,沒時間碼字……

    唉,其實我只想呆在家里碼字,做個勤奮的作者啊!

    這句是摸著良心說的話!

    沒辦法,35度以上的天氣,出去跑了一圈后,發現如果能每天在空調房里碼字,真的是一件萬分幸福的事情!空調真是夏天最偉大的發明!

    嗯,后面更新會穩定下來了。

    爭取穩中求快!)

    http://www.371370.live/woshishushilinzhengying/1021797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371370.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为为贷理财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