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我師叔是林正英 > 第292章 神魂相交,小麗之傷!

第292章 神魂相交,小麗之傷!

    房屋破破爛爛、圍墻早已經倒塌的義莊終于安靜下來,不復剛才的劇烈波動,石堅的尸體就那樣安靜的直挺挺躺在了地上,再無生息。

    在陰陽五雷咒之下,身為法師境高手的石堅,陰神本來就被消磨得萎靡不正,受了重傷,此刻直接魂飛魄散。

    可惜,張敬沒有收到系統給的提示音,并沒有功德值入賬。

    ‘寶藏男孩’石堅,終究沒有在死之前發揮最后的光和熱,死得‘輕于鴻毛’。

    “真可惜!”

    張敬看著石堅的尸體,搖了搖頭,一臉遺憾。

    石堅這老陰逼向來詭計多端,城府極深,怎么就不給自己留條后路呢?比如死后保存一絲陰神,變成厲鬼、變成僵尸什么的?

    如果這樣,自己不就可以再賺一波功德值了嘛!

    估計是這家伙太自信了,沒想過自己會被殺吧。

    對了!

    還有石少堅啊!

    石少堅這貨,可是已經被石堅提前煉制成了怪物,還頗為厲害的樣子,怎么也得值大幾百功德值吧?

    雖然幾百功德值,對于現在的張敬來說不值一提,但蚊子再小也是肉,張敬從來都不會嫌棄。

    可惜張敬走過去找石少堅的時候,發現石少堅竟然腦袋都被打爆了!

    “你們把石少堅解決了?”

    張敬詫異地看著秋生文才幾人,有點驚訝。

    石少堅被他爹狠心祭煉變成怪物后,實力可不弱,一般的一流術士估計都拿他沒什么辦法,文才秋生幾人,就算聯手架起來也不過大小貓兩三只,能解決得了石少堅?

    “妹夫,是我!是我幫忙解決這個怪物的!”常威當即站了出來,一副嘚瑟邀功的樣子說道。

    “你怎么來了?”張敬問道。

    “今晚鎮上出現了很多僵尸,我猜義莊可能有危險,所以毫不猶豫的過來幫忙了!”常威抬頭挺胸的說道。

    “你這么夠意思?”張敬好笑道。

    “那是當然!我是誰啊,我是你們的隊長阿威啊!只要有危險,我怎么可能不來?一定來!必須來!一義不容辭!”常威正氣凜然地說。

    雖然其實在來之前,他糾結了很久,很想回家躲起來了,假裝沒看到。

    秋生上前拍了拍常威的肩膀,說道:“這次的確是要感謝阿威,我們差點都被石少堅打趴了,是他在關鍵時候幫了我們大忙!”

    張敬納悶道:“你們四個人,加起來還不如他?”

    文才或許不如常威,但秋生和阿豪阿強,都身手敏捷,算得上是武林高手。

    常威這貨,不是說不會武功的嗎?

    秋生感嘆道:“你是不知道,常威雖然不會武功,但他天生神力,力量比我們大多了!一拳下去,一條狼狗估計都會被他打死!所以我們幾人負責把石少堅抓住,他負責攻擊。”

    張敬:“……”

    這也行?

    九叔蔗姑麻麻地三人,這時候也走了過來,臉上都還帶著不可思議的表情看著張敬。

    他們雖然不是石堅,不是張敬的敵人。

    可是今天張敬的表現,也實在是讓他們難以置信,一臉懵逼。

    麻麻地還不知道,但九叔和蔗姑卻是很清楚。

    他們從僵尸林回來的時候,張敬才剛剛修為突破,跨入煉師境中期。

    這才過去幾天?

    又突破!

    這是干嘛呢!

    而且,張敬突破了之后,面對底牌盡出的石堅,一開始也不是對手,完全被壓著打。但打著打著,張敬竟然五雷咒威力也有了很大的提升!

    法訣也說突破就突破了!

    當然,張敬突破,做掉了石堅,對他們來說是天大的好事。

    畢竟要是張敬不突破,他們今晚恐怕都得死!

    只是這件事,怎么看都覺得像是假的。

    “師叔,師姑,你們沒有大礙吧?”張敬問道。

    “我們沒事,修養一陣子就好了。不過你剛才到底是怎么回事……”向來波瀾不驚的九叔,此刻也忍不住心中的好奇,想要詢問張敬關于剛才的細節。

    蔗姑打斷了他的詢問,朝著旁邊的小麗快步走過去,說道:“我們沒事,不過這位姑娘情況可不妙,你們趕緊過來看看。”

    張敬聞言心中咯噔一響,頗為愧疚。

    小麗剛才,可是救了他一命,幫他拖住了最關鍵的幾分鐘,結果被石堅重傷。

    于是趕緊跟著走過去,查看情況。

    小麗身份神秘,來歷不凡,身上有著特殊之處,實力頗為不俗。

    但是她連續被石堅轟了兩記閃電奔雷拳,氣息已經虛弱到了極致,魂魄都有些不在穩定,幾乎快要魂飛魄散了。

    蔗姑上前為她檢查了一翻情況之后,神色嚴肅地說道:“石堅下手狠辣,完全沒有留情。雖然她抗住了閃電奔雷拳大部分的威力,但是她魂魄內,現在依然有著一部分詭異的雷霆之力殘留著,時時刻刻在侵蝕消磨著她的魂魄。要是不將這些詭異的雷霆之力清除,恐怕用不了多久,她就要魂飛魄散了。”

    九叔也替小麗看了看,得出的結論和蔗姑一樣。

    而且,他們都對此束手無策。

    小麗魂魄內殘留的雷霆之力太詭異了,簡直就像是世間最毒的毒藥一般,如蛆附骨,根本除不了。

    “我來試試。”

    張敬連忙說道。

    雖然在治病救人這方面,他遠遠比不得九叔和蔗姑有經驗。

    但是在雷法一道,他卻是行家。

    當今道門,在這方面能比他強的,恐怕都已經找不出幾個來了。

    “小麗姑娘,我等會兒會用陰神幫你查看傷勢,你的魂魄不要抵抗我。”張敬對小麗說道。

    小麗蒼白的臉上浮現一抹高興與嬌羞,點頭道:“張公子,你來吧,我準備好了。”

    “好,那我來了……”

    張敬陰神施展開,一縷神識朝著小麗魂魄蔓延開去。

    這種感覺有些奇妙,不但相當于醫生幫病人檢查全身的狀況,而且更是有些類似于‘神交’,宛若靈魂溝通。

    一般來說,不管是人還是鬼,都不會允許其他人這樣對待自己的。

    因為這樣一來,自身的很多秘密都容易被曝光泄露出去,很沒有安全感。

    所以張敬才會說,讓小麗不要抵抗,配合接受他的檢查。

    嗡!

    宛若奇妙的共鳴,讓本來就有些嬌羞的小麗更是魂魄一顫,眸光似水。

    “諱疾忌醫,我這是幫你檢查傷勢,不要多想!”

    張敬陰神當即沉聲說道。

    小麗本來就傷勢嚴重,魂魄不穩,要是再一激動,真有可能就魂飛魄散了。

    這女鬼也真是。

    都已經傷成了這幅樣子了,怎么還有心思想東想西?

    現在兩人神魂形成特殊的共鳴,小麗腦海中想什么,有什么情緒,張敬是能大致感應個七七八八的。

    哎。

    最難消受美人恩。

    這份情,該怎么還喲。

    “哦……”

    小麗不好意思的點了點頭,開始穩住心神,全力配合張敬。

    張敬讓她干什么她就干什么,張敬讓她擺出什么姿勢,她就擺出什么姿勢順從,聽話得很。

    小麗全方位配合后,張敬很快就感應到了石堅閃電奔雷拳在她魂魄內留下的詭異雷霆之力,正是陰雷。

    陰雷比起紫雷更加陰柔綿長,但殺傷力其實一點也不比紫雷差。

    但陰雷的殺傷力,是類似于綿里藏針、無跡可尋的那種,殺人于無形之中。

    就像現在的小麗,看上去她已經承受住了石堅的兩記閃電奔雷拳,但實則危機并沒有消除,若是不清除魂魄中隱藏的陰雷,一天內她就得魂飛魄散!

    還好。

    如果是之前的張敬,哪怕他雷法造詣極深,五雷咒已經修煉到了第五層,拿這種情況也沒有任何辦法,只能束手無策。

    不過與石堅斗法的過程中,張敬茅塞頓開,領悟了陰雷陽雷的區別,并且將兩種雷霆之力融合在了五雷咒之中。

    現在他對于陰雷,已經算是頗有心得。

    “小麗姑娘,你放松,不要怕。我接下來會幫你清除掉你魂魄中的陰雷,剛開始可能會有點痛,但忍一忍就過去了。”張敬沉聲說道。

    小麗點點頭:“嗯,我相信張公子你,我不害怕。”

    “好……”

    張敬深吸一口氣,摒棄了心中的雜念,集中了所有注意力,開始調動驅除小麗魂魄內隱藏的陰神。

    雖然張敬現在領悟了陰雷,要施展陰陽五雷咒一點也不難。

    但施法和救人,完全是兩個概念。

    這個過程容不得絲毫的出錯,必須得小心翼翼,否則一個馬虎,小麗的魂魄恐怕就承受不住了。

    “嗯……”

    隨著張敬的施法,本來猶如溫水煮青蛙一般的陰雷,變得暴躁了幾分,開始在小麗身上不斷穿梭顯現。

    小麗蹙著眉頭,忍不住輕輕悶哼了一聲,顯然是驅除陰雷的過程并不好受。

    不過。

    這種不好受,卻又是相當于在淬煉小麗的魂魄,若是她能扛過去,對她以后會有不小的好處。

    這就大致相當于棺材林那些僵尸一樣,它們大致也就是被石堅這番祭煉過,所以本來雷霆之力應該是它們最大的克星,但張敬使用五雷咒對付它們的時候,效果卻不是很理想。

    所以小麗要是能過渡過這關,挺過去,那么以后她也就相當于少了一種天敵。

    正所謂病來如山倒,病去如抽絲。

    張敬幫小麗驅除陰雷,也是猶如抽絲剝繭,并不是一件簡單快速的事情,很漫長。

    小麗的眉頭越皺越緊,臉上表情越來越難過。

    九叔、秋生等人在旁邊看得焦急,他們都不希望這個幾次三番幫他們大忙的女鬼香消玉殞。

    但是這件事他們也幫不上忙,只能在旁邊干看著。

    張敬緊閉著眼睛,陰神卻是全力以赴。

    事情比他想象中的要更棘手!

    而且,隨著他幫小麗抽離魂魄內的陰雷,他發現小麗魂魄深處,似乎也有某些被封印的東西正在躍躍欲出!

    這些東西,似乎是很不好的記憶。

    小麗雖然記不得了,但本能也會讓她很抗拒的去回憶這些東西。

    很痛苦,很糟糕!

    張敬和她現在處于‘神交’的狀態,所以小麗的情緒,張敬能夠很直觀的感受到。

    難道,這就是小麗忘記了前塵往事的原因所在?

    就連當今江湖幾乎失傳,少之又少的遁法她都會,但她卻什么也不記得了。

    “不要……”

    “不要……”

    小麗搖著頭,不斷低聲呢喃。

    她說的不要,不是指張敬,而是指腦海深處的那些想要噴涌而出的回憶。

    張敬沒辦法,只能咬著牙,加快施法的速度,更加快速的將陰雷從她魂魄內抽離。

    要不然這樣一直下去,小麗腦海中被遺忘的回憶全部冒出來,讓她心神劇烈震動,神魂不穩,可就要功虧一簣!

    “嗤嗤嗤……”

    電芒閃爍。

    足足兩炷香的時間過去,小麗體內所有隱藏的陰雷,終于全部被張敬抽離,身上的雷光盡數消散。

    本來盤膝而坐的小麗,卻是‘啊’的嬌哼一聲,沒有睜開眼睛,身體反而綿軟軟的倒地。

    張敬陰神睜開眼,將昏迷的小麗扶了起來。

    眾人連忙上前問道:“情況怎么樣?”

    張敬看了眼即使陷入昏迷,也依然眉頭緊鎖的,一副心事重重的小麗,道:“出了一點意外,不過總算將所有的陰雷都驅除了。她現在陷入昏迷,是因為受傷太重,陰氣損失太多,需要好好休養一段時間,才能醒過來了。”

    眾人聞言松了口氣。

    還好,總算是平安渡過,不會魂飛魄散,要不然他們都得心里難受了。

    蔗姑再次上前替小麗檢查了一下情況,隨后對九叔建議道:“相公,要不我們把棺材菌用來入藥,給她服用吧?她現在陰氣損失太多,棺材菌乃是極陰之物,正好可以彌補。”

    這一提議,九叔和張敬都表示認同。

    棺材菌雖然是難得的好東西,很珍貴,但小麗豁出去性命,相當于救了他們所有人的性命,區區棺材菌算得了什么。

    不過現在九叔蔗姑都是帶傷之軀,而且傷勢還十分嚴重,根本沒精力去煉藥。

    于是常威先回鎮上,叫了一大群手下過來,幫忙處理義莊周圍的喪尸尸體,維修幾乎被‘拆遷’了一遍的義莊。

    九叔等人則是找了個僻靜的地方,開始先療傷休養。

    等先把自身的傷勢恢復得差不多了,再幫小麗煉藥。

    ~

    

    http://www.371370.live/woshishushilinzhengying/1012797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371370.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为为贷理财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