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我師叔是林正英 > 第288章 常威,你還說你不會武功!(求訂閱)

第288章 常威,你還說你不會武功!(求訂閱)

    “完了,石堅來了!”

    “師傅他們好像不行了,撐不住了!”

    “石堅這老不死的可真不要臉!故意先排出那么多僵尸來攻打義莊,等師傅他們體力消耗得差不多了,他才出現!”

    義莊后院,秋生幾人雖然沒有出手,但也一直在關心戰局,此時見狀心急如焚,擔心不已。

    “我覺得不用怕,有張敬師弟在,石堅一定逞不了威風!張敬師弟,比石堅更厲害!”文才堅定地說道。

    上次在廣州城,他被石堅打,就是張敬師弟站出來幫他打回去的。

    所以文才對于張敬莫名信心十足,猶如小迷妹。

    “師弟剛才殺僵尸的時候是大發神威,可是我怕他消耗太厲害了,已經沒有多少力氣。”秋生擔憂道。

    文才搖了搖頭,一臉篤定道:“師弟他可不是面團捏的,沒那么容易就虛脫!肯定還保存有力量……額……”

    文才話還沒說完,本來一臉篤定的他頓時就愣住了,臉上表情凝固,也說不出話來。

    因為。

    面對石堅開始動手,張敬并沒有沖上前去與九叔、蔗姑、麻麻地三人一起并肩作戰。

    而是想也沒想,毫不猶豫的轉身就溜了,朝著后院逃回來!

    平日里那個作戰勇猛,最喜殺敵,每次都沖在最前面的張敬師弟去哪里了?

    看著張敬狼狽討回來的樣子,文才和秋生面面相覷。

    忽然之間,天昏地暗。

    師弟的高大形象,有點崩塌了……

    阿豪和阿強雖然感觀沒有文才和秋生那么強,但看著這一幕也有些目瞪口呆。

    “師弟,你跑回來干什么?”文才咽了口唾沫,茫然的問道。

    張敬將手中的七星劍往旁邊一放,直接盤膝而坐,道:“太累了,頂不住了,回來休息一會兒,補下狀態!”

    補狀態?

    這個詞語聽著怪怪的,不過幾人倒是勉強明白了張敬話里的意思。

    大概就如同秋生所說的那般,剛才張敬殺敵太猛,用力過度,所以現在萎了,不中用了,只能開溜。

    文才苦著一張臉,長嘆一口氣道:“師弟,原來秋生說得沒錯,你真的雄風不在了……”

    “誰特么雄風不在了!”

    張敬沒好氣地道,當即就想罵這兩個混蛋。

    可是看了眼,外面院子里,九叔三人已經和石堅父子開始交手,并且戰況不是很妙,九叔三人聯手也只能疲于應付,恐怕支撐不了幾分鐘。

    張敬就沒時間和這幾人閑扯淡了。

    “都閉嘴,別打攪我!”

    張敬低沉著喝了一聲,便從腦海中調出系統界面,毫不猶豫的點擊《上清大洞真經》后面的‘+’號。

    嗡!

    虛空中一扇無形的大門被打開,通過某種奇妙的牽引與張敬形成連通,偉岸的力量灌注入張敬體內。

    霎時間,丹田氣海內的平和的法力忽然變得洶涌澎湃,而在剛才殺喪尸過程中因為消耗過度的陰神,也像是海綿一樣瘋狂的吸收虛空之中導下的奇異能量,本來干涸的陰神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重新飽和。

    而且。

    隨著腦海中不斷涌現的《上清大洞真經》更深層次的奧義,陰神還在不斷壯大著!

    幾日前修為才剛突破到煉師境中期的張敬,又一次的開始了突破!

    這一次。

    他將突破到煉師境后期!

    仿佛突破的不是修為,而是飯量一般簡單輕松。

    只是突破功法需要一定的時間。

    這個時間,需要九叔他們幫他爭取。

    張敬此時只能完全沉寂于突破中,沒辦法去想其他任何事情。

    文才秋生幾人看見張敬完全不理會他們,直接盤膝而坐就閉上了眼睛,進入了療養狀態。

    他們也只能干著急,不再理會張敬,眼神轉移到了外面的戰斗中。

    ……

    砰!

    一根巨大的木樁猶如神兵天降,突兀的從天空落下,蔗姑差點被砸個正著,險之又險的躲過。

    只是她剛錯過身,忽然背后又有一根木樁從地底下冒出,朝著蔗姑后背撞擊而來。

    九叔此時正在全力與宛如雷神附體的石堅全力周旋著,即便施展出了五行八卦掌的他也只能勉強維持。

    他看見蔗姑的危險情況,想要施以援手卻是分身乏術。

    正在與變成了怪物入了魔的石少堅打得難分難舍的麻麻地,大喊一聲:“師妹小心!”

    而后甩開了石少堅,猛地撲到了蔗姑身后,用肉身硬扛住了一次木樁大法。

    轟!

    木樁直接將麻麻地轟飛,撞在墻上。

    “麻麻地,沒事兒吧?”

    九叔見狀大喊一聲,此時也顧不得兩人之間的嫌隙了,也顧不得吃醋,是真的關心麻麻地。

    “我還沒那么脆弱!嘿嘿,林老鬼,你這是擔心我嗎!”

    麻麻地從墻上跌落下來,拍了拍胸口,咳嗽了兩聲,擦掉了嘴角溢出的一絲鮮血,還有心情說笑。

    他有‘寶衣’護體,雖然被撞得氣血翻涌,但傷勢其實不算太嚴重,依然還有著戰斗力。

    隨即,他便又沖上去,攔截住了石少堅。

    石少堅身前,不過是二流術士。

    可是被他爹石堅施展了邪術弄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之后,實力就大增,一般一流術士的高手都拿他沒辦法了。

    再加上今晚被石堅徹底無情一掌拍死,不再顧忌任何后遺癥,將他徹底祭煉。

    現在的石少堅,就算是煉師境的麻麻地,想搞定也不容易了。

    而石堅,閃電奔雷拳和木樁大法兩者相配合,更是一個人獨自扛著九叔和蔗姑夫妻二人,并且還輕松得很,完全是單方面的壓制與蹂躪。

    轟轟轟!

    三人之間不斷有人被打得倒飛、吐血,情況越來越糟糕,越來越壞。

    “不行了,我們得上去幫忙!”

    秋生大喊一聲,攥緊拳頭說道。

    阿豪和阿強兩人也有血性,點頭道:“一起!”

    文才沒說話,只是也默默向前兩步,表示要和三人一起。

    秋生側頭看了眼旁邊的三位師兄弟,倒是難得的腦袋清醒,很有自知之明地分析道:“以我們四人的實力,是完全沒辦法對付石堅這個老王八蛋的,上去就是找死。不過,石少堅這個小兔崽子,我們四人要是配合好,完全可以把他暫時拖住!然后讓麻麻地師叔空閑出來,去幫忙對付石堅!這樣一來,可以減輕師傅和師姑的壓力,說不定可以反過來壓制住石堅!”

    秋生分析得很有道理,其他三人沒有反對。

    話音落地,便紛紛點頭,沖到了前院,留下張敬獨自一個人留在后院打坐休息。

    “師傅……”

    “師叔……”

    “我們來幫你了!”

    四人大喝著沖向石少堅,將其團團為困住,各自施展本事,攻擊著。

    雖然四人修為都很粗淺,法力低微,但是秋生、阿豪、阿強三人,卻都可以算得上是武林高手,身手矯捷,拳腳功夫很不錯。

    他們三人,如果遇上了稍微厲害一點的厲鬼,都沒有太大的辦法。

    可是對付僵尸,或者對付石少堅這樣的怪物,還真是有不小的作用。

    斬殺可能性不大,但拖住一時半會,卻是沒什么問題。

    “好,這個怪物就交給你們了。”

    麻麻地見狀大喜,沒有過多猶豫,當即轉移攻向了石堅。

    因為此時的九叔與蔗姑,實在是很凄慘,完全憑一股不服輸的氣在支撐著,麻麻地要是再不過去幫忙,兩人說不定得有死傷!

    有麻麻地的幫助,蔗姑和九叔總算勉強好了一點,沒有再被轟飛。

    “就算你們三個架起來,那又如何?三個廢物,照樣不過是垂死掙扎罷了!”

    石堅披頭散發,怒吼一聲。

    隨即拳出如龍,單手一爪,整個人不再是施展步法,而竟然像是飛行一般,人都夾雜在了雷霆之中,朝著三人轟擊而去。

    轟!

    夾雜著黑雷的閃電轟隆而過,漫天雷光灑落,霹靂怒嘯,九叔三人就像是被馬車撞擊,再次被擊飛。

    不過擊飛后,又不得不馬上爬起來,再次迎擊。

    “我看你們還能堅持幾次!”

    石堅猖狂大笑,長發飛舞,伴隨著他的一舉一動,天空中不斷有著‘嗤嗤’的雷暴聲不絕如縷。

    ……

    ……

    秋生、文才四人,情況雖然比九叔他們好一點,但也好不了太多。

    他們雖說武功不錯,身手矯捷,但是他們終究是血肉之軀,和肉身強度比僵尸還要更甚幾分的怪物石少堅比起來,能拖住完全就是靠著自己受傷換來的。

    砰!

    文才被擊飛。

    砰!砰!

    阿豪、阿強在左右夾擊,狠狠轟了石少堅一拳一腳后,兩人也直接被石少堅抓住甩飛了出去。

    秋生從后面進攻,也顧不得石少堅身上的惡臭味和惡心了,死死牢牢抱住了石少堅。

    不過再掙扎片刻后,依然被過肩摔甩飛,砸在地上慘叫連連。

    就在此時,義莊門口忽然響起了一道明顯中氣不足,帶著幾分害怕的猥瑣聲音:“都……都給我住手!我是你們的隊長阿威!”

    “現在,你們被我包圍了!停止反抗是你們唯一的出路!否則我就要開槍了!”

    把手下遣散,讓他們各自回家躲避災難的常威,終究還是獨自一個人殺到了義莊。

    他的手下沒有必要來這種場合送死,意義不大。

    但是他作為隊長,卻是有義務和責任來看看。

    秋生被甩飛,就落在門口處。

    抬頭看了眼雙手拿著槍,有些顫顫巍巍的常威,指著石少堅急聲道:“別磨蹭了,趕緊開槍啊!打這個怪物!”

    “哦哦……”

    阿威連忙點頭,瞄準了一下準頭,就朝著石少堅的背部‘砰砰砰’連開幾槍。

    要是普通人,乃至是修道之人,被好幾發子彈射中,都難逃一死。

    但子彈射進石少堅體內,卻并沒有掀起多大浪花,只是在他背部留下幾個小小的洞口而已,血水都沒怎么流出來。

    倒是讓石少堅趕到頗為‘憤怒’,被吸引了注意力,本來他要去殺其他人來著,此時轉過身朝著阿威殺過來。

    砰砰砰!

    阿威見狀快嚇尿了,連忙扣動扳機,一連串將所有子彈都打光了。

    可惜石少堅承受了阿威這么多子彈,已然沒事,大搖大擺的殺了過來。

    “該死!”

    秋生連忙咸魚翻身,從地上彈起來給了石少堅腦袋一拳,可惜石少堅只是腦袋歪了歪,就沒什么事,反手又是一拳將他打飛,有朝著剛才對它開槍的常威呲牙咧嘴的走過去。

    仿佛要生吞活剝了常威一樣。

    “啊啊啊啊!”

    常威看著石少堅那猙獰可怕的模樣,臉上仿佛有蛆在蠕動一樣,嚇得大叫一聲,扔了沒子彈的手槍,朝著石少堅腦袋用盡全力轟出一拳。

    轟!

    剛才秋生只能將石少堅腦袋打得歪了歪,但沒想到常威這一拳下去,卻是將怪物石少堅,轟得腳步踉蹌,后退了好幾步,差點沒倒地!

    嘩!

    看著一幕,秋生、文才幾人都震驚不已。

    秋生剛才是倉皇出拳,或許沒有施展出全力。

    可剛才他們交手好半響,有全力出拳的時候,但也沒有誰一拳取得過如此效果,將石少堅打得后退數步!

    最多能將石少堅打得身體搖晃,就算不錯了。

    “常威,你還說你不會武功!”秋生指著阿威驚喜的大喊道。

    常威很慌,心里很怕,握著拳頭無辜道:“我真的不會武功,我就是天生神力!”

    秋生沒有和常威爭辯,情況緊急來不及了。

    他再次猛地朝著石少堅背后撲過去,死死的抱住石少堅后背,大喊道:“文才,阿豪阿強,快來幫我抓住石少堅!”

    三人聞言紛紛沖了過來,抓住石少堅雙臂,將其暫時控制住。

    秋生又對常威大喊道:“打他,打他,就打他!用你的天生神力,給我打爆這小兔崽子的頭!”

    “好的!我來了!”

    常威深吸一口氣,克制住內心的恐懼與害怕,朝著石少堅丑陋的腦袋,狠狠轟擊過去。

    ……

    ……

    張敬的突破,已經到了快要收尾的時候。

    這時候,突破的動靜也達到了極致,瘋狂的吸納著周圍的天地之力,猶如一個巨大的黑洞一般。

    剛開始前院因為打斗太激烈,沒人注意到這一點。

    可是當動靜越來越大,哪怕是激斗中的眾人,也察覺到了一點異常。

    如此恐怖的天地之力波動,似乎……是有煉師境以上的高手,在突破修為?

    現在的義莊內,煉師境以上的高手倒是不少。

    足足有五人呢。

    但是有可能突破的,卻是只有一個。

    張敬!

    不管是九叔、蔗姑、麻麻地,還是石堅,在感應到動靜之時,都是腦海中神經猛地一抽。

    這特么是個什么情況?

    臨陣突破了?

    而且還不是突破法訣,是修為?

    這小子才突破幾天時間啊!他這是干嘛?

    當修煉是吃飯喝水嗎?

    要不要這么隨便啊!

    不過震驚之后,九叔等人自然是狂喜不已,本來都快萎靡支持不下去、心生絕望的他們,精神都變得亢奮起來!

    “撐住!撐住!再過一會兒,就好了!”

    九叔低喝,對麻麻地和蔗姑說道。

    麻麻地和蔗姑滿臉鮮血,此時也是興奮不已。

    剛才他們都覺得張敬這小子拉了褲了,是徹底不頂用了。

    陰神消耗過度,沒有個十天半個月補不回來,哪能休息一會兒就行啊?

    但誰知道,這小子回去不是休息調養,而是突破去了!

    這真是天大的好消息!

    只要他們拖到張敬突破完成,再次加入戰場,說不定局面就會有翻天覆地的改變!

    石堅對此,卻是本來猖狂大笑的他,臉上瞬間變得陰沉起來,心中的絕對把握,也有幾分不穩了。

    轉頭看了眼自己‘兒子’石少堅,被秋生、常威等人鬧鬧鎖住,暫時是脫不了困幫不了忙了。

    而林九、蔗姑、麻麻地三人,又是像打了雞血一般,回光返照。

    本來都不行了,現在卻瘋狂的反擊,頗有幾分反守為攻的趨勢,讓他也不得小心謹慎,不敢大意。

    可是,他必須得阻止張敬這個小王八蛋突破!

    他雖然對自己的實力有著絕對的自信。

    可是張敬這小子,是個妖孽,不能用常理來推斷!

    誰也不知道這小突破后,實力會恢復、提升到何種地步。

    他必須得將一切危險都扼殺在搖籃中!

    “轟!”

    時間怒吼一聲,在又一次閃電奔雷拳將九叔三人轟得倒退后,雖然九叔三人馬上又圍上來牢牢拖住他,為張敬爭取時間。

    但石堅并沒有想著要脫離戰圈,直接去攻擊張敬。

    他只是再次分出心思,施展了木樁大法。

    轟隆隆!

    一根吸收木之力的巨大的木樁從地面拔地而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朝著后院突破的張敬撞擊而去。

    木樁大法也不是等閑功法,威力不俗。

    麻麻地被轟之后,要不是有寶衣護體,也絕對會被重傷。

    更何況正在突破中,基本沒有反抗之力的張敬?

    “不!”

    九叔等人見狀大驚,眼眶欲裂,紛紛想要去阻攔這根木樁。

    “你們走得了嗎?”

    石堅見狀冷笑一聲,反而趁著三人分神,不齊心合力的時機,瘋狂攻擊。

    不但讓三人沒辦法騰出手去阻攔,反而身受重傷。

    “我說了,你們都得死!”

    石堅猙獰著笑道。

    ~

    ~

    “完了,石堅來了!”

    “師傅他們好像不行了,撐不住了!”

    “石堅這老不死的可真不要臉!故意先排出那么多僵尸來攻打義莊,等師傅他們體力消耗得差不多了,他才出現!”

    義莊后院,秋生幾人雖然沒有出手,但也一直在關心戰局,此時見狀心急如焚,擔心不已。

    “我覺得不用怕,有張敬師弟在,石堅一定逞不了威風!張敬師弟,比石堅更厲害!”文才堅定地說道。

    上次在廣州城,他被石堅打,就是張敬師弟站出來幫他打回去的。

    所以文才對于張敬莫名信心十足,猶如小迷妹。

    “師弟剛才殺僵尸的時候是大發神威,可是我怕他消耗太厲害了,已經沒有多少力氣。”秋生擔憂道。

    文才搖了搖頭,一臉篤定道:“師弟他可不是面團捏的,沒那么容易就虛脫!肯定還保存有力量……額……”

    文才話還沒說完,本來一臉篤定的他頓時就愣住了,臉上表情凝固,也說不出話來。

    因為。

    面對石堅開始動手,張敬并沒有沖上前去與九叔、蔗姑、麻麻地三人一起并肩作戰。

    而是想也沒想,毫不猶豫的轉身就溜了,朝著后院逃回來!

    平日里那個作戰勇猛,最喜殺敵,每次都沖在最前面的張敬師弟去哪里了?

    看著張敬狼狽討回來的樣子,文才和秋生面面相覷。

    忽然之間,天昏地暗。

    師弟的高大形象,有點崩塌了……

    阿豪和阿強雖然感觀沒有文才和秋生那么強,但看著這一幕也有些目瞪口呆。

    “師弟,你跑回來干什么?”文才咽了口唾沫,茫然的問道。

    張敬將手中的七星劍往旁邊一放,直接盤膝而坐,道:“太累了,頂不住了,回來休息一會兒,補下狀態!”

    補狀態?

    這個詞語聽著怪怪的,不過幾人倒是勉強明白了張敬話里的意思。

    大概就如同秋生所說的那般,剛才張敬殺敵太猛,用力過度,所以現在萎了,不中用了,只能開溜。

    文才苦著一張臉,長嘆一口氣道:“師弟,原來秋生說得沒錯,你真的雄風不在了……”

    “誰特么雄風不在了!”

    張敬沒好氣地道,當即就想罵這兩個混蛋。

    可是看了眼,外面院子里,九叔三人已經和石堅父子開始交手,并且戰況不是很妙,九叔三人聯手也只能疲于應付,恐怕支撐不了幾分鐘。

    張敬就沒時間和這幾人閑扯淡了。

    “都閉嘴,別打攪我!”

    張敬低沉著喝了一聲,便從腦海中調出系統界面,毫不猶豫的點擊《上清大洞真經》后面的‘+’號。

    嗡!

    虛空中一扇無形的大門被打開,通過某種奇妙的牽引與張敬形成連通,偉岸的力量灌注入張敬體內。

    霎時間,丹田氣海內的平和的法力忽然變得洶涌澎湃,

    

    http://www.371370.live/woshishushilinzhengying/1005730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371370.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为为贷理财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