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黎明梟雄 > 第八十章尷尬

第八十章尷尬

    吳信剛走進倉庫,就見到了叼著煙的雷小雷,問道:“老沙怎么樣,在那里?”

    雷小雷一愣,瞪大了眼睛:“我草,你還真活著,拿回來了。”

    “別廢話了,老沙怎么樣。”

    雷小雷摸了摸鼻子:“嗯,活的挺好的,就等你那妖核了。”

    說著站起身來,帶著吳信朝著病房走去。

    進入病房后,雷小雷便朝一個醫生說道:“王醫,妖核帶回來了。”

    醫生焦急的走了上來說道:“在那里,病人需要趕緊服用,再耽誤一天怕是就不行了。”

    吳信趕忙掏出妖核遞給了醫生,醫生接過后,急沖沖的便走了。

    雷小雷看著妖核,眼睛一亮喃喃道:“3級妖核啊。”

    吳信沒有理會他,看著兩旁的板房,一面尋找著小眼鏡等人一面問道:“他們在那個病房?”

    “3號。”

    說罷,雷小雷便吊兒郎當的走了出去。

    推開3號病房的門后,發現薛湘正手舞足蹈的不知道在跟小眼鏡說著什么,梁邱成則躺在一旁的病床上,正在睡覺。

    二人看見吳信后,頓時一愣,隨即露出笑容。

    吳信走到薛湘身旁,給了他一拳:“怎么,手臂好了。”

    薛湘舉起纏著石膏的手臂,晃了晃說道:“沒啥大事了,再有一周就能拆了。”

    吳信笑著捏了捏他的肩膀,隨即走到小眼鏡的床邊,問道:“恢復的怎么樣。”

    小眼鏡眼中露出黯然:“我能有什么事,傷都好了。”

    吳信愧疚的目光落在了小眼鏡纏著繃帶的左手,左手空蕩蕩的,只剩下大拇指和食指,剩下的三根手指……

    薛湘見氣氛不對,問道:“信哥,你和牛二這次出去怎么樣,看你這樣子肯定搞到了吧。”

    吳信臉色一凝,淡淡的說道:“的確拿到了,不過牛二手筋讓人挑了……”

    二人的臉色猛地一變。

    “誰干的,草!”

    吳信捏了捏眉心:“應該是戴胖子那邊人干的,這事先別提了,他們的仇我遲早會報。”

    薛湘臉色難看的抽著煙,梁邱成這時也被動靜驚醒,睜眼開去發現是吳信,笑道:“回來了。”

    吳信點了點頭,看著梁邱成慘白的臉色,心中一顫,目光落在他身前的繃帶。

    氣氛頓時有些沉悶,幾人看得出吳信情緒不對,便沒有再提這事。

    眾人閑聊一會,吳信便準備回去看看米夢等人。

    隨即站起身來,準備離去,小眼鏡頓了一下,突然說道:“信哥,有什么事,咱們一起扛。”

    吳信身子一顫,笑道:“放心,忘不了你們。”

    隨后走出了屋子,不過誰也沒看到他眼眶中的紅潤。

    失魂落魄的走出倉庫后,吳信沒有回1倉,而是走到一片空地,坐了下來,默默地抽著煙。尼古丁緩緩地侵入腦子,讓他原本苦悶的心情也稍微緩解了一些。

    這些天的壓力實在太大,小團體僅剩的戰斗力只有他和徐浪,人人都負傷,甚至有人終生殘疾,這就是在末世中付出的慘烈代價嗎?

    隨即將煙頭狠狠捻在地上,羅遠,這事你必須要給個交代!

    “帥哥,火氣怎么這么大,要不要來泄瀉火。”

    遠處一間帳篷里鉆出一名妖嬈的女子,賣弄風騷的呼喚著吳信。

    吳信一怔,隨即抬頭望去,發現遠處一排全都是帳篷,隱約的能聽見里面傳來的顛鸞.倒鳳的聲音。

    草,這是撞雞窩里去了。

    隨后就要轉身離開,不過那個女子顯然生意不怎么樣,屁顛屁顛的跑了過來,抓住吳信的胳膊,胸前的波濤蹭著他的手臂說道:“帥哥,看你這么帥,給你打個折,來嘛~”

    一股濃重的劣質香水味鉆入鼻中,嗆得他有些踹不上氣,吳信尷尬的想要抽脫手臂,不過女子卻摟的極緊。

    一面搖晃著他的手臂,一面撒嬌。

    不過這擠著嗓子發出的聲音,跟她眼角的魚尾紋產生了明顯的對比。

    “哈哈哈,吳信啊,吳信啊,你還裝正人君子,原來你喜歡這種調調。”

    就見陸風提著褲子,滿面紅光的從一間帳篷里鉆了出來,身后還跟著一名臉色潮紅的女子,隨后從兜里摸出一小袋米粒,遞給女子。

    女子接過后,眼睛笑成了月牙形,抱著陸風親了一口笑道:“老板大氣,下次來給你打折哦。”

    陸風嘿嘿一笑,拍了拍女子的屁股。

    吳信頓時尷尬無比,這下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稍微用力抽出手臂,臉色難看道:“起開。”

    女子見吳信認識陸風,料想也不是一般人,頗為識趣,灰溜溜的離開了。

    陸風滿臉壞笑的走了過來,看著女子離開的背影笑道:“沒想到你這么年輕,竟然喜歡這種女人,好說,我知道2倉還有幾個好貨色,那天帶你去耍耍。”

    吳信斜了他一眼,說道:“你可別亂說昂,我可沒動她。”

    陸風眨了眨眼睛:“放心,我知道你家里還有個小嬌妻,放心,咱這嘴嚴著呢。”

    吳信搖了搖頭,嚴重不放心陸風的嘴,都在1倉而且離得那么近,搞不好哪天陸風就說漏了。不對啊,自己明明沒有搞啊……

    不過被陸風這么一打岔,心情倒也好了不少,二人剛走到2倉,陸風便溜了,說是要換陣地繼續戰斗。

    吳信看著他的背影,啐了口唾沫,我看你遲早要死在女人身上。

    隨即邁步走近旁邊的1倉,剛一進入1倉,就見所有人都一愣,隨即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整個倉庫變得寂靜無比。

    甚至連啼哭的小孩,都不哭了。

    吳信摸了摸鼻子,我有這么恐怖嗎?

    不過幾秒后倉庫便恢復了正常,虎子則一頭縮在毛毯里,身子發顫,開始裝死。

    他現在都有了進門后遺癥,先是吳信再是黃哥最后是王不予,不過這倒是改了他欺壓新人的毛病,昔日的毛毯區大哥,現在也變成了乖乖寶。

    吳信掃了一眼,發現倉庫的秩序變得好很多啊,沒有欺壓羞辱等事件,要知道這種事件在末世可是很平常的啊。

    隨即發現原來許多混不吝的家伙,都乖乖坐在毯子上,雙眼呆滯的發呆。

    怎么一個各都好像傻了一樣,這種感覺讓他有種回到了看守所,記得哪里的牢頭教育犯人,就會讓犯人老實的坐在鋪上,也叫盤鋪。

    一道俏影直接撲在了他的身上,少女身上誘人的香味也鉆入了鼻中。

    吳信揉了揉米夢的頭:“想我了沒。”

    米夢摟著吳信,并不說話,眼眶微紅。

    看著米夢眼睛下的黑眼圈,吳信就知道這丫頭這幾日絕對睡不踏實,唉,這丫頭。

    徐浪也笑著沖了過來,上來就要給吳信一個熊抱,不過卻被吳信躲了過去。

    一聲口哨聲響起,吳信抬頭望去,就見王樹坐在一張鐵床的上鋪,叼著煙壞笑著看著自己。王不予則赤裸著上身,擦拭著手里的手槍,朝他微微一笑。

    正在閉目養神的老姜頭看見吳信,也是點了點頭,算是打過招呼。

    一切都顯得那么和諧,走到幾人的鐵床區后,就看見躺在鋪上昏迷的牛二。

    徐浪問道:“信兒,牛二這是咋的了,受傷了?”

    “他……手廢了。”

    徐浪臉色頓時一變:“誰干的。”

    “戴胖子。”

    徐浪想了一會:“他不是羅遠的人嗎?”

    吳信搖了搖頭:“一會出去聊。”

    徐浪掃了一眼,這鐵床區人說多不說,說少不少,說話的確不太方便。

    吳信看著坐在王不予身旁的周晴,頓時一愣,隨即就見周晴的俏臉變得通紅。

    “什么情況?”

    http://www.371370.live/limingxiaoxiong/1426815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371370.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为为贷理财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