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孔門學渣 > 第801章 孔鯉卒

第801章 孔鯉卒

    方勤在微兒舅娘的勸說下,離開學堂住到方忠家。

    方忠不想可憐的妹妹聽到關于孔鯉再婚的消息,就讓人把她送到封地上面。

    他的兒孫很多,都是貴族子弟,閑得很。所以!突然有一個姑姑來了,大家都當個寶似的侍奉著。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就是半年多。

    方勤在這種受尊敬的環境下生活,有些樂不思蜀。

    突然有那么一天,她聽到一個不好地消息:孔鯉病卒。可她追問起來,卻是誰也不敢告訴她。

    聽說孔鯉沒了,她一下子就病倒了。

    她心里清楚,孔鯉是愛她的,是不愿意出妻的,也是不愿意再娶的。可是!在大家的逼迫下,孔鯉才出妻才病倒的。

    孔鯉離開學堂搬到鄉下的時候,身體很好。他是為了照顧病中的亓官氏,才搬到鄉下老家的。

    亓官氏不想自己死在學堂里,她要死在自己的家里,所以才執意要搬到鄉下老家的。孔鯉沒有辦法,只得也搬到鄉下老家服侍病中的娘親。

    結果!才一段時間,他自己也病了。不過!是小病,還可以扛得住。亓官氏病逝后,孔鯉才真正病了一回。因為要守孝,所以孔鯉就一直留在鄉下,沒有搬到學堂里面來。

    方勤負責學堂里面的食堂,根本沒有時間回去,結果就兩人分居了。

    其實!在這個期間,迫于外界的壓力,方勤也主動提出出妻,可孔鯉和亓官氏都沒有答應。帶著賭氣的原因,亓官氏生病期間她很少回去。

    孔鯉生病的另外一個原因,也是源于外界的壓力。

    其實!在很早以前,孔鯉和亓官氏就生活在外界的壓力之下。

    在很早以前,外界的人就要孔鯉出妻。孔鯉不愿意,結果別人又猜測是亓官氏的原因。說亓官氏不愿意這么做,孔鯉才不敢答應的。結果!給亓官氏也帶來很大地壓力。

    當時孔子不在家,周游列國在外面,家里沒有一個作主的人。亓官氏和孔鯉出于感情,都不愿意那么做。可外界的人,不跟你講感情。如果當時孔子在家作主的話,也許早一些時間孔鯉就出妻了。

    要是那樣地話?也許亓官氏、孔鯉母子二人也不至于承受心靈的煎熬,也許生病的可能性會小許多。

    亓官氏與孔鯉生病的原因,與方勤不育有關,跟孔鯉出妻有關。

    方家不止一次要求孔鯉出妻,可孔鯉就是不答應。要求過多次之后,見孔鯉和亓官氏都不答應,也只得作罷,事情就晾在那里。

    其實!這期間!孔鯉和亓官氏心里都不好受。出妻?他們覺得對不起方勤和方家。不出妻?他們又覺得對不起孔子和外界的人。反正!不管他們作出怎樣地決擇,都會被人說三道四。

    結果!在這種心理煎熬下,亓官氏和孔鯉先后病了。

    由心病變成生理上的病,最后死亡。

    方勤最懂孔鯉和亓官氏的心,所以!得知孔鯉卒,她自然是受不了。結果!她就病倒了。

    她也不想把事情做得太絕,可她不這么做的話?孔鯉和亓官氏還是作不了決定。也只有這樣,孔鯉才能作出最后的決定。

    可是!她卻怎么也沒有想到:孔鯉卻沒有等到幸福來臨的那一天,就病卒了。

    得知妹妹方勤病倒了,方忠才從曲阜城趕回來。見妹妹那個可憐地樣子,他心疼得不行。為了妹妹早日康復,他不得不把她送回曲阜這邊。

    雖然已經出妻了,可方勤還是去拜祭了孔鯉。

    回來后,就一直住在學堂里。

    讓方勤感到欣慰地是:孔鯉雖然死了,可他的妻子有了身孕。

    雖然不知道是男是女,可畢竟是孔鯉的血脈傳承。

    也許是在這種精神力量下,病了一段時間后的她,身體奇跡般地好了起來。

    “鯉沒了!鯉沒了!我的鯉沒了……”

    雖然身體是恢復了,可她的精神狀況好像不是太好,好像有些模糊。經常一個人偷偷地哭泣,有時還一個人自語。

    “都是因為我!嗚嗚嗚!都是因為我!我要是能生娃,鯉就不會那樣!嗚嗚嗚!……”

    身體恢復過來的方勤,還想給學堂做飯。可樂歌不讓,讓她休息。另外!方忠也給她派來了最會照顧人的女傭服侍她。

    自從她去了方忠的封地后,學堂方面早已另外安排了人,不再需要她負責食堂方面的事。

    “要不這樣?等到適當的時候,把鯉的兒子接來,讓你帶?”微兒見方勤的病根在孔鯉那邊,所以就試探著勸說。

    聽到微兒舅娘這么一說,方勤頓時就跟換了一個人似的,精神了起來。

    孔鯉死后不久,他的遺腹子兒子就出生了。

    是兒子!多少讓人感到欣慰。

    可是?這也只是勸說方勤的話,能不能實現,那是另外的事。可以想象!人家是有娘親的。沒有爹了,人家還有娘啊?哪里會把兒子交給你撫養或者是照顧呢?

    再則!孔子也不會答應。人家要的就是子孫傳承,怎么可能會把孫子交付給你呢?

    畢竟!你是已經被出了的人!

    “可人家會答應嗎?”方勤問道。

    “我們可以認干親啊?是不是?”微兒勸說道。

    “這個?”方勤聽了,覺得也是。

    是啊!人家不愿意給你撫養,我還不能認個干兒子?是不是?我又沒有惡意。這不是?我還一直支持鯉出妻的。這不?要不是我支持!要不是我堅決了一些,鯉可能還作不出決定。

    經過這么一想,方勤的心情就好多了。有了盼頭,心情自然就好多了。

    其實!這才是她的心結。她生病的原因,變得跟精神病人差不多的原因,就是出在這里:覺得自己欠了孔鯉的,覺得孔鯉的病也是因為她。所以!她想彌補,才想到要撫養孔鯉的遺腹子兒子。

    “我們可以試試的!但是!不是現在!”微兒勸說道:“現在是什么時間?是不是?人家心里也不好受,你要是說了,人家絕對不高興。所以!我們要等待!”

    “那要等到什么時候?”方勤問。。

    “機會總歸有的!我們有想法就可以了,剩下的時間就是等待。”

    “哦?”

    

    http://www.371370.live/kongmenxuezha/1282894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371370.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为为贷理财平台